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开始我不知道他想干什么,直到你今天早上又说被人占了车位……”

“你的意思是,那辆破面包车也是故意停在我的车位上的?”

“废话。你的停车位距离电梯出口和保安执勤点那么近,人来人往的,傻瓜才会在那里下手。”

“他还算计上我了。”封澜颤抖着用手指着丁小野,“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上一次见死不救也就算了,这一回你明明看出不对劲,居然一句也没有提醒我,就算我们不是那个……那个什么,我也是你的老板!不对,即使是个过路人,你也不应该那么冷漠。白眼狼!”

“没发生过的事我说了你会信吗?亏你还钓了个做过警察的男人,犯得着我多事?”丁小野冷冷地打下她指过来的手,问道:“你走不走?不走的话你自己在这儿待着。”

封澜一瘸一拐地追上掉头就走的丁小野,从后面揪着他肩膀的衣服逼他转身,“把话说清楚,我哪里对不起你?你要找工作,我给你工作,你让我不要有非分之想,我离你远一点。你就是这样对我的?明知道我可能连命都丢掉还不闻不问?”

“我要是不闻不问你还能站在这里?”

封澜沉默的瞬间脑子转得飞快,她的话语里仍带有许多的不确定,“你是因为我才特意找过来的……所以你也不是一点都不担心我的安危?”

丁小野说:“别想得太美,我怕的是万一你有个三长两短,我还得重新找工作,麻烦。”

“死鸭子嘴硬。你昨天是不是也跟我去了停车场?”封澜的心情开始有了微妙的好转。

“你昨天和康康一起走的,我干吗要跟着你?”丁小野否认。

封澜抢先一步挡在了他的面前,“咦?我是出了餐厅才碰上康康,他说打不到车让我送他一程。你不跟着我怎么会知道我是和他一起走的?”

“随你怎么想。”丁小野面无表情,打死不认。

“明明你就担心我……”

“你头发难看死了!”

“哪有!”封澜赶紧去摸自己的头发。她今天扎了个松松的马尾,经过刚才的连番惊魂,头发果然蓬松得不成样子。她扯掉发圈边整理头发边追着不停步的丁小野,“别走,你还得陪我去保安那里说明情况,然后去派出所报警……喂!你这样走了是男人吗?”

“你上次也报了警,结果呢?”丁小野不耐烦地拒绝。

“警察有没有用是一回事,抓不到贼,我报了警也可以给其他人提个醒。”

“你先管好你自己吧……”

“丁小野,你害怕去派出所,莫非你有问题?”

“你比警察还烦!”丁小野警告道:“我把你送到保安处,其余的事你别烦我。走快一点。”

“你还要送我回家,我快被吓死了。”封澜找出了自己一脚高一脚低的症结。她脚上只有一只鞋,另一只作为自卫的武器掉在了车上。她脱下鞋,光着脚丫和丁小野并肩而行,心痛地说道:“这双ChristianLouboutin我才穿了两次,还是特意托我表哥的朋友从国外捎回来的,限量版的颜色。气死我了。”

丁小野瞥了一眼那只鞋,说:“你刚才再勇猛一点,下次就可以托别人从国外再给你带一个骨灰盒,也是限量版的颜色,说不定还是手工定制的。”

“丁小野,我迟早会收拾你那张嘴。”封澜经过垃圾桶时闭着眼睛将剩下的那只鞋扔了进去,“另外一只鞋沾了那王八蛋的血,想着就恶心,找回来我也不会再穿了。别让我逮着那家伙……”

第十章一秒钟心动封澜在大厦保安办公室报了警,也看了监控回放。大厦的监控没有能够拍下她出意外时的画面,只捕捉到车子被劫匪开出街道时的行经方向。保安处负责人也承认他们工作存在失误,向封澜道歉之余,郑重承诺会尽力协助警方替她找回车子和失物,给她一个交代。

一会儿就来了个民警,例行公事地录了口供。

封澜已经提前给曾斐打了电话,曾斐也很担心她,无奈人在万里之外。他的话和民警说的如出一辙,让她去医院检查一下,然后回家好好休息,其余的事交给他们处理。

封澜拒绝了民警送她去医院的好意。手掌和膝盖的破皮处很疼,但都没有伤到筋骨,血也止住了。她要丁小野送她回家。

离开保安办公室,封澜对丁小野说:“你不感谢我?我猜到你不喜欢和警察打交道,所以没有过多地把你扯进来。只说你是我的员工,陪我来报警而已。”

“嗯。”

封澜已经习惯了他的态度,跟在他后面走了几步才问道:“你为什么讨厌警察?”

丁小野沉默不语。其实封澜问的时候已经做好了他不回答的准备。丁小野这个人在她眼里有太多的谜团,然而她从未感到害怕,这是“色令智昏”的表现吗?

丁小野却放慢了脚步,等着光脚的她走到跟前,才说道:“我爸爸是个逃犯,被警察追得家破人亡,这个理由你满意吗?”

封澜半信半疑,更多的是感到意外,她并不打算掩饰,问道:“你爸爸做了什么事?他是被冤枉的?”

“不是。”丁小野面色平淡,“他罪有应得。可他虽然不是个好人,但还算是个称职的父亲。”

“所以你才讨厌警察?”封澜小心地问下去。在保安办公室里的时候,丁小野虽然表现得镇定自若,可她还是能在他的眼睛里看到抗拒。

丁小野摇头,“也不算讨厌,只是想起了一些事情。是我自己的问题。”

封澜多少能明白一些。她想到自己的父母,假如他们做了犯法的事,她估计最终也会原谅他们并为他们而感到心痛吧。毕竟爸爸妈妈那么呵护她,任何事情也无法改变这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