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丽,到底发生什么事了?诶……你,你别推我啊。”什么都没有问清楚,人就已经被推上了出租车。

“师傅,去刚刚上车的地方。”门一关上,罗丽直接对司机说道。

“罗丽你干嘛啊,我还上班呢。”车子开动了,米佳有些急了,她的包包,手机可还全都放在楼上呢,再说现在办公室里一个人都没有,也不知道会不会有事。

“别吵,还不是因为帮你,无故关什么手机啊,要是去晚了,有人非杀了我不可。”罗丽没好气的白了米佳一眼。

“谁啊?还有,我们这是要去哪里?”现在米佳完全不知道是什么样一个状况,突然一个电话,突然别人这样推上了车,究竟去哪究竟要做什么她全都不知道。

“我们现在要去……”话还没有说完,包里的手机就响起来了,是莫怜萱来的电话。

“喂,怜萱,已经接到她了,我们五分钟后道,你让她们把服装什么的全都准备好,一到我们就马上化妆。”像是都不用去猜测对方会说什么,罗丽开口直接就说道。

怜萱?米佳狐疑的看着她,虽然莫怜萱好了之后曾经和她一起去喝茶同罗丽见过一次,不过也就那见过一次吧,她们两什么时候感情那么好了,还互相交互了电话。

“你和怜萱什么时候这么熟了啊?”见她挂了电话,米佳直接问道。

“哎呀,这个以后再说,我现在还要打电话。”说着直接按了几个数字键,电话没一会儿就通了,“喂,小崔,你那么怎么样了……行,我们这边抓紧一点的话也应该能赶上时间……好,知道了,到时候见吧。”

米佳有些傻眼的看着她,谁来告诉她现在这是什么状况!

车子缓缓在一家高级的婚纱摄影楼前停下,米佳有些傻眼的看看前面,转头又看看罗丽。

“哎呀,你就别看了,还的换礼服和化妆呢,再不抓紧点就真的赶不上时间了。”说着就把米佳直直的往里面推去。才一进门,莫怜萱面带微笑的同几个婚纱店的小姐已经在那里等着她了,见她进来忙的迎上前,没等她多问几个人围着她又是化妆又是做造型的风风火火的就行动起来了,罗丽和莫怜萱也一同坐到一旁做造型。中途米佳忍不住问道:“这……这到底是要做什么呀?”

身后几个帮忙她们做造型的女孩诡异的偷笑着,莫怜萱和罗丽更是默契的一口同声说,“秘密。”反正整件事就透着一股诡异,所有的人都怪怪的就是了。

礼服拿出来的时候,米佳一眼就喜欢上了,礼服是抹胸的款式,没有很多的花式点缀,上身简单的什么东西都没有,裙摆上点缀性的镶着许多的小颗小颗的水晶石,后摆拖的长长的。更神奇的是这礼服合适的没有一点的分差,不松不紧像是特地量身为她订做的似的。

待米佳换好衣服出来,莫怜萱和罗丽也已经换好衣服了,看着米佳,莫怜萱不禁赞叹道:“好美……”

“看来那家伙的眼光还真是不错。”罗丽小声的嘀咕着说道。

米佳自己倒是没有来得及好好照过镜子,就直接别罗丽和莫怜萱拖出了门,身后新娘秘书还忙不迭的拉起米佳礼服的后摆,就怕这么完美漂亮的礼服给拖坏了。门外早已经有辆婚车停在那里,是豪气的林肯加长,车头一对喜庆的婚礼娃娃幸福的相拥在一起,一切看上去都是如此的美好。米佳看着这一切,心里已经隐隐有些猜到什么,但是这一切都是真的吗,为什么她有点像在做梦的感觉。

车上,米佳傻傻的问道:“你们确定我不是在做梦吗?”感觉好不真实。

“你是在做梦的,还是个美梦。”莫怜萱揶揄的说道。

当司机说到了的时候米佳的心情突然紧张起来,紧紧的抓着莫怜萱和罗丽的手,脸色有些无措。

莫怜萱和罗丽相视笑开了,罗丽不客气的数落道:“都是一起生活四年了,你还当是大姑娘上花轿头一会呢?”

米佳由莫怜萱和罗丽扶着下了车,才一下车严然穿着像个小绅士似的拉这一个年纪比他小的一小美女两人满脸欢笑的朝她走来,接过新娘秘书抓着的裙摆,红毯一直由教堂里铺设到路边,一切都是那么的庄严而又神圣。莫怜萱将之前准备好的花球递过去给她,小声在她耳边说道:“他在等你呢,快进去吧。”

米佳深深的做了个深呼吸,捧着花球朝教堂里走去。严然和小美女在身后拉着后摆,莫怜萱和罗丽跟在最后。

里面严昊气宇轩昂的站在那里,眼睛紧紧的盯着教堂的大门,结婚进行曲已经开始播放,也就是说米佳她们已经来到,脸上的笑容不减,但是他很清楚自己心里有多么的紧张。

打门缓缓被打开,米佳出现在大家的视线里,在场的有她在新雅的同事,也有她现在在的会计事务所里的同事,还有宇扬建筑的一大一部分员工,还有几个严昊特意邀请过来的报社记者。但是此时她眼里看不到任何人,直直的盯着正前方那个英俊挺拔的男子,仿佛全世界都只有他,慢慢的一步一步的往前走去,面带着微笑,此刻她忘却了紧张,忘却了害怕,有一道声音,清晰明确的告诉她,往前走去,朝那个男人走去。

当神父宣布说他们结成夫妻,严昊低头亲吻着他的新娘,低声在她耳边说道:“我爱你,我的妻子。”

脸上那抹红韵是掩饰不住的,幸福的表情洋溢着,承接住他那爱恋的吻,抵着他的唇畔喃声说道:“我也爱你,我的丈夫。”

一切就如严昊计划的那样完美,他们在所有人的祝福中,牧师神圣的宣誓下,他们成了夫妻,他向全世界宣告这是她的妻子,他还给她一个早在四年前就该给她的婚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