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然看了看于芬芳,又转头看了看米佳,像是在确定什么。

米佳微笑的冲严然点点头,像是在鼓励着他什么。

严然怯怯看向于芬芳,小小声的开口,说道:“奶奶好。”

于芬芳心里咯噔了下,顿了顿,冷声开口道:“都坐下来吃饭吧。”她掩饰的很好,只是一双紧紧握着的手出卖了她的紧张心情。

饭后严昊和于芬芳坐在客厅里聊着天,米佳帮忙着管家阿姨收拾着,严然安静的跟在米佳身后。

“最近公司怎么样。”于芬芳随口问道。

“还不错,不过最近房价开始有些波动,估计新的成品房开盘要挪后一段时间了。”前段时间由于莫怜萱车祸的事对莫氏的股票有一定的影响,两家现在是合作伙伴自然也有点影响,不过这段时间股价也都已经开始回升了,加上这段时间外面炒房炒的厉害,政府也出了一系列的政策下来,所以前几天和莫振勋商量了一下,最终决定把正式开盘售楼定在了明年开春。

“嗯,这样也好,你也多点时间陪陪米佳。”于芬芳点点头。

“妈,你现在对米佳比对我还好哈。”严昊笑着说道,想当初他还记得母亲有多么不满意米佳,为此当初没少找米佳的麻烦,而且好几次和父亲就他的婚姻问题吵过嘴。

“你妈我心里跟明镜似的,米佳这个媳妇怎么样我心里清楚得很,我可告诉你,你以后要是敢对不起米佳,我绝对不会轻饶你,你是我儿子也照不包庇。”于芬芳看着她,略带着威胁的口气。

严昊笑了,保证的说道:“你放心吧,我绝对不会。”

两人相视笑了,笑过之后,于芬芳不禁有些感叹的说道:“唉,想想时间过得可真快,你都三十四了,结婚都快四年了,对了,下个月你和米佳结婚就满四年了吧?”

“嗯。”严昊微笑着点点头,关于那天,他早有安排了。

“那你这次可要带米佳出去好好转转,当初也有够委屈米佳的,没婚礼没蜜月的,这次就好好补偿补偿她吧。”

严昊微笑,没有说话。

“你们在说什么呢。”米佳端着水果带着严然过来,笑着问道。

“妈问你什么时候给她生个大胖孙子给他。”拉过米佳让她在自己的身边坐下。

米佳脸一下通红,赌气的推了推严昊,愣是不敢去看于芬芳。

于芬芳看着米佳如此,乐了,笑着附和着严昊说道:“对,你们都老大不小了,给我好好抓紧点时间,给我赶赶进度。”

“妈……”米佳觉得自己都快没脸见人了,使劲的掐了下严昊。

严昊吃痛,强忍着笑意一本正经的说道:“那个……那个妈说得对,我们是该好好赶赶进度了。”

“严昊。”米佳嗔怒的看着他,起身说道:“我……我还是去帮管家阿姨吧。”说完逃也似的离开了。严然还搞不u清楚现在是什么状况,但是看着米佳离开,也跟着她屁股后面离开了。

知子莫若母,于芬芳看了看米佳,又转头看了看严昊,嘴角上倾,问道:“有什么事不能让米佳知道的啊?明知道米佳脸皮薄,故意说这些较露骨的话让米佳离开。”

“没什么。”看着离去的米佳,严昊淡笑不语。

于芬芳挑眉,诡异的问道:“想好怎么庆祝你们的结婚周年了?”

严昊看了看母亲,嘴角的笑意不减,说道:“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见他如此,于芬芳也没有再多问什么。如此看来他都已经安排好了,那也就不用她来多担心什么了,于芬芳心里暗忖道。

八月,对于上海还是酷暑,人们长说闷热的天气总是容易让人烦躁生气,但是今天格外的阴凉,米佳还是生气的嘟着张嘴,原因很简单,因为有人惹她不高兴了,而且还是很不高兴。昨晚临睡前她问严昊今天有没有空,晚上陪她出去一起吃个饭,他们已经很久没有一起出去吃饭了。可是那家伙竟然想都没想就拒绝了,说今天有事,很重要晚上不能陪她吃饭了,然后一沾到枕头没几分钟就给睡着了……她差点没有气背过去,她没事才不会撒娇要他陪呢,用脚趾头想想也知道突然叫他一起吃饭肯定是有重要的事才是,他那家伙竟然想都不想就给拒绝了,他也不想想,今天可是他们结婚四周年的纪念日诶,当初没有给她一个梦幻的婚礼也就算了,竟然还不好好记着他们当初结婚的日子,真是气死她了。

真是越想越不u开心,米佳重重的合上手里的文件夹,环顾一周,也没见一个同事,说也奇怪,今天都快九点多了,他们怎么还没有人过来。

才这样想着,桌上的电话突然响起,吓了她一跳。如此大的空间只有她一个人,电话这样无预警的响起,还真的是有些吓人的。

定了定神,才接起电话,“喂?”

“米佳,你怎么不开手机,我打了好多全都进了你的留言信箱。”才接起电话,罗丽劈头就说道。

“呃……”由于不高兴某人把这么重要的日子给忘了,早上米佳特地把手机给关了,免得某人突然想起什么给她打电话,哼,她才不接了呢。没想到没等到某人的电话,到是等来了罗丽这个八卦婆的电话来着,乌黑的大眼转了转,避开她的话题,反问道:“你找我有事吗?”

“哎呀,你赶紧下来,我正在你公司楼下呢。”说完直接挂了电话。没时间同她多说,那边人都准备的差不过了,就差她着主角了,现在还得带她去化妆换礼服,可没有多余的时间同她浪费。

米佳愣愣的看着电话,心想,究竟是什么事呀,罗丽这么急。没有多想,起身急急的朝电梯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