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门进去,让米佳先坐到可他的沙发上,严昊先将粥盛放到碗里,将小菜等全都装碟盛好摆放到餐桌上,待一切都准备好之后,再拉着米佳一同往餐厅走去。

米佳机械的舀着勺子,一口一口的往嘴里喂着。严昊心疼的看着如此的米佳,伸手握住她的,“别这样米佳,你这样让我好心疼。”

米佳愣愣的看着他,眼里不自觉的闪着泪水。

“怜萱她会好的,这不是你的错,不是。”知道她现在心里在想着什么,严昊也只能这样安慰着。

米佳摇着头,抽泣着道:“不是……是我,是我的错,不是我怜萱她现在也不会躺在医院里,你说我怎么这么坏,当初爸爸也是因为我才闯了红灯,现在怜萱她……”

“不是的,是意外,一切都是意外,你不想,我们大家都不想的。”严昊绕过桌子,坐到她的身边,为她轻拭着脸上的泪水。

“莫振勋说得没错,就是因为我,怜萱不该救我的,应该让我被那车子撞的,现在躺在那的人应该是我才是,应该是我的,是我害了怜萱,是我害了她……”

严昊板过她的身子,迫使她于自己面对面,带着怒气,朝她吼道:“我不许你这样说,不许。你要是真的有事你要我该怎么办,你要我怎么办。”如果她真的有事,他会发疯的。

米佳看着眼前这个有些发狂的男人,放声哭了出来,“昊……怎么办,怎么办,怜萱她还躺在医院里……”

严昊怜惜的将她搂进自己的怀里,眼眶也开始有些泛红,疼惜的轻抚着她那秀发,不停的告诉她说,“没事的,会没事的,怜萱她一定会好起来的,会好起来的……”

靠在他怀里,米佳一直哭一直哭,她知道严昊在安慰她,她也希望严昊说的都是真的,可是心里还是隐隐的不能安心。

将哭累了睡着的米佳抱到床上,严昊一个人躲到书房里,将门关严,没有开灯,摸索的从抽屉里拿出他之前准备的烟,打火点燃,深深的吸上一口,浓郁的烟味一下在整个房间内弥漫开来。

警方说不是一般的车祸事故,那究竟是谁想如此致米佳于死地,以米佳那样温和的性子,应该不会同什么人有如此深仇大恨才是,可是为何……也许明天他该去一趟警察局,如果真的像警方说的那样,那这肇事者一天没有落网他一天不能安心。

第二天一早米佳自动醒来,一起来就说要到医院里看看,严昊没有阻止,换了身衣服直接把她送到医院里去。自己则直接去了警察局。

“警察同志,案子有什么进展了吗?”严昊进门直接开口问道。

一为中年干警抬头看了看严昊,说道:“你来得正好,本还想去找你们。”

“是案子有什么进展了吗?”严昊急切的问道。

“你先别急,没这么快,但是有些线索了。”让严昊先坐下,然后倒了杯水给他。

“什么线索?”现在严昊关心最多的还是案子的事。

陈警官将早上电脑部刚彩印出来的一组照片递给严昊,解释说道:“这是刚才电脑部刚刚从那路边的监控上截图下来打印出来的照片,通过这组照片我们略微可以看清楚当时在开车的是一个女人,你看看是否是你们认得的人。”

严昊拿过照片,那照片经过放大,基本已经有些失真了,看起来整个有些模糊,而且那的女人当时是坐在车里的,透过车窗去照本来就不是很清晰,严昊皱着眉头,看了半天也没有具体看出个所以然来。

“可以认出来吗?是你们所熟识的人吗?”陈警官问道。

严昊摇摇头,说道:“太模糊了,看不太清楚。”不过放远了看到觉得这一身影多少有些熟悉,但是却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陈警官点点头,照片确实是迷糊了些,这样要他认人确实有些强人所难,长叹一声,说道:“那也只能从这车辆信息入手了。”就怕有人有心预谋这起案子,连这车牌也很有可能是伪造的,如果真是这样,那这案子也有些棘手了,毕竟案发的时候还是上班时间,当时周边的目击者并不多,而且那肇事车子出事之后在第一时间就逃离了,如果这车牌是事先准备好的,那么这条线索就可以由此就断了。“你在仔细看看,真的没有一点印象吗?”

严昊再认真的看了会儿,还是摇摇头,说道:“真的没什么印象,而且我太太她的交际范围本来就不大,而且她的性格温和,我想不出会有谁和她有如此的深仇大恨,陈警官,你真的确认这起事故不简单吗?”到现在严昊还是有些无法相信有人要故意开车撞米佳,想致她于死地。

“以我干了二十多年的警察,我可以肯定这起案子绝不简单。”陈警官肯定的说道。

严昊的手紧紧的握成了拳,重重的吸了口气,转头对着陈警官认真的说道:“那就拜托您的了,有什么消息请第一时间通知我。”

严昊从警察局里出来,虽然看不清楚那照片里的脸,但是他总觉得那照片里的女人有种很熟悉的感觉,说不上来的熟悉感。

当严昊再回到医院的时候,医生正在莫怜萱的病房里进去抢救。莫怜萱早上的时候突然发起高烧,心肺功能也开始下降,还好护士即使发现,现在医生正在进去抢救。病房外面也有些乱,莫氏夫妇,莫可萱和张杨,几乎都到场了,每个人的脸上都是带着紧张和担忧,莫振勋握紧着拳头,眼睛直直的盯着病房里,米佳一个人一脸担心的坐在长椅上,左手纠结的抓着右手。

严昊上前将米佳拥进怀里,他可以感受到米佳的身体轻微的在颤抖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