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笑了。

“不要说你不想?”昭昭抢白。

“对,我想。”他没否认。

可过去抱他睡时,手入衣襟的是她,前些天在香港,故技重施去摸自己的还是她。若说想,还是她更想一些。

沈策手摸了摸她的膝盖。

昭昭没动。他却推开椅子,人离开了牌桌。身后有开关门的动静。她奇怪回头,怎么出去了?很快,沈策拿了一块灰白色的羊绒毯回来。

她被拉着腕子,拽过去。

沈策抱她到腿上,把毛绒绒的毯子裹住她,这才搂到怀里。是刚摸到她的膝盖,觉得凉,这里空调打得太大了。

“腿缩进来。”他说。

昭昭早觉冷了,只是没想到要这个来盖,将腿蜷起来,蜷着坐着,他将周边也都塞得严实。腰腿都被他搂住,她不由自主往他身前靠,像上午。

“我对你,和你想的不同,”他在她的眼皮上,低声说,“你就算和我日夜一起,让我一辈子不碰你,也都做得到。”

他没法说,我们不同,我对你和寻常男人不同。

这样抱着她,像他们的小时候,她在颈边微张张口、打着哈欠;像他背着她,从临海到柴桑,徒步而行;像她用棉被绕着脚下,绕出来一个圈儿,把自己和她圈在里边,抵抗她所畏惧的鬼;像她睡睡醒醒几个来回,也要坐倚在门边,等自己把剑放到地板上,对她伸出手臂,抱她在怀哄睡。

像她对镜梳妆,他常借看檐下飞燕,来看她。他见昭昭的美,不像寻常男人想先抱住占有,而是想守住藏住,唯恐招来旁人的图谋不轨。

而她望他的五官眉眼却很直接,常入神,回神后却不太欢喜,说哥你生的是好,便宜了未来嫂嫂。她对他倒真是……时常有所图谋。

这就是他们和旁人的不同。

他想到那晚在影音室是如何结束的。

她硬要把他的上衣全给脱了,定要抱着他睡,他关了空调还是冷,不得不翻找出毯子把两人裹成一团,在沙发上凑合了一夜。这还真是他上辈子加这辈子唯一惹不起的人,你要亲,我先去润口饮茶,你要图谋我身,我主动宽衣解带唯恐你受桎梏……

可要说情意无杂色,也不尽然。

沈策搂着她的腰,脖间是她真实的呼吸,轻且绵延,裹藏着男人和女人之间最不可言说的躁动。

“你刚又说想,自相矛盾。”她试图拆穿他。

他被她的语气弄得笑了。

他是想说,曾经的自己,一根手指也没碰过她。

不是不想,是不能。

只要对你不利,我就不会去做。这不是只怀揣着爱情的男人能做到的。我们之间只说爱情实在太单薄了,不只有爱情,还是至亲。一个人夙念能深到百死不忘前尘,绝不可能只靠爱情一种感情,也因为你是唯一的亲人。一个人能万事皆空,万念俱灰,也绝不可能是失去区区一个爱情就能达到的。

如此一想,过去的自己还真是无能,守不住爱人,也护不住亲人。

最后……应该是极悔极恨吧。他猜。

“对,我想,”沈策再次肯定。他是一个男人,没有不想的道理。

他又笑着说:“刚说的,是哄你的。”

昭昭倒是不恼,反而笑了。

她又不傻,两人刚见了没几天,那种话当然只是说来听听,哄她高兴的。

沈策面对着是单向玻璃。玻璃外是楼下场子里水晶灯。

他这两天始终在想,当初她绝顶聪明,怎会看不出自己的哥哥是深爱她的。爱到不敢轻易回沈宅,爱到连她沐浴都不敢多听。他那一生所有的“不敢”,都是对她。

“热了?”他摸她的耳下,发根里有了热意。

昭昭“嗯”了声。他的手在试她颈下的脉,一跳一跳撞出皮肤,撞上他的指腹。

他把她的头发撩起来,看那里。

昭昭坐着不动,但有种被猛兽盯着颈部的危险感,这危险感过于刺激,以至于当他亲到那里时,浑身都战栗了一下。沈策的气息在她耳后,脖下,还有下巴下的弧度上掠过,她身上的战栗感一轮又一轮。

像野云万里下的金黄色麦浪,一波波推到眼前,抚到她身上。

“你锁门了吗?”她死命拽着自己的理智。

“没有。”他找到她唇。

昭昭眼溜到两扇木门处,竖着耳朵听外头,却又在他的压迫下张开唇,让他进来。他的舌重压着她,压到喉咙口,昭昭艰难地和他亲吻着。这亲吻的力道太重太沉了,还带着厚重的呼吸。

“万一谁进来——”

他笑:“没有万一。”

漫长的亲吻,从裹在毛毯里,到全散落开,从她偏坐着,到最后跨坐到在他腿上,从重到轻,再到相互不离的吮吻。

她最后恋恋不舍,用食指在他唇下来回滑着。只想和他一起的每秒都静止,不再流动。

她留意到自己一直在他的目光里,继而看那微阖的眼眸。想试很久了,最温柔的这双眼。她想亲,沈策眼里有光闪过去,像飞鸿掠水面,可这惊鸿也只有她见过。

他眼睫压下,盖住了目光。

昭昭俯过去,唇压到那双眼上,两人静在那。她突然被火烧了脸,头埋到他肩膀上。明明接吻比这亲密多了,可全然不同。她竟嘴唇发麻,靠自己咬着克制着,才能消除一点,只觉得对他做了什么了不得的调情|事……

再望他,他已睁开眼,似乎也被刚才那一下引得失了神。

她耳语:“你眼睛真好看。”

沈策哑然而笑。

昭昭又用脸在他肩上磨了一会儿,渐渐发现房间变暗了,觉得诡异,以为是自己的幻觉。她仰头看灯,似乎真变暗了,刚要问,沈策已经先过来,在她耳边低声说:“不说话,是会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