昭昭把糖纸攥到一起,丢进垃圾桶里。

手机再次震动,还是妈妈。

她没办法不接,因为没借口,当初两人之间的事都是藏着掖着,没见过光的。她望着那手机半晌,还是听了。

“为什么不和哥哥多说两句?”

“好久没见,”昭昭手撑着额头,轻声说,“都没共同语言。”

从电话断线到现在,已经过去半小时,他竟然刚把手机还回去。

“你哥哥刚回家,想和你多说几句话。他也是想恭喜你,懂事一点。”

妈妈从来不强迫她做任何事。但很奇怪,这一次却很想她能和沈策多说几句。

电话交给他,那边仍是沉默。她用虎口压着眼睛。

“我要结婚了,”这次换她先出声,“哥你应该知道?”

木柴蹦出一道火星。

这不是一个新闻,早就开始商量的事。当初她还幻想着,也许沈策听到这个消息会后悔,不说要来找自己,但起码会来一通电话问问,用他那种半真半假的态度问。她甚至还在内心演练过,准备过一套很好的说辞。可他一个电话也没有。

“昭昭。”他想阻止她往下说。

“是要恭喜这个?我妈妈说你想恭喜我?”她轻声,笑着问。

“我刚知道,”那边有孩子笑,想来是他拿着电话避开了一次,不便再避开第二次,只能在开放的空间里说,“今天刚知道。”

一个公开的消息他怎么可能刚获知?不过都是在暗示,他没关心过她的私事。

在强调那两星期是他少时情难自已,是他从英国毕业而归的情感空窗期,和自己妹妹你情我愿的小情|事。小秘密。

那边有孩子在笑,夺过去手机:“小姨奶奶!”

男孩子没变音的嗓音,脆生生的:“我们马上过去,我和爸爸妈妈。我爸爸说,你当初说,要我长大去蒙特利尔看你。”

昭昭知道自己情绪还不稳,怕语气过于生硬,伤害小孩子的热情,定了定心,放柔嗓子问:“什么时候?”

沈衍将电话接了,笑着解释说,是小孩听到大人在聊,先嚷嚷出来了。沈衍也觉唐突,说恰好是孩子生日,闹着吵着要来看看送过自己玩具、住得远的小姨奶奶,问她会不会打扰。

“不会,”她笑,“当初你在澳门最照顾我,我最开心就是你来。”

其后,电话再没回到沈策手里。

通话结束后,她握着手机,脸被壁炉里的火照着,目光始终无法聚焦,也没看火苗,也没看烧红的柴。

头突然很疼,是那种被剧烈情绪刺激后的反应,牙齿也疼,是刚吃糖太用力了。

她尽量不去深想沈衍的意图。哪怕和他有关,也和自己无关。

***

隔日,昭昭开始安排招待客人的事。

妈妈不在家时,只有一个年岁大的华人阿姨常年照顾她,余下都是钟点工,再有额外的事都去找妈妈的秘书。她和秘书通了电话,安排多两个女孩来这里照顾客人。还有车和私人导游,行程也全订好。这样她有空能陪着,没空也不耽误人家度假。

飞机到的那天,她被事耽搁,心急如焚往机场赶。

沈衍给她电话说在机场外了,她还没到,手机指挥带着孩子老婆到泊车接客的路边等。车一辆辆排队过去,正巧也遇到客流大,她下车,比车还走得快。

往前一路走,一路找他们。

天黑后,机场里透出来的光倒是醒目,她望着马路对面的机场玻璃外一个个走过去的人影。忽然有人叫她。

昭昭回头的一霎,被一只手拉住,拉她避开了迎面拉着行李箱的人。

汽车的吵,路人在大声说话的吵,行李箱轮轴压过地面的吵,全都在耳边,全被放大了。在天寒地冻的温度里,她的目光也被冻住了……

还是那个他,眼窝更深,鼻梁更高,是因为年岁长了,成熟了。容貌气质竟也被岁月磨砺得更阴沉了,但有些习惯没有变过。

他看她时,永远喜欢微抿着唇,像有话要说,可又不说。

昭昭想抽回自己的胳膊,下意识用手推了他一下,推到胸口上。他穿着短款大衣,里边是休闲西装,西装里还有衬衫,总之隔了许多层的布。可还是被他的心跳扎到手。

这是错觉,她很明白,是自己身体对他的记忆。

“还是小舅眼尖。”沈衍在远处说。

“小姨奶奶。”一双小孩子的手,抱到她身上。

小孩子鼻子冻得红了。沈衍在后边推着行李车,身边跟着一个戴着副眼镜,马尾高高扎起的女人,不苟言笑的,是在婚宴上见过一次的沈衍的太太,梁锦珊。

“这里真是冷啊。”沈衍对她笑。

“对啊,你们挑的时间不好,”她将注意力都放在沈衍一家身上,没再多看他一眼,“要秋天来,还能看枫叶,出海看鲸鱼。不过没关系,下次再来。”

趁着他们都在搬行李,昭昭先上了副驾驶座,心神不定地对司机用法语说,不去原来的住宅区了,去酒店,换到酒店。

她不可能让沈策住在自己家里,绝对不行。

司机奇怪问,换了哪。

昭昭让他去丽思卡尔顿,这是妈妈招待合作伙伴,长期签的酒店。现在不是旺季,这里也不是游客常来的城市,肯定有房间。

沈策不知何时坐到了车上,在第二排,司机的身后。两人正好能看到彼此的地方。

昭昭说着说着,几次有怀疑,难道他听得懂法语?

“我们住哪儿啊?”沈衍笑着问,“你妈妈说,你们家装修不错,每间房都有特色,是你一个房间、一个房间自己设计的。”

她借口家里水管坏了,弄得一楼很脏,抱歉让他们住酒店。梁锦珊倒很高兴这个安排,出入随便,不会过分打扰昭昭。开车的私家导游很识趣,不多说话,让去哪去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