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海边待了几天,心情有没有好转另说,但对于封澜而言,至少她斩断了后路,不用留在被丁小野的影子填满了的地方等待他回头。她不允许自己再做出这样的事,连念头都不能有。

回来之后,餐厅一切照旧。只是有一回,封澜无意撞见服务员们扎堆聊天,话题自然是关于餐厅最大的“秘闻”。

她听到小娇问:“你们谁知道丁小野到底为什么忽然不见了?”

老李说:“还用说,跟老板娘闹翻了呗。”

“那天早上他俩还好好的,说翻脸就翻脸?店长,你一定比我们知道的多。”

“你们别瞎猜,小心被老板娘听见。”店长被缠得没办法,含糊地说道,“我听说丁小野手脚不干净……”

封澜哗地拉开推门走进他们聊天的小包厢,笑着道:“我还说外面怎么没人了。聊什么呢,那么起劲?”

里面的人一个个噤若寒蝉,很快各自想起了要干的活,封澜叫住了走在最后的店长。当小包厢只剩下她俩时,封澜问:“谁告诉你丁小野手脚不干净?”

店长为难道:“昨天下午阿姨来了店里,和我聊了几句……她也是怕服务员人多嘴杂,万一传出不好听的话……”

封澜就知道这一定是出于妈妈的授意。封妈妈的“光明正大”在保护女儿时是可以忽略不计的。

“你是好心,我不怪你。”封澜和店长一块走到门边,对她说道,“去告诉他们,丁小野从来没有手脚不干净。他要走,是我和他的私事,跟餐厅,还有你们没有半点关系。”

丁小野甩了她,他是个人渣。她种的因,自己吞下收获的果。但是丁小野没做过的事,封澜不会让人朝他头上泼脏水,否则她也不会觉得自己干净到哪儿去。

从那天起,“丁小野”三个字在餐厅成为一个禁忌。再没有人追问他的下落,没人谈论他过去的一切,他留下的工号牌、制服和工资表上的名字被悄然抹去。

封澜也并没有一蹶不振,相反地,她似乎很快就重新打起精神。对待餐厅里里外外的事物,她比过去更为上心,计划租下相邻的铺面,重新装修、扩宽店面,忙得不可开交。

工作之余,封澜更热衷于亲朋聚会,一有空就游泳、练瑜伽,SPA会所和美容、美发、美甲,一样都不落下,重新给自己添置了不少家当,衣柜和鞋柜被塞得满满的,每天出门前更精心装扮自己。她原本就条件上佳,如此一来更容光焕发。最近几次朋友聚会,又有了不错的男士向她暗示好感。吴江那边也有意无意地提起有朋友缠着他介绍。妈妈安排的相亲,只要对方靠谱,她也不再任性拒绝。

为一次失恋自暴自弃是一个女人最糟糕的下场。封澜要像自己曾在丁小野面前说过的那样,绝不为一段失败的感情绑架自己的生活,更不会让一个坏男人毁了自己对感情的想象。他走了,不再回来了,她越要活得好好的,重新来过,获得幸福。这是比痛揍负心人一场更酣畅淋漓的复仇。

那天在天桥上偶然遇见,周陶然送了封澜一张贵宾卡,他说假如封澜结婚了,婚纱照就让他来拍,他会比任何一个摄影师都擅长捕捉她的美。

封澜一个月后就拿着那张卡去了周陶然的工作室。

所谓的工作室只是由城郊一栋旧房子改造而成。封澜去的时候,周陶然在和电脑打扑克,冯莹睡午觉,除了他们夫妻俩再没有旁人。

“你一个人,男方去哪儿了?”面对封澜要拍婚纱照的要求,周陶然下巴都要掉下来了。

封澜无所谓地说:“你不是说对于婚纱照而言,新郎只是个点缀?那你就只拍重点好了。”

周陶然了解封澜,她决定要拍,就不是说说而已。冯莹也闻声从隔间走了出来,封澜朝她打了个招呼,冯莹没有回应。

封澜并不介意,她从年轻的孕妇眼里看到了警惕。对方若是与她握手言欢才叫“见鬼”。两个半月前,一想起冯莹和周陶然背着她的那些“勾当”,封澜就好比吃苹果发现半条虫。但现在封澜想通了,她要感谢冯莹在自己未和周陶然结婚时撬动了她的墙角,让她把损失减到最轻。

“该不会是你们客户太多,排不下我的预约吧?”封澜笑着对冯莹说,顺便环视一圈冷清的店面,“就算再忙,也让我插个队吧,就当同情一个刚失恋不久的女人。”

她用挑眉回应周陶然和冯莹的意外。

“没错,你丈夫已经是我的前男友了。就算吃回头草,我也会选比较新鲜的。”

三天后,封澜接到了“陶然婚纱摄影工作室”打来的确认电话,通知她第二天去拍外景的是工作室的老板娘。

冯莹当然会想通,封澜和周陶然感情正浓时,她尚能赤手空拳抢走这个男人,更何况她现在肚子里怀着制胜的法宝。

封澜一口气挑了七套白纱,她订的是超级豪华至尊套餐,把周陶然外聘来的化妆兼服装师累得够呛。周陶然忍不住感叹,她拍个婚纱照都比别人凶残。封澜反呛回去,若不是自己光顾,他那些质量不怎么样的婚纱只会在服装间落满灰尘。

他们整整拍了两天,第二天下午,周陶然试图说服封澜换上一套极其简单的休闲服,他说那天无意中撞见她时,她身上的打扮与以往不同,给他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封澜明白周陶然的创意,她见过那样的婚纱照,小两口穿着貌似随意的情侣衫嬉戏打闹,的确别有一番情致。但是她独自一个人打扮成那样岂不是很可笑?她拒绝了周陶然的提议,转过身,眼前仿佛晃过一张脸,嘴角上扬,一侧酒窝深刻,似笑非笑地讥讽她,说:“封澜,别傻了,难道独自去拍婚纱照就不可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