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警官们几人交换了个眼神,虽然不明白她为何突然就如此,但是还是抓紧找人要紧,吩咐下去,“你们到处找找,看看苏雪有没有在这里。”

“是。”众人一口同声道,然后分散开来一个一个房间的找去。

见他们往苏雪的房间走去,白琳突然跑去挡在门口,死都不让他们进去,紧张的说道:“不是我姐,不是她,她不在,你们找错人了,你们找错人了……走,离开我家……”

见状大家就更是都明白了,拉开她,直接撞门进去,苏雪还一脸无辜的坐在地上,看见他们进来,淡淡的皱了皱眉,目光又重新回到了手里的报纸上去。

“把人带走。”陈警官厉声说道,两个年轻的警员直接上前架着苏雪就要往门外走去。

“你们干嘛……放开我,放开……”苏雪挣扎着想要挣脱开他们的钳制,但是这些都是徒劳无功的。

离开之前,陈警官转头若有所思的认真的看了眼白琳,最后皱着眉头离开。

苏雪被带走了,白琳一下慌乱了,本以为他们是来抓自己的,却没想到把苏雪带走了,昨天苏雪到底去做了什么,那起车祸真的是她做的吗?她不知道,她好乱,真的好乱。

大结局(下

严昊接到了白琳的电话,说是苏雪被警察带走了,而就在他赶去的路上,陈警官那边的电话也打来了,说是肇事者已经逮捕归案了,要他前去认一下人,而那人就是苏雪。严昊感觉自己的脑袋一下就嗡的被炸开了,肇事逃逸的是苏雪,也就是说那个开车预谋想撞死米佳的人就是苏雪。手紧紧的抓着方向盘,眼里有痛苦,更多的是愤怒,苏雪她凭什么,凭什么这么做。

重重的踩着油门,全速往警察局开去。

“昨天中午11点左右你在哪里?做了什么?”拿着笔录,一女警严厉的问道。

“放我出去,放开我……”苏雪挣扎着,狂叫着,为了防止她逃走,警官们特意将她的手用手铐固定在凳子上。

砰的一声门被打开了,门口严昊面带着怒气狠狠的瞪向苏雪。

见到严昊过来,苏雪整个人欢喜起来,“昊……你来啦,你来看我啦,昊我好想你啊,昊……”嚷嚷着就想向严昊跑去,却无奈手被束缚着,委屈着一章小脸,可怜兮兮的说道:“昊,他们好坏,他们都欺负我……”说着豆大的泪珠就这样掉了下来,旁边的警务人员有些看傻了眼睛,这女人,他们怎么看着总觉得有些不正常啊!

如果是以前,严昊可能会怜惜她同情她,但是现在,对她初了憎恨还是憎恨,甚至就连当初亲眼看见那个男人躺在她床上的时候都没有现在来的愤怒,上前,抓着她的肩膀,眼里充满了愤怒的火焰,那散发出来的热度几乎能将人灼伤,朝她怒吼着说道:“你想杀了米佳,你竟然想杀了米佳,凭什么,你凭什么这么做,啊。”严昊动,抓着苏雪的力道也不断的在加重着,手上的指甲陷入到她手臂的肉里。只要一想到苏雪竟然开车要去撞死米佳,光是想这样他都要疯了。

严昊抓疼了她,苏雪苦着脸,“昊……疼……”

“我告诉你苏雪,米佳是我的妻子,我爱她,如果你伤了她一分一毫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说完狠狠的将她摔坐到凳子上。

听到米佳,苏雪突然又发起疯来,坐到凳子上表情诡异的说道:“米佳该死,那个坏女人该死,谁让她和我抢,你是我的,你是我的……”说着就有些激动起来。

“我不是你的,从来就不是,对你我之前是有愧疚,是有同情,但是现在什么都没了,我不会去同情一个想谋杀我妻子的人。”

“你是我的,你就是我的,昊……我那么爱你,你为什么就不要我呢……不要不要我,回到我身边好不好,我真的好爱好爱你……”苏雪哭着,伸手想要去抓住严昊。

在场的警务人员算是明白了些头绪,看来苏雪的动机算是明白了,现在人证物证也算齐全了,没想到这起案子会如此的顺利,只是这苏雪他们总感觉有些不正常。

“严昊,你这个王八蛋,你非要这样刺激她吗,你知道她有病的。”白琳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赶过来了,严昊刚才和苏雪的对话也全数落到了她的耳中,护姐心切,直冲上前就要对他拳打脚踢的,嘴里还不停的咒骂着,“你他妈的就是混蛋,我姐姐如此爱你,你竟然这样对她,王八蛋,看看你都把她还成什么样了,要不是你她会弄成现在这样吗?王八蛋,混蛋,你就是不得好死……”

场面有些混乱,以避免场面更加混乱,警务人员忙的上前将白琳和严昊拉开。

“我说你够了白琳,我欠她什么了,我告诉你我什么都并不欠你们的,什么都不欠……”严昊真的是被惹火了,光是想到米佳就样走在路上,竟然有辆车开过来要致她于死地,这些想想都让人毛骨悚然。

“你这混蛋,到现在这个时候你还想推卸责任。”白琳怒目圆睁,表情开始狰狞得有些扭曲了。

“责任,什么责任,她弄成现在这样是我的责任吗,如果当初她自己没有想不开,她至于会走上那条道路吗?而且,你是她妹妹,那个生病躺在床上的人是你的父亲,请问你当时又做了什么,你那个时候又是在那里?凭什么现在要她成为我的责任,凭什么要我替你负担你们的过错。”严昊怒吼着,额头的青筋因为激动整个显现出来,看着有些吓人。

“你……”白琳知道他说得没错,但是她就是逃避,她懊悔自己没有早些找到苏雪,没有在父亲最困难的时候留在他身边,这些自责和懊悔几乎要把她逼到绝境,她真的有些无法承受了,所以她转移,把这些责任全都转移到严昊身上,为的就是让自己能够好过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