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是已经放下苏雪了吗?那你为何还要去介意严然是不是苏雪的而只是,况且你也很清楚当年爸爸他那也是无意中才犯得错,他甚至连自己都不知道他还有个儿子,既然这样你为何不能放开了心去接受严然,况且他还只是个孩子。”米佳伸手拉住他的,逼迫他看着自己的眼睛,“而且我也相信我们把这些都同妈妈讲,妈妈会理解的。”

严昊不语,眉头锁得紧紧的。

米佳继续说道:“其实我觉得严然现在失忆了正好,是老天给我们机会,我不知道平时白琳和苏雪都对他灌输了些什么,但是之前他对我们是明显存在这敌意的,现在失忆了也好,我们可以重新开始,让他去接受我们。”

“真的可以吗?”严昊问道,语气有着不确定。

“可以的,你也心里不放心他,你做不到把他送到福利院的。”米佳知道,他不是个冷情的人。

严昊抱着米佳,紧紧的拥抱着,在她耳边说道:“谢谢你。”

米佳没有说话,嘴角弯着一到好看的弧度,回抱住他,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背,两人就这样安静的抱了好一会儿,才一起回了严然的病房。

————

莫怜萱在昏迷后第五天的时候终于慢慢转醒过来。

眼睛还有些吃力,口很干,她想说话却有些困难,莫怜萱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她记得自己在黑暗中走了好久,周围很黑,她也很害怕,她想叫却一点也叫不出声,她可以感觉到周围有个声音一直在跟她说着话,可是她回头什么都看不见。努力的睁开了眼睛,视线还有些模糊,她觉得腰好像有些疼,背也是,好像全身都泛着疼痛。她还记得当时她和米佳一起出来,还没有走到车子边,人行道上突然冲来了一辆车子,那车速相当快,本能的她将米佳推开,然后只感觉被什么东西重重的一撞,自己被弹飞在半空中,那飞翔在控制的感觉也就仅仅一瞬间,重重的落地还没有来得及感觉那落地时的疼痛,然后眼前一黑她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等适应了这房间里的光线,试着想抬起手来,好重,像是被什么东西压着。眼睛缓缓下移她的手正被另一只打手握着,床边莫振勋靠在床沿睡着了,脸色好像有些憔悴,下巴上那冒出来的胡渣像是好几天没有清理了。他一直在这里吗?那个一直跟她说话的声音是他吗?莫怜萱在心里这样低低的问着自己。

怜萱的轻微触动碰醒了睡得并不深的莫振勋,惺忪的睁开眼睛,正好对上莫怜萱的眼,微愣着,有些意外有些不敢相信,小声切不确定的唤道:“怜萱?”

莫怜萱轻轻的扯了扯嘴角,困难的简单的发炎,“哥……”

她的声音还很干涩,有些无力还很虚弱,但是莫振勋却是听的清清楚楚了,脸上露出了这几天来难得的笑脸,有些激动的拉着她的手放在自己的嘴边亲吻着,眼里闪烁着激动的泪花,嘴里不停的念叨着,“你醒了……你终于醒了,醒了……”

“哥……咳咳……”莫怜萱想问现在是什么时候了?她睡了多久?米佳有没有事?有好多好多的问题想要问他,但是由于长时间的没有进食和补充水份让她想开口说话变得异常的吃力。

莫振勋紧张的连忙给她倒了被水,喂她喝下,然后使劲的按了按床头的按铃。

听到怜萱醒过来的消息米佳几乎乐疯了,看着她好好的面带着微笑坐在床上看着她,米佳有一种说不出的感动,心里不断重复着告诉自己,怜萱终于醒过来了。

“米佳……”莫怜萱微微还有些吃力,但是比起之前要好许多了。

“你醒了就好,醒了就好……”米佳在她身边坐下,拉着她的手,说话有些激动,眼泪总是这样不自觉的掉落下来。“你睡了整整5天,吓死我们了。”

“对不起……”让他们担心了。

“要说对不起的也该是我,要不是我,你也不会……”想到这个,米佳就有说不出的自责个愧疚。

“如果换做是你,你也会这么做的。”莫怜萱笃定的说道,“你看,我现在不好好的吗。”

米佳用力的点点头,上前拥抱了下她,说道:“谢谢你,怜萱。”

“好了,不要说那么多话,医生说你要好好休息。”一旁的莫振勋开口说道,毕竟刚刚醒过来,他担心说太多怜萱的身体会吃不消。

“哥,你回去吧,米佳在这里陪我,让我们说说悄悄话,而且等一下妈妈也会过来。”他憔悴的让人有些心疼,听妈妈说这几天他一直都守在医院里,几乎连家都没有回去过,她想让他回去好好睡一觉。

“我在这里陪你。”莫振勋坚持。

“你看看你那胡子,长得我都快认不出你了,你回去好好整理下,明天再来。不然就不要进这房间,我才不要看见一个山顶洞人在我面前晃来晃去呢。”莫怜萱故意放下脸色,不悦的说道。

摸了摸自己那长满了胡渣的下巴,莫振勋皱了皱眉头,“真要回去?”

莫怜萱严肃的点点头,态度相当的坚决。

“那……那好吧,你别说太久,等一下就躺下去好好休息,我晚上再过来。”莫振勋妥协。

“晚上不要过来了,晚上待家里好好睡一觉。”

没有去理会,转头对米佳说道:“你帮我看着她,别让她说太多话。”

米佳诡异的看了看他,又转头看了看莫怜萱,微笑着,点点头,说道:“我会的。”

待莫振勋离开,米佳看着莫怜萱,说道:“你出事昏迷这些天,他寸步没有离开过。”

“他从小就很疼我。”莫怜萱面带着笑,只是笑容里有着份淡淡的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