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米佳刚想说些什么,却被身后的敲门声打断。

“叩叩。”秘书端着咖啡进来,“振勋,你的咖啡。”声音娇娇柔柔的,看着莫振勋的眼神更是无比柔情。

米佳挑眉,她刚刚叫的不是莫总,而是振勋吗?

莫振勋皱了皱眉,冷然道:“放下吧,在公司一律叫我莫总,我不喜欢公私不分。”

小秘书两颊爆红,抿了抿嘴,有些委屈的点了点头,退了出去。

待秘书离开,米佳看着他,不禁有些讶异,“你……”

“你想说什么?”

“你和她……那怜萱……”米佳欲言又止,“算了,感情的事你们自己知道,别人给了不意见和建议。”

“什么意思?”莫振勋蹙眉,有些不明白她这话里的意思。

“没什么,当我什么都没说吧。”看了看手表,拿过桌上的文件,“时间差不多了,那我先把这些资料送去,先走了。”说着转身准备离开。

“我送你。”莫振勋起身,送她出去。

等电梯的时候,看着她略有些显得苍白的脸,不免关心道:“你的脸色看上去不太好。”

“是吗,可能这段时间有点累吧!”突然眼前一阵眩晕,让米佳整个人险些站不住。

见状,莫振勋忙扶住她,“你没事吧?”

“没……没什么,只是有点晕。”米佳安抚的冲他笑笑,头一下子好像突然变的沉沉的,应该是昨晚连夜赶这报表没怎么睡的缘故。

“需要我打电话给严昊吗?”莫振勋有些担心的说道。

“我没事,可能是昨晚……”话还没说完,米佳只觉得眼前一黑,整个人无意识的往身后倒去。只隐约的听见身旁莫振勋大声的喊着她名字,可是想睁眼,却一点力气都没有……

眼皮还有些重,口有些干干的,想抬手却使不上力,只觉得被人紧紧的握着,不留一丝缝隙。

“米佳,醒了吗?米佳……”她听见身边有人在轻唤着她,柔柔得,很温柔。她努力的睁开眼,眼前模糊的脸逐渐由模糊到清晰,俊脸依旧,下巴冒着新生的胡渣,看上去有些疲惫,只是那双眼晶亮的非常有神。

昨天还在北京开会,突然接到莫振勋的电话,电话是他在医院打的,说米佳在医院,当时他吓的心脏几乎都快停止了,一年多前的那场车祸真的吓怕他了,几乎有些不敢问出口为什么,沉寂了许久才听见电话那边莫振勋带着笑意的恭喜他,说米佳怀孕了。这样大悲和大喜,巨大的落差让他口不择言在电话里将莫振勋狠狠的骂了一顿,然后会都没开交代都没有的从会议现场火速赶到机场订了最近的一趟航班赶回了上海。

“昊……?”伸手想去摸他,有些不确定,她记得他不是去北京出差了吗?

“是我。”拉过她的手放在嘴边亲吻着。

环境有些陌生,她记得她刚刚在等电梯的,只是眼前突然一黑,其他的事就不记得了。轻皱着眉头,“这里是哪,你不是去北京了吗?”

“不去了,以后我天天守着你,哪都不去。”伸手温柔的将她额前的碎发拨开,欠身在她额前落下一吻,喃声说道,“米佳,谢谢你。”

捧着他的脸,有些疑惑的问道,“怎么了?”

看着那略带着疑惑的脸,嘟囔着小嘴,严昊忍不住欠身细细的啄吻,眼,眉,鼻,嘴,一处都不放过。最后大掌拉着她的小手,最后覆在她那此刻还平坦的小腹上,“米佳,我们有孩子了!”

米佳一时有点反应不过来,只是愣愣的看着他,手下意识的紧紧贴着小腹,像是要感受什么。

“我们有孩子了。”严昊深情的看着她,一字一句的重新说道。

这是高兴的事,用一个词来形容那应该是欣喜若狂的,他们多期待要个孩子,一次一次的的满怀希望,一次一次的失望落寞,此刻有种不真实的感动,“真的吗?”她想笑的,可是眼泪好像从来就不受她的控制,一下就满了眼眶,然后一滴一滴的顺着她的脸颊往下落。

“傻瓜。”严昊笑骂她,倾身一点一点的吻去她脸上的泪,唇贴着她的耳际,“当然是真的,我们……我们就要当爸爸妈妈了!”

☆、淡淡的幸福6

严昊真的是说道做到,整个怀孕的过程几乎是寸步不离的陪着米佳,工作全都在家里的书房进行,每周会有公司的部门主管来家里进行列会,连一些非常重要的会议,开放投标,房展等等全都由公司的副总负责出席参加。所以每次公司的副总见到米佳,总是免不了要抱怨说她怀孕比他自己的老婆怀孕还要辛苦,工作量不在一倍的加,而是几倍几倍的增加。

面对公司一些主管的抱怨米佳也很是无奈,她珍惜,小心肚子里的孩子,但是她并不娇气的,也不曾一次跟严昊说让他别担心安心去工作,严昊总是笑,然后拥着她,手小心的覆在她的肚子上面,轻柔的说道,“理解我初为人父的激动心情,我们已经错过了一个孩子,这个孩子对我来说就如同至宝,我片刻都不想离开,我想陪着你和孩子,这个过程我一天一秒都不想错过。”

闻言,米佳再也说不出反对的话了,其实她也是享受和珍惜他在身边的,虽然对副总很是抱歉,但是允许她就这么自私一回吧。

米佳的孕像出现的很早,三个多月的肚子看着就如别人5个月那般大小,但是各项检查全都是合格的。每一次产检都是严昊陪着去的,在怀孕4个月的时候医生安排了米佳做B超,结果是令人意外的,更是惊喜的,米佳怀的是双胞胎,而且还是龙凤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