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辆着昨天中午的时候在斜士路那里发生了车祸,最后逃逸离开了,所以请你把那租车人的信息给我们一下,以便我们的工作调查。”陈警官严肃的说道。

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招待小姐连连点头,在电脑里调出资料打印出来,连同着当事人的身份证一同交给了他们。

“苏雪……”看着手里的身边证,陈警官喃喃低语,身份证上是一个看上去还比较年轻的女子。然后厉声吩咐下去说道:“那我们去这个苏雪那里走一趟吧。”

——————

“据本台记者报道,昨天中午在斜士路段发生车祸,莫氏集团千金莫氏现任总经理莫怜萱被当场撞倒,根据现场拍摄回来电的照片显示这起事故是较为严重的,据现记者最新回来的消息,莫怜萱目前在还在医院昏迷中,莫家的人对此一律不做任何回应,在此我们也祝福莫怜萱能早日康复。接下来我们看……”电视里东方台播放着新闻,对昨天莫怜萱的车祸做了简单的报道。

白琳眼尖的发现电视画面里出现了米佳的脸,想来昨天的车祸米佳也在场,所以严昊接到电话就急忙赶过去了吧。不过这些都与她无关,还好昨天苏雪自己回来了。按掉电视起身准备去看看独自待在房间里的苏雪。

才推门进去就看见苏雪一脸呆滞的坐在地上,手里还拿着之前一篇关于严昊的报道。

“姐姐……”白琳轻声唤道,这几天苏雪相较于之前要安静了许多,虽然还会拿着有关严昊的剪报傻看着,但是像之前那样突然发疯的状况越来越少了,她不知道这样算不算是一个好的想象,但是她琢磨着什么时候要带苏雪去给许医生复诊一下,确定她的病情是否有好转,如果有好转的话,她还是要琢磨着离开上海的。

苏雪回过神,嘟着个嘴不高兴的说道:“我好久没有见到严昊了,他是不是不要我了?”

“没有,他很忙,我昨天打电话给他了,他最近出差去了,所以才没有过来看你。”对于这样的轻哄她的谎言白琳算是驾轻就熟了,说得极为的自然。

“我好想他……”苏雪看着手里的报纸,一脸委屈的说道,那表情煞是惹人怜惜。

“放心吧,他回来就会过来看你了。”摸了摸她的头,白琳宽慰她说道,心里则想的是不管怎么样也要让严昊过来看一看苏雪。

“嗯。”苏雪点头,歪着头有些诡异的说道:“他回来就会来找我的,那个坏女人被我撞死了,再也不能和我抢严昊了。”说着傻傻的笑了,“严昊回来就就会来找我了,呵呵……”

“姐,你……说什么呢?”白琳疑惑着,有些不明白苏雪自言自语的说些什么。

苏雪抓着她的肩膀,兴奋的说道:“你知道吗?那个坏女人死了,被我撞死了,呵呵……严昊以后是我的了……呵呵……”

白琳眉头皱得更深了些,还想问什么,门铃却在这个时候不适宜的响起了,顾不上太多,急急的跑去先开了门,开了门之后看见门口站着的人,白琳有些傻住了,门口陈警官带着几个警察站着。

白琳一个心虚,狠狠的将门关上,他们来了,他们是来抓她的,躲了这么久还是没有躲过。心里慌乱的想着,紧紧得抵着门口,整个人也开始有些发抖。

“砰砰砰……”外面陈警官等人狠命的敲着门,高声喊道:“开门,再不开门我们就撞进去了,开门……”他们是来找苏雪了,开门的不是苏雪,却一见到他们马上关上了门,这么看来应该是不会有错了。

白琳抵着门板,紧张的咬着手指甲,“怎么办……怎么办……”低低的一遍有一遍的问着自己。

门外又传来他们的叫喊声,“我数到三,你再不开门我们就真的撞进去了。一、二……”

三字还没有出口,白琳主动开了门让他们进来。

“你关门做什么,是做了什么亏心事吗。”陈警官看着她严厉的说道。

白琳低着头,不说话,心想着反正已经被他们逮到了,她也已经无话可说了。

见她没有说话,陈警官又问道:“苏雪在那里?”

白琳猛的一抬头,有些意外的看着他,他们不是来找她的吗,怎么问苏雪呢?

见她许久没有开口,一个年轻气盛的警官厉声问道:“问你话呢,苏雪到底在那里?”

“你……你们找苏雪做什么?”白琳紧张的问道,不明白他们为何来找苏雪。

陈警官将苏雪的身份证递上前,问道:“这人你认识吧,她和你是什么关系?”

“呃……我姐的身份证怎么在你着?”接过身份证,白琳奇怪的问道。

“我们怀疑你姐姐也就是苏雪和一车祸案有关,她现在在哪里,我们有些话要问她。”

“怎么,怎么可能,我姐姐她怎么可能会和车祸案有关系,不可能的,你们一定弄错了。”白琳反驳道,摆明了不相信他们所说的一切。

“车子我们已经在楼下找到了,而且我们也已经去过汽车租赁公司了,身份证也是他们那边提供过来的,我们有足够的证据怀疑昨天的车祸事后逃逸的肇事者就是你姐姐苏雪,请你带我们去见她,如果真的与她无关我们自然不会乱抓人的。”

“不可能的,这要是正常人还好,我姐她……”突然想到什么,刚刚苏雪说‘那个坏女人被我撞死了,再也不能和我抢严昊了。’她还说‘你知道吗?那个坏女人死了,被我撞死了,呵呵……严昊以后是我的了。’而且她昨天跑出去了一天。白琳摇着头,嘴里不停的嘀咕着说道:“不会的,不会的,她怎么会……”说着说着就哭出了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