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好了没。”米佳背对着她们,手捧着花球,朗声喊道。

“好了好了,你就往后扔吧。”罗丽正站在米佳的身后,为的就是米佳待会儿能一个扔到她的手上,话说她和小崔的婚礼正好定在十月份,现在接个花球也算是討个吉利。

“那我开始扔了。”米佳在心里默念了一二三,然后一鼓作气往身后扔去。

说来好笑,越是想要的人越是不容易得到,无心去争强的人偏偏落到了她的手上。莫怜萱看着那不偏不倚落到自己的手上的花球有些回不过神来。

“哎呀,怎么跑到怜萱这里来了。”罗丽不满的嚷嚷道,明明她看着那花球要落到她手上了,怎么像是突然改变了路线落到她旁边莫怜萱的手上了呢。“怜萱,你有对象了吗?”

“我……”莫怜萱不自觉的瞥向一旁的莫振勋,正好对上那双带笑的眼睛,红了脸,把花球塞回到罗丽的手上,说道:“我才没有想结婚,这花球给你吧。”说完直接跑开去。

“诶……这是你接到的诶,听说接到花球下一个结婚的可能就是你哦,这很灵的。”罗丽大声的朝莫怜萱的背影喊到,小跑着要把花球递还给她。

晚上,窗外星光璀璨,房内春光旎糜。

“为什么昨天问你什么都不说。”米佳轻咬了下他的肩膀,想到自己早上还为他忘了今天是他们的结婚周年庆而不满就觉得好笑。

“说了怎么给你惊喜。”严昊用舌轻轻的舔舐着她那丰润的耳垂,朝她的耳朵里轻轻的吹着气,惹来米佳不自觉的轻颤,嘤咛出声。满意自己带给她的影响,细密的吻随之落在她的脸上,眼,眉,鼻子,嘴,无一放过的地方。

那嫩白的藕臂慢慢圈上他的脖颈,米佳抬头,轻声在他耳边低声说道:“谢谢你的惊喜,我很喜欢,我爱你,严昊。”

拥着她的力道加重了些,脸贴着她的,不吝啬的回应着她的爱,“我也爱你,米佳。”

窗外云移星转,月亮躲在云朵后面,小心的窥视着这对情人。

————————完——————————

番外☆、淡淡的幸福1

重新举行过婚礼之后,在于芬芳的坚持下,米佳和严昊搬回了严家的大宅。说是觉得严昊之前的那套公寓太小了,现在人口多了地方不够住,非要他们搬回来才好。

严昊留恋的看着这里,这里他和米佳生活了三年多,如果要他选,他并不想离开。

“我觉得这不挺好的吗,就多了一个严然,人口能多到那里去,真不明白妈的算数是怎么学的。”严昊嘀咕着,所有的不情愿和不满全都挂到了脸上。帮忙收拾着自己衣物,西装外套,裤子,衬衫,领带,分门别类的一一从衣橱里拿出来,好让米佳整理着放到行李袋里去。

米佳没有转头看他,手上的动作依旧,脸上却因为他的话忍不住露出了笑容。严昊好像变了,不若以前那般一板一眼,有时偶尔会露出小孩子的脾气,她更喜欢现在的他,因为她知道这才是他原本那最真实的一面。

严昊停下手上的动作,想到什么,抬眼往门口看去,玄关处的鞋架上边,一盏暗色的壁灯挂在墙上,没有很华美的外形,没有精湛的工艺制作,不炫目,也不吸人眼球。但是看着那壁灯,严昊的嘴角却不自觉的微微泛起笑意,那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幸福感觉,甜甜的很暖人心。

他还记得以前虽然和米佳沟通不多,那时候他工作很忙,也很拼,回家的时候往往总是已经半夜,但是不管多晚,回来的时候门口总是有一盏小黄灯亮着,很温暖很舒心,而米佳也总是在他打开门的同时已经从卧房里出来,穿着睡衣,脸上带着浅笑,上前接过他的公事包,替他换下穿了一天的西装外套,柔声在耳边问道:“吃过了吗,要不要我弄些夜宵。”语气不亲昵,却让人听了很舒心。

嘴角的笑意扩大了,看着那壁灯的目光缓缓的转向那个在一旁折叠衣服的小女人,她经问他说是什么时候爱上她的,他说不知道,但是现在回想他也许有些清楚了,在那看似平静无波的日子了,他对她一点一点的上心,她就像一个带着温暖的人,一点一点的将他的心温暖,他渴望那种被人在意和温暖着的感觉,从最初的渴望到喜欢再到爱上,这个过程不需要轰轰烈烈,却来得真实。

放下手中的衬衣,上前从身后拥抱住她,将头埋在她的颈间,吸取着她身上特有的味道,呢喃着出声:“老婆……”

已经很习惯严昊如此的突然‘袭击’,米佳并没有因为他这突然的动作而吓到,脸上的笑意依旧,手上的动作也依旧,随着米佳手上的动作,严昊拥着米佳的身体也随着摇晃着。

“怎么啦。”米佳随口问着,不一定需要什么答案,话音里还带着浓浓的笑意,她很享受这样的温馨时刻。

没有抬头,将头埋得更深了些,深深的再吸了口气,“我一点都不想搬。”闷闷的,带着些孩子气,严昊赌气的说道,“要不我们就不搬了,反正就多一个严然,我们可以把那间客房给改一下,改成严然的房间,你说好不好。”

将最后一件衣服折叠整齐,米佳微笑的转过身,一手圈着严昊的脖子,用手指点了点他的鼻子,朝他呶呶嘴,好笑的说道:“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

“知道什么?”严昊微蹙眉,没有明白她话里的意思。

“妈她是怕孤单,所以才要我们搬回去啊。”双手圈着他的脖子,米佳解释道。

“之前不好好的吗,也没见她孤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