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你和莫振勋……”米佳想说什么,却被莫怜萱打断了。

“哎呀,不说我哥了,早上可萱和张杨一起过来的,你找可萱谈过了?”转开她的话题,莫怜萱问道。

“嗯,他们彼此相爱着的,只是有些误会,说开了就好了。”米佳淡笑着说道。有些事就让他们自己去说明白吧,况且怜萱的这事也不是她这个外人好多说什么的,一切就看他们的缘分吧。

白琳直接被警方拘留了,苏雪由于犯案当时精神状态有问题,警方无法去追究其的刑事责任,但是经研究决定,警方将苏雪直接送进了精神病院,主治的医生还是许医生,许医生说她的病情相较于之前,似乎又严重了些。

隔着铁窗白琳和严昊这样面对面的坐着,头发有些蓬乱,脸色也有些苍白,双眼无神呆滞着,身上穿着着橙黄色的囚服,白琳整个人看起来一下苍老了许多,整个人更是有些狼狈。

“看着我这样,你很得意吧。”看着严昊,白琳冷嘲道,那呆滞的眼神里透露出了些幽怨。

“没有。”严昊淡淡的吐出两个字,没什么好得意的,看她们这样本来就不是他想要的,如果可以他很想帮她们一把,但是事与愿违,既然犯了法,犯了错,那么她们就要为自己的行为去负责,姑息和纵容只会放纵她们的错误越来越大。

“呵呵,是吗?”白琳冷笑着说道:“你今天来不就是想看我的狼狈样嘛,好啊,现在看到了吧,我这样够狼狈了吧,你应该很满意了吧。”

严昊看着她,没有说话,他知道他说什么白琳都不会相信,既然这样,那他也没必要多费口舌。

“严昊,你真卑鄙,既然根本就不想对我姐负责,你又何必假惺惺的说要帮她,到头来你还不是厌烦她,要不是你这么久没有来看她,她又怎么会偏激到去想杀米佳,那警察就不会找上门来,那我也不会现在被关在这个鬼地方。”白琳说着,言语里有些激动。

“你总是想把责任全都推给别人,有时候你该学着从自己的身上找原因,如果当初你没有伙同姚敏去动那笔款,你也不会有今天。”严昊淡漠的说道。

“我为何会去动那笔款,呵呵。”白琳冷笑,笑过之后双目一敛,阴狠的瞪着他,说道:“如果没有当初你的绝情,我们姐妹俩也不会落到今天这般田地。”心里越是想越是气,咬牙切齿的说道:“你会有报应的,你会有报应的严昊,会有的……”

闭了闭眼睛,长叹了口气,说道:“我今天来不是听你说这些的,我今天来主要是想跟你谈谈严然的事。”现在严然失忆了,对过去的一切毫无记忆,这未尝对他不是一个先的开始,既然想给严然一个新的开始,决定收养他,那么必须将他的监护权从白琳的手里转过来。

“然然……”这几天她一直都在适应监狱里的生活,一直在想苏雪和自己的事,要不是今天严昊提起,她几乎忘了还有严然的存在,忙问道:“然然,然然怎么了?”

“那天你没有去接他,他独自一个人回来,过马路的时候不小心出了车祸。”严昊简单的同她说了下事情的经过,她有权利知道。

“怎么会。”白琳惊呼,激动的站起了身。

“28号,坐下。”狱警严厉的训斥道。

悻悻然的坐下,看着严昊,问道:“那……那然然他,没事吧?”

“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不过他……”

“不过什么?”白琳紧张的问道。

“医生说车祸的时候他的头部受到重创,他失忆了,对于之前的事他全都没有印象了,包括……你。”

像是泄了气般瘫坐在凳子上,然然不记得她的,然然失忆了……

“其实这对他来说未必不是一件好事,他可以从新开始新的生活。”严昊继续说道:“我和米佳商量过了,我们想收养严然,今天来主要是想通知你一声,顺便请你把严然的监护权转交给我们,而且以你和苏雪现在这样的状况根本没有能力去照顾严然什么,我可以哦像你保证,我们会好好待严然。”

白琳仰靠在椅背上,痛苦的闭着眼睛,她知道她现在这样更不就什么都给不了然然。

看着她如此,严昊又开口道:“你可以好好想想,如果坚决不同意这样做的话,严然会被送到福利机构去,而且你放心,毕竟严然是严家的孩子,我们会好好待他,给他最好的教育。”

白琳紧握着双手,内心像是在挣扎着什么。

见她不语,严昊认为她需要时间,“你考虑一下吧,我过几天再来。”说完起身准备离开。

“我同意。”身后幽幽的传来白琳的声音。

严昊讶然的看着她,有些意外她会如此轻易的就同意了。

“我同意,然然的监护权我同意给你。”像他说的,其实严然失忆了未尝不是件好事,起码他可以忘了之前那些并不快乐的童年,到严家她相信他会生活得更好,如果这样对他好,那就这样吧,毕竟自己现在这样什么都给不了严然,甚至连最起码的关心都做不到了。

“你……”严昊想说什么,却又不知道可以说什么。

“严然之前过得并不好,请你……请你以后好好待他吧。”白琳有些困难的说道,说完起身直接随着狱警回去了。

严昊带着米佳连同严然一起回了严家的大宅,在回来之前严昊和米佳就一同回来过,将当初的误会解释清楚,顺便明里暗里的讲了严然的事,刚开始的时候于芬芳的态度很坚决,坚持反对他们收养严然,她反应会如此之大也实属正常,严然的存在就如同时时刻刻的提醒着她严宇扬当初背叛的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