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妈妈说话含蓄,把女儿的各种优势不露痕迹地夸了一遍,说追封澜的人也不少,但他们家看中的是缘分。很显然,曾斐就是这样一个有缘人。

曾斐的母亲却是爽朗性格,她随丈夫南下生活了大半辈子,骨子里却仍是个地道的北方老太太,她毫不掩饰对封澜的满意之情,大腿一拍,恨不得和曾斐那同样急性子热心肠的姐姐一块回去开始操办喜事。

她们聊得热火朝天,从两家老爷子当年的交情,说到曾斐、封澜的生辰八字,再聊到西边市场的葱每一斤都比东边便宜一块钱。两个年轻人反而显得“害羞”了一些。

曾斐表现出比封澜更强大的耐心,他不怎么插话,但不时会以笑作为她们话题的回应。封澜端着咖啡静静地打量曾斐,她知道,他的心、他的魂都不在此处。

来之前,封澜做过“垂死挣扎”。她对父母抱怨,为什么一定是曾斐,就不能换一换,“张斐”、“李斐”都可以,好歹是张新鲜面孔,就算事后没成,多少还有点新鲜感。妈妈又一次苦口婆心地劝导,家里人不是干涉她恋爱,她不是没有爱过,轰轰烈烈之后,又落得什么下场?既然爱情的路走不通,从现实的角度来看,曾斐无论家庭背景、年龄、受教育程度、事业前途还是人品相貌都是与她最匹配的一个。最后,妈妈还说:“你过去不也喜欢过曾斐?不许狡辩,你上中学的时候我就在你日记本里看到过他的相片。”

封澜心知,无论怎么解释,父母都很难理解,她是对曾斐动过心思,然而那已经是十几年前的事情了,那时她才是一个不知情为何物的初三学生,这段绮念只维持了不到三个月就被中考的压力消灭得荡然无存。更重要的是,让她心动过的是当初那个性格舒朗张扬、笑起来无所畏惧的曾斐,而不是现在坐在她对面这个低垂着眼睑、目光倦怠的男人。

曾斐的妈妈兴高采烈地说完今年过年要买一整头猪放在冰箱里慢慢吃这个话题后,才在封妈妈的眼神暗示下醒悟,她们聊得太过投机,差点抢了男女主角的戏份。

曾斐的姐姐曾雯最先提出要不让两个年轻人单独聊一会,她要去给儿子送好吃的。两个老人也识趣地起身,说要结伴去封妈妈推荐的地方做健康洗头。她们离开的时候目光充满期许又意味深长。

目送她们的背影消失在门口,封澜如释重负地舒了一口气。

曾斐招手示意结账,笑着对封澜说:“别表现得那么明显,好歹顾忌一下我的感受。待会儿打算怎么办?”

封澜揉了揉脖子,“还有‘待会’?”

曾斐说:“你既然今天肯来,就要走完整个流程。”

他接过服务生送来的**,站起来对封澜笑道:“我说过我是认真的。走吧,既然想不起要去哪,不如回你们餐厅,反正刚才大家都没吃饱,你那儿的冬阴功汤和菠萝虾球都还不错。”

封澜盯着他的眼睛看,在心里盘算他所谓“认真”的意图。

“你打算和我结婚?”她愕然问道。

曾斐反问:“不可以吗?你不是挺有自信?”

封澜这回相信,他的确不是开玩笑,否则就有点过了。她把剩下的咖啡一口喝完,也跟着站起来,说:“凭什么呀?噢,你玩贝斯听摇滚的时候没落我手上,现在信佛、练瑜伽了才轮到我?不行不行,这不划算……”

曾斐和她各自去提车,路上还一本正经地答复她,“谁叫我喜欢成熟女人的时候你还是个黄毛丫头,等我痛改前非,你又……”

“我‘又’怎么了?”封澜不屑道,“男人年纪大了又喜欢小萝莉,这时我又熟过头了是不是?”

“总是错位也是种缘分。”曾斐帮封澜关上车门,“你比以前好看多了,我就不比当年,这样算是扯平了吧。好好开车,待会见。”

封澜和曾斐一前一后走进她的餐厅,仍没有结束之前的话题。

“你妈妈说你偷藏了一张我的照片?”

“那都多少年前的事了。我妈怎么什么话都说!”

“照片哪来的?”

“用一袋大白兔跟我表哥换的。”

“吴江没跟我说过这个。”

“他向着你还是向着我……”

“萨瓦迪卡!”今天站在门口迎宾的是芳芳。封澜嘱咐她:“让厨房做一个冬阴功汤、菠萝虾球,再来个虾酱空心菜。就说是我要的,让他们快点……唉,等等!”

封澜叫住了刚刚转身的芳芳,因为这时她看到了独自坐在角落吃饭的崔嫣。崔嫣也看到了他们,笑着站起来打招呼。

“澜姐,我又过来蹭饭了。不用免单,给我打个折就好。”

封澜说:“大老远跑过来吃饭?不用做家教,也不用谈恋爱?”

“想你了呗,更想你们店里好吃的。”崔嫣笑得眼睛弯弯。封澜明知道这不是真的,然而对方的态度让人很难硬起心肠。

崔嫣仿佛这才注意到沉默地站在封澜身后几步的曾斐,“咦?你也来了?真巧呀。”

“一点都不巧!”曾斐没好气地说:“我让你别来烦人家,该干吗干吗去。”

“澜姐都不嫌我烦,你嫌我?”崔嫣一点儿都不在意他的冷眼,上前就挽住他的手,说道:“你来了正好,这顿你买单,澜姐连打折都不用了。”

曾斐毫不犹豫地将手抽了出来,人却很自然地坐到了崔嫣对面,“你吃的是午饭还是晚饭?”

“都有!你要不要再来一点?横竖我也吃不完。”崔嫣也拉着封澜坐下,说:“澜姐你要是不忙也跟我聊一会儿?康康让我告诉你,他要出去一会儿。我阿姨和姥姥来了,你们刚才都见过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