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一道走出餐厅。封澜若有所思地问:“丁小野,你喜欢什么年龄段的女人?”

丁小野在她后脑勺推了一把,没好气地反问:“任何年龄的女人都像你一样无聊?”

封澜被他推得晃了晃,恼火地用包去砸他,“你既然知道我是女人,就不能拿出点绅士风度来对我?我只不过是想知道,是不是任何年纪的男人都喜欢二十出头的小姑娘。”

丁小野笑得不怀好意。他还没说话,封澜已然意会,沮丧地摆摆手说:“算了,我知道你会说,你只喜欢胸大听话好生养的。”

“行啊,封澜。”丁小野的笑容更愉悦了,“你好像真的变聪明了一点。”

封澜说:“呸,我用脚都能想到你们这种只会用下半身思考的低等动物思维……”

她停下了脚步,丁小野也是。他们刚走到大厦保安亭附近,两人都看到了刚从里面走出来的曾斐。

曾斐正在和身边的人交谈,那人封澜也见过,正是负责办理她被抢案件的民警。这时曾斐也注意到了他们的存在,惊讶道:“封澜?这么晚了……”

后半段话曾斐没有说出口,因为他看到了封澜身边的丁小野。他似乎用了几秒才回忆起这个男人是谁,神情也开始变得有几分古怪。

封澜理解曾斐,如果是她这种时候撞见曾斐和女秘书并肩而行,恐怕也会有同样的反应,更何况她和曾斐不久前还曾经处在“谈婚论嫁”的边缘。

虽然不打算刻意解释,但封澜同样也不打算回避。她吸了口气,看了丁小野一眼,暗暗挺直腰杆对曾斐说:“先别说我,应该我问你才对。我回餐厅有点事,你在这里又是为什么?”

“哦,是这样。”曾斐解释道,“你的车不是一直没找到?我觉得这没有理由。正好小陈他们所长是我的朋友,我让他带我来重看一遍大厦的监控,我到底也做过警察,现在又从事安保科技这一行,多少有点心得,想看看能不能发现点蛛丝马迹。”

封澜心里有些过意不去,说道:“你别操心这个了,其实我也不是很着急。”

曾斐笑着说:“不管怎么样,总要案子了结了大家才安心。我最近也没什么事,可能就像崔嫣说的,摘了警徽那么多年,心里还有破案的瘾,这是病,得治。”

他这么说当然是想让封澜心里舒服一点,封澜还能说什么?她唯有发自内心地说了声:“谢谢你,曾斐。”

曾斐的笑意更深了,“再客气我就尴尬了。我们还是朋友吧,是朋友我就会做这些。原本我还在想抓到嫌疑人之前你一个女孩子独进独出不安全,用不用我送你,可又怕两边的老人心里多想。现在看来是没必要了。我和小陈还要去看下一个监控,你早点回家。”

告别了曾斐,封澜心情复杂。曾斐不需要她感谢,他说为朋友他也会这么做的。她何尝不知道曾斐是个大忙人,即使他稍有闲暇,一个单身男人,大好的夜晚做什么不好,何必一遍遍去看枯燥无味的监控画面。曾斐无疑是个好人、好朋友,然而……

“后悔了吧。”丁小野的声音在身畔传来,他走着,低头笑了笑,对封澜说,“一个被你拒绝过的男人……嗯,你要说普通朋友也行,他都能这样对你,好过我落井下石一百倍。好好一个人,何必犯贱呢?别说我没有提醒过你,要玩也要看你玩不玩得起,趁现在还来得及后悔,你大可以回头去找那个姓曾的,这样岂不是皆大欢喜?”

封澜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丁小野,他的眼神洞悉人心,却毫无感情,一如他刚说出来的话和他此刻的面容。

封澜方才是有些失落没错,她那么在乎他,在她心里,丁小野理所当然是特别的。然而她两次被抢,他都在场,第二次虽说他救了他,但心里其实也做过袖手旁观的打算。他总说人首先要学会自保,理智上封澜接受,情感上却多少为他的冷情而遗憾。

爱之深责之切,不爱怎么会有期盼?而且她把这一点点遗憾也放在了心里,这有很大的过错?丁小野毫无顾忌说出来的话着实让人心寒透了.

封澜眼一热,嘴上却说不出话来。她落到今天能怨谁?谁让她像是磨盘旁的驴,蒙着眼睛追随着永远吃不到的胡萝卜徒劳地拉磨,一圈又一圈。这能责怪蒙眼的布和胡萝卜的香甜吗?要怪只能怪她心里的贪欲和眷恋。

她直勾勾地盯着丁小野看了一会儿,沉默地加快步伐独自走向前,将他甩在身后。她不想对他多说一句,也不想流出来的眼泪被他看见。有人心疼时,眼泪才是眼泪,否则只是带着咸味的体液;被人呵护着,撒娇才是撒娇,要不然就是作死。她现在这副模样除了让自己看来更软弱可笑,再无益处。

丁小野当然会让她走,以他的作风,恐怕还会说,早知道曾斐愿意送她回家,他也省去了许多麻烦。封澜半走半跑,走了一段路,见鬼的天气,十月份还不到,怎么冷得让人发抖?身后的丁小野静默着,一如她对他的了解。然而,就在封澜即将走出那个巷口,她听到了熟悉而急促的脚步声。

丁小野很轻易地追上了她,从后面抓住她包包的链条,被封澜一把甩开。她挣脱的气力过大,脚下重心不稳,高跟鞋一崴,整个人歪倒。丁小野及时扶了她一把。

封澜站稳后,再一次将丁小野留在她胳膊上的手挥开,力度不大,却坚决。她说:“丁小野,你不当我是喜欢你的蠢女人,就当我是路过的,要走就走吧,给我留一点尊严……不走?想看热闹?那我求你转过身去好不好?我不想让你看到我这个样子……还是你根本不记得我也是有尊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