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来曾斐对你还不错。”

提到曾斐这个名字,崔嫣显然不如刚才那么随意。她小心翼翼地对丁小野说:“他是我的亲人!”

“亲人?”丁小野意味深长地笑了。

崔嫣脸一红,腰杆不自觉地挺得笔直,仿佛这样可以让她更坚决。她说:“没错,我爱他。不可以吗?”

“这玩意儿也会遗传?”丁小野故作惊讶状,说出的话毫不留情。

崔嫣果然涨得满脸通红,她尖声道:“他和我妈妈根本不是你想的那样。就算是,我爱他也没错!”

“问题来了,他也爱你?”

“当然!”

崔嫣自欺欺人的谎言让丁小野再一次流露出讽刺的笑意,他拖长了声音说:“是——吗?我以为他在追求封澜。”

这些话像是戳中了崔嫣的命门,她哆嗦着嘴唇,强作镇定,“他要顾忌的东西太多,才故意躲着我。我会让他知道他其实是爱我的,他只是不敢承认。”

“你们这帮人真有意思!”

崔嫣听出了丁小野的嘲弄,深吸一口气说:“你笑吧!我敢说出来,还怕别人笑话?曾斐是这个世界上最在乎我的人,我能记得的好的一切都是他给我的。我呢,我什么都没有,爱是我最好的东西。所以这辈子我都会爱他。什么都阻止不了我和他在一起。”

“如果阻止你的人是曾斐呢?”丁小野好奇问道。

崔嫣把冰凉的手放在丁小野的手背,面带恳求,“所以我一定要见你一面。帮帮我,我知道封澜喜欢你。我看出来了……”

丁小野收回自己的手,笑道:“是什么让你觉得我会帮你?”

“就凭我是这世上最了解你底细的人……在活着的人里。”崔嫣心一横说道。

丁小野脸上渐渐笼罩了一层严霜,他把背尽量地往后靠,低声问:“你这是在要挟我?”

崔嫣连连摇头,哽咽道:“不,我在求你。”

丁小野站了起来,眼看要走,崔嫣伸手拖住他的衣袖。

“放开。”他的警告反而显得平静,“你很清楚我是什么样的人。”

崔嫣没有放手,她的眼中有泪光,“我没有怕过你,也知道你回来不是为了伤害曾斐。在我心里你一直都是很好的人,人的本性是不会变的。崔霆……不,小野,我叫过你哥哥。”

丁小野沉默地别开脸,过了一会儿叹息道:“你留得了他一时,留得了一世?”

崔嫣看到了一线希望,抓住丁小野的手更不肯放,“我有办法,我会有办法的!只要封澜不答应他,我就还来得及。你可以帮我拖住封澜,不需要太久。她拒绝不了你……”

“别扯上她。”

“我没有害她的意思。她不爱曾斐啊!他们这样结合有意思吗?封澜有钱有家,长得漂亮,她什么都不缺……可我只有曾斐……”崔嫣泪流满面。

丁小野感到可笑,人们总是活在对他人的憧憬中。崔嫣羡慕封澜,封澜又羡慕谁?她在别人眼里什么都不缺,他却不由自主地想到了她醉酒后的狼狈。

“放手。”丁小野依旧是这句话,语气却已缓和了许多。他不喜欢崔嫣这副样子,然而每一个不择手段的人不都是因为那个苦苦追求的目的对他们而言太过重要?

“你会帮我吧?”崔嫣擦了一把眼泪,眼里全是乞求。

丁小野眼前浮现的是七年前的崔嫣,那时她只是个比同龄人更瘦弱的小丫头,无论在任何人面前,脸上永远挂着讨好的笑。他们之间的关系那么尴尬,可她还是跟在他屁股后头一声声地叫“哥哥”。那个小丫头的影像渐渐和满脸是泪的她重叠。为什么爱对于那么多人来说都是可望而不可即?

“你走吧。”丁小野终于成功地抽回了自己的手,“别再往店里打电话,这样对谁都不好。”

崔嫣点头,她的泪不再流了,眼里只剩下感伤。她和他都没了妈妈,相比之下她还是幸运的那个。

“崔……丁小野,这些年你是怎么过的?”

丁小野不打算回答这个问题。

崔嫣垂头想了想,由衷地问:“有什么我可以为你做的?”

丁小野说:“好好守着你的男人,过你的生活。就当从来没有见过我。”

第十二章限量版的“爱情”封澜挂念她的爱车,更盼着一个月抢她两次的王八蛋早日被抓捕,连打了两个电话到派出所询问案件进展。警察每次都说正在积极调查,暂时还没有线索,上头已经打过招呼,一定会替她把车找回来,只是时间问题。曾斐也打电话来安慰她少安毋躁,他会尽快处理手头的工作争取早点赶回来,在劫匪被抓以前,让封澜加倍注意自己的人身安全,再也不要深夜独自回家了。

这样一来,封澜更有了十足的理由要求丁小野每天晚上送她回家了。丁小野起初还试图推脱,说厨房里的二厨和切配师傅都是大块头,看上去更有安全感,他们俩也很乐意做封澜的护花使者。

封澜反驳的理由很正当,除了她自己,所有的人里只有丁小野知道劫匪的样貌。再说,如果不是他看见劫匪来踩点还知情不报,封澜也未必损失如此惨重。综合以上种种,护送她回家是丁小野分内的事。

为避免丁小野再想出其他的借口逃避麻烦,封澜也不掩饰自己的司马昭之心。她直截了当地告诉丁小野,这件事她是赖定他了,他也知道现在工作不好找,所以他最好认清形势,不要再做无谓的抵抗。

餐厅里的男性员工无论已婚还是未婚都纷纷羡慕丁小野艳福不浅,爹妈赏了一副好皮囊,好事都让他给占去了。唯独康康在这件事上略有些不服,他一直认为自己经过一段时间的改造已经很有纯爷们的气魄,又比丁小野年轻,既然丁小野不情不愿,那封澜应该把这个神圣的职责交付给他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