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女儿的心思百转千回,如何转,也离不了他。

还有她上下开合的唇,在他耳下,早有触碰,他也当无知无觉。他的昭昭。

……

“三岁前,”沈策看向自己的母亲,“发生过什么?”

沈策母亲也在欣赏花房一隅的美人戏猫,猛一听这问,愣了半晌:“三岁前,你爸爸一直守着你,我不在,知道的并不多。”

她和自己儿子对视的一霎,还在害怕。怕见到他三岁那一晚的眼神。

那年的儿子不闻不问,不听不说,她日日抱着他哭,终有一日深夜换来他的一眼,像在厌烦,厌烦一个陌生女人抱着自己哭。她不敢承认,她就是被这种眼神吓到几近崩溃,留下了沈策父亲一人在江南照顾独子。

其后每每回忆,她都认定那眼神属于一个阅尽生死、见惯残杀,浸身戾海的男人,在一个三岁孩子的眼睛住着这样的一个影子,何其可怖。

那时她二十岁出头,没经过什么人生起落,完全不敢迎接那样的目光。

现在……年过不惑的她回想起来,仍是冷意缠身。

“是吗?”沈策又去看茶壶中的莲花。

“你爸爸说……那大和尚说你吃过许多的苦,受过许多常人无法忍的痛,所以才会挨不住,那时你太小了。”

他没答话。

“万一你过去——”母亲想说“惨死”两字,说不出口,咽下这一段,想象不出重新体验一遍死时的痛有多残忍,“这些话也许你不信,很荒唐滑稽……我说出来,都觉自己可笑。”

她宁可当这是一种幻觉,一种精神上的顽疾。

沈策母亲因为幼时没有常伴他身边,始终对他怀有愧疚,而她又只有这一个独子,愧疚加上血脉亲情,对沈策视若珍宝,不忍让他再受幼年的折磨。

她轻声问:“有什么让你难受了?躲开它,躲开让你想起来的东西。”

为什么要躲?怎么可能躲。

他刚才揭开一角,拼命想做的是看到全部。

“我来,是想让你帮忙做遗嘱。”

“遗嘱?你刚多大?我和你父亲都还在,你要遗嘱做什么?”

为什么?

他怕早死,他不安心。

不安心将她独自一个留在这无依无靠的地方。他不相信人性,也不相信她的父母会在任何时候全心全意待她,毫无私心。除了自己,无人可以。

打断两人的是昭昭一声吃痛的叫。

昭昭甩着手,笑着和那只大一些的白猫谈判:“挠得轻一点啊——”她发现远处的两人停止了交谈,对沈策和他母亲抱歉笑,“你们继续,我和它们玩呢。”

沈策离开母亲那里,到她身边,半蹲下身子,那两只猫没被昭昭一声惊呼吓走,反倒一见沈策的身影就炸了浑身的毛,一个钻到藤椅角落,一个钻到花盆后头。两双蓝黄色的猫眼都直勾勾地望过来,从两个角度窥视着他。

沈策要捉她的手,看看有没有被抓伤,被她躲开了。

那边的可是他妈妈……

他真想捉,没有能逃掉的东西,包括她。昨夜倒背手尚且自如捕捉,何况是现在,昭昭无从闪避,手落到他那里。

“你妈这花养得真好,”她只好硬做坦然,顾左右,“那个叫什么?”

“扶桑花。”他答。

“这名字好听。”昭昭莫名喜欢。

他瞧她。

她解释:“带一个桑字,念着有韵味。”

猫儿从她身后过。猫怕他,可喜欢她。

最后壮起胆子的两个猫全都围拢过来,喜欢胜过了怕,低低卧在昭昭脚旁,只是尾巴尖儿都不敢往沈策那处扫。

“是吗?”他慢了许久。

“嗯,你念念,”她把“桑”念着,是个舌尖发出的轻音,随后笑着问他,“很好听是不是?”

他凝视着她:“我倒想听你叫哥哥了。”

“……”

“又不想叫了?”

她被他看得面上热烘烘的,心思转了九转十八弯:“总不能你说让叫,就叫。有什么好处?”

“好处?”他笑,“好处就是,一辈子不给你找嫂子。”

昭昭本来是面上烧的厉害,被这一句戳到了,半晌没说出话来,抱起其中一只猫,走了。是真被气到了。

这一气,回到沈家停车库,都没说半个字。

这里停车库大,如同小半个地下停车场。

沈策没熄火,丝丝冷气吹她的手臂,凉飕飕的。

昭昭解安全带,听他问:“这就上去?”

她仍不理他,自顾自松了束缚,沈策那边也是一声轻响,安全带缩到口子上。很轻的动静,可地下车库没人,太静,音量倒被扩大了十倍。

昭昭以为他也要下车,他却探手过来,按到她肩上:“带你出去,是要办正事,现在才有空坐一会儿。”态度倒忽然诚恳了。

说完,又问:“难得单独见一面,真要上去?”

分明是天天见。她在内心反驳。

一秒两秒过去,昭昭疑惑于他不说话,瞥过去一眼,正被他捉到。他像在回应她的目光,将身子俯过来:“心软了?”

“没有。”她被逼得说话。

窗外的景象,都被他的上半身遮挡住。

起初,昭昭不理他,被肩上的热烘烤着,渐渐不安。他其实一直没动,按着自己肩。昭昭都不知自己手何时按到他胸口上,往前推:“哥你别闹。”

引擎在发动,在停车库的某个地方。

有人来了。

她魂飞魄散,闭着眼听到自己的心跳,血都涌上了脸,涨得通红,耳膜也被震得颤动……车灯晃过,她闭着眼都能见到光。

车渐行渐远,还这里了一个清净。

她如劫后余生,将眼皮抬起,灯光冲走了黑暗。

沈策一直在等她似的,等她睁眼,才离近,昭昭往后躲,头后是座椅,无处可躲。这一次闪避几乎是无用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