“干什么?变态!”封澜斥道。

丁小野如愿地看到手背上沾染了她唇上残留的口红,盯着看了一会儿,笑道:“还是这个颜色。”

封澜也记起来了,她第一次亲吻丁小野的时候,涂的也是这管口红。那时他从自己嘴上蹭下了相似的印记,呆呆地看了许久。这是丁小野留在封澜记忆中最不知所措的时刻,只是她不知道,那一天她在丁小野身上留下的,也是他七年灰色轨迹里唯一鲜活的颜色——妩媚、张扬。格格不入的背后,是念念不忘。

“你不要这样反反复复地撩拨我。”封澜无力道。

丁小野认真地说:“如果我非要这样呢?”

他怎么能说着最可恶的话,做着最可恶的事,还一脸无辜?

封澜双手掩面,“那我就会动摇……对一个在你身上吃过大亏的人没必要那么狠。痛打落水狗,一次就够了。”

封澜千辛万苦在心底筑起一道抵御丁小野的墙,自以为固若金汤,可当他真正兵临城下,她才发觉那全是纸糊的工程。墙心内那些恨啊、怨怼啊,看似填充得满满当当,缠绕,纠结,却并不坚固,何况里面还夹杂着思念。封澜最恨丁小野的时候,梦到他回心转意,她唾弃他,拒绝他,折磨他,鞭挞他,骂他一万次“王八蛋”……可她依然盼着这个梦做得再长一点,依然苦撑着不肯醒来。她爱他,所以软弱。丁小野掰开她捂着脸的手,说:“那你就动摇吧,我希望你动摇。”

封澜愣愣地迎上他的视线。什么意思?这是她从丁小野硬如铁桶的嘴里听到的第一句接近于“情话”的东西。

“那天我说的话……你很恨我?”

封澜失去了双手的掩护,眼睛仍拒绝睁开。她摇头,“你以为我恨你只是因为那几句话?你刚走的时候,我每一分钟都在想到底是为什么。后来我开始怀疑做错的人是我。一次失败是偶然,但是每一个男人最后都没有选择我,一定是我有问题。你毁了我最后一点对爱的念想,这才是我最恨你的地方。”

她害怕自己孤单的根源是太想抓住幸福,伸出的手过分急切,反而无意中将幸福推得更远。

“再恨也多忍耐我一下。”丁小野抓住她的手,贴在自己遍布伤痕的脸上,对她笑了笑。这个笑实在算不上迷人,他们也有过更亲密的接触,但这一次,封澜才感觉到丁小野活生生、真切切地在她身边。

“你什么时候冒出来的?”封澜问。

“你吐得一塌糊涂的时候。”丁小野把她的手挪到了唇边,在她手掌一侧咬了一口,“我本来不想破坏你的‘好事’。”

“你一直跟着我?我拍照那天你是不是也在附近!”

“你就那么急着要穿婚纱?”

这等于间接承认了封澜的质疑。封澜心里这才豁亮了一些,她果然没有看错,也不是出现了幻觉。她低头思索着,许多谜团似乎摸到了线索。

她再度问道:“那个抢劫犯的女人,也是你……”

“我说过,你这样的人,连最起码的危机意识都没有,吃了亏也不长记性。你就不怕这张脸被人毁得你妈妈都不认得……有必要这么惊讶?你也就是嘴上强势,比你心狠的人多着呢。”

封澜听着这熟悉的语调、熟悉的口吻,原本想要与他保持距离的手,顾忌他的伤却没有强硬地抽离。

“那是,你不就是其中之一?”封澜讽刺道。

丁小野笑笑不语。

封澜又想起了那个女人,急着问道:“你把她怎么了?”

“我给了点钱让她走。”丁小野漫不经心地说,“当然,还有一点小小的警告。她不会再缠着你了,你放心。”

“你哪来的钱?”封澜担心的并非自己,当然也不是那个女人。

“别人给的路费。”丁小野无意解释太多,只是说道,“那个女人也可怜,什么都不会做,以前靠她男人那些偷偷抢抢的勾当拿钱回来养孩子。现在男人进了局子,她和孩子连饭都吃不饱,肚子里还有一个。兔子逼急了还咬人,何况她原本也不是什么善类。”

“你做这些,想要我感激你?”封澜明知他在背后护着自己,心里一热,可想着他之前对自己说的那些混账话,嘴上仍不肯软下来。

“一把年纪,别老是做英雄救美的梦了……”

这下封澜彻底收回了自己的手,恨恨地说:“你算什么英雄?滚吧,我和你没什么好说的了。”

丁小野看到她触到痛处跳起来的样子有些好笑,把她指着车外的手拿下来,交叠着自己的手放在她膝盖上,“我当然不是英雄,也不要你感激我。事实上我能为你做的事太有限,这也是我一直给不了……你想要的东西的原因。”

“你知道我想要什么?”封澜盯着他,故意问道。

“女人要的不是英雄,而是能陪伴她到老的男人,哪怕这个男人再平庸也好。在我妈妈眼里,我爸爸算得上英雄,他们相识于危难,她仰慕他,崇拜他。可我爸爸给了她什么?无休无止的等待。我爸自己也不得善终,两人临死前都见不到对方最后一面。”他垂下头,看着两人缠在一起的手指,“封澜,我害怕让你等。”

“你要去哪里?”封澜疑惑道。丁小野没有回答。她又说:“我只问你一件事,你妈妈等了你爸一辈子,她说过后悔吗?”

丁小野抬眼,目露讶然。

“她没说过!”封澜断定,“你不是女人,别想当然地猜度女人的心思。如人饮水,冷暖自知,等得到总是好的。”

——阿霆,等得到总比等不到强……

丁小野记忆中伫立在黄昏窗畔的那个剪影与眼前的人再度重叠。莫非是妈妈在冥冥中告诉他,他做出的决定是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