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可萱看着米佳,有些语塞,不可否认这段时间张杨对她真的很好,很细心很照顾,那看她的眼神也是带着前所未有的柔情,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她才说服自己说可以和他重新开始,可是他真的能忘了米佳吗?她没有把握也没有那份自信。

见她不语米佳继续劝说道:“前段时间我看他心情不错,问他有什么事这么高兴的,他满脸都是微笑的跟我说你同意和他重新开始了,他还说这次会好好的珍惜,他说这些的时候眉宇间透露出来的都是最真挚最自然的情感,我看得出来他说的都是真的,他回到你身边一定不仅仅是因为孩子,更多的是他知道他心里也是爱你的。”

莫可萱看着她,有些不确定,还着怀疑,问道:“你说的……都是真的?”

米佳伸手握着她的,转头看看不远处站着的两个男人,“你看看他现在,和之前简直就是一个天堂,一个地狱,这样你还不相信他是爱你的吗?”

莫可萱转头看看张杨,她当然知道他这几天憔悴了许多,但是他真的像米佳说的这样吗?摇摇头,“我不知道……”

“我当初和严昊结婚一点都没有爱,如今这个男人却是我这一辈子的爱和依靠。”米佳坚定的说道。

“你……”莫可萱有些讶然的看着她,不知道该说什么。

米佳淡淡的笑了笑,开口说道:“也许你不知道,当初毕业那天张杨和我说分手,在我还没来得及为我那无疾而终的初恋悼念悲痛的时候我接到了我父亲的死讯,那时候我的天好像一下子就崩塌了,快的让人根本就毫无时间去准备,而撞死我父亲的正是我后来公公的车子。”

“天哪,怎么会……”莫可萱有些惊呼的说道,这太让人难以置信了。

“当时我公公正从机场回来,我父亲为了赶着去参加我的毕业典礼,不惜闯了红灯,悲剧就那样发生了。我知道这事并不怪我公公他们,那时候我更多的是自己内心的自责,因为要不是为了我,也许我父亲也不会……”虽然这件事她已经看淡看开了,但是再次说起还是有一种忍不住想要落泪的感觉。抬头看了看天,夏天的夜晚总是能看到很多很耀眼的星星,今天也不例外。

“当初我公公为了补偿我,所以提议让我嫁给严昊,严昊是在被逼不情愿的情况下娶的我,那个时候他就像是我的浮木,在我最需要的时候出现,所以我们的婚姻开始并没有爱,他不爱我,我亦不在乎他,所以我们的婚姻并没有公开。”看着她认真的说道:“但是时间真的能改变很多事,比如人的情感,两个原本毫无情感的人,一起生活久了,彼此习惯着彼此,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将对方放进了心底,不知不觉的爱上。所以我想说的是,日久生情真的是有一定道理的,更何况是以夫妻的方式一切生活着的两人。我和严昊可以,为什么你和张杨不行呢?”

莫可萱看着米佳,心里想着她刚才的话,真像她说的那样吗?张杨对她也日久生情了吗?

“别把自己逼太紧,别那么不相信自己也别那么不相信张杨,好好听他说说,有些事情其实很简单,只是我们自己想复杂了,说清楚也就一句话的事。”这算是从自己和严昊身上学到的经验吧,有时候千般猜测和万般怀疑,待误会解开的时候其实就那一句话的事,“给别人机会,也等于在给自己一个机会。幸福得之不易,稍一放松,它就有可能飞得很远,到时候在想去抓去把握那就不是那么容易了。”

莫可萱看着她,没有说话,现在的她还是无措,不知道是否真的就如她说的那样,手紧紧的抓着裙摆,抿着唇。

知道她需要好好想想,米佳没有去逼她,说道:“好了,时间也不早了,你挺着这么大的一个肚子,一个人回去实在是不方便,别说张杨他会紧张担心,我们也放心不下。就算不为别的,当作为自己肚子里的孩子想想让张杨送你回去好不好?”

沉默了许久,莫可萱依旧没有说话,有些困难的站起身,朝不远处站着的人走去。

见她们谈完过来,一旁等这的两个男人忙不迭的上前。

“学长,你送可萱回去吧,她有些累了。”米佳开口对张杨说道。

张杨看看她又看看莫可萱,只见莫可萱凝视着不远处的医院大门,没有说好,但是也并没有反对的样子,忙不迭的连连点头,对他们说道:“那我们先走了。”说完小心的揽着莫可萱直接朝医院大门走去。

严昊搂了楼米佳的肩膀,说道:“我们也走吧。”

米佳点点头,随他朝医院的停车场走去。

一路上米佳都没有说话,头靠着窗户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整个人看上去没有一点精神。中途经过一家粥店,考虑到米佳这一整天也没有吃多少东西,停下车来打了碗清粥和几样小菜想着待回家一定要她多少吃点,不然他真担心她这样身子会撑不下去。

车子缓缓开进地下室,挺好车位,熄了火,将钥匙拔出,严昊提着粥准备下车,却一点没见米佳有所动静,依旧是刚才的姿势,头靠在车窗上,两眼无神的看着,没有焦距没有目标。

“米佳……”严昊轻声唤道,手轻轻的抚上米佳的脸,带着些疼惜。

米佳缓缓的抬眼,对上严昊那双带有疼惜的眼,愣愣的没有说话。

严昊努力的扯出一个微笑,柔声说道:“到家了。”

点点头,没有说话,机械的伸手将安全带解下,机械的开门下车,一切都显得有些被动,机械生硬的没有一点点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