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萱,别在耍孩子脾气了,你现在还怀着孕,我怎么可能让你这么晚一个人回去,让我送你回去,好不好?”怕她过于激动伤了肚子里的孩子,张杨软下了语气说道。

孩子,孩子,他想的最多的还是孩子,为什么她做了怎么多他就是看不不见,心里爱的依然是米佳,回来她身边也只是因为她怀了他的孩子,如果没有孩子,他看都不会看她吧。心里这样想着,莫可萱更是觉得委屈了,狠狠的推开他,他既然给不了她想要的爱,那么她也不要去接受他施舍的怜悯,“孩子是我的,跟你没有一点关系。”

“他是我们的孩子,怎么会和我没有关系。”张杨抓着她的肩膀,瞪着眼睛朝她吼道,他真的快被她这样无理取闹给逼疯了。

莫可萱被他的怒吼吓到了,委屈的泪水一下决了堤,哗哗的流着,伸手拍打着他,什么不满的情绪也一下全都发泄出来了,“你爱的一直都是米佳,你回来找我只是因为我怀了孩子,你根本就不爱我,你根本不爱我……”这几句话莫可萱几乎都是用吼的。

是,不可否认,起初他也以为自己爱的始终是米佳,后来和她离婚之后才慢慢的察觉到她的好,原来米佳对他来说只是自己年轻时的一个美好的梦,也许当初他是有机会拥有这个梦的,可是他自己放弃了,现在那梦对他来说已经是遥远难以触碰的了,而真正在身边的,他可以把握的幸福却是她,人总是要等到失去后才想着要珍惜,这个道理他也是到他们离婚后才懂得的,还好不算晚,孩子把他们又重新牵扯到一起,这次他不会放手。

“我没有。”张杨否认道。“我……”却被身后过来的米佳打断。

“张杨,莫小姐。”米佳同严昊下来,大老远就听见他们在这里的争吵。

“米佳……”张杨有些意外转头看着米佳,她身边还站着严昊。

莫可萱看了眼米佳,抹了抹脸,转身就要走。

张杨歉然的对他们一笑,转身准备追去。

“等,等一下。”米佳挣开严昊的怀抱,小跑着向前,来到莫可萱面前,说道:“我们……我们可以谈谈吗?”

莫可萱淡淡的看了她一眼,撇去头,冷冷的说道:“我们没有什么好谈的。”

“是关于今天中午我和怜萱本来有去找你说的话。”真害怕她走掉,米佳急切的说道。

莫可萱猛的转过头来,姐姐去找她了?两人本来中午还要一起来找她?双眉微微皱起,怀疑的看着她。

“我们聊聊吧,有些事你可能真误会了。”中午本来是要去找她的,谁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现在在做这里碰到,米佳还是觉得有必要把那些误会都解释清楚。转过头对张杨说道:“学长,让我和她谈谈吧。”

两人在医院空地边的一个小亭坐下,两个男人就站在不远处往这里看着。

米佳缓缓开口说道:“其实我和张扬并没有什么,希望你不要误会,我……”

“不用跟我说这些,你说我姐中午本来是要带你来找我的,为什么?”莫可萱直接打断米佳那未说完的话,看她刚刚和严昊相拥一起的样子,她相信她和张扬之间并没有什么,但是这并不代表张扬心里没有她,不是还爱着她。既然没有办法得到爱,那么死守着他的人又有什么意义,所以还不如放弃。

看了她好一会儿,米佳才开口说道:“怜萱来找我是为了你和张杨的事,本来中午去找你就是为了把你和张杨之间的误会给解释清楚的。”

莫可萱有些意外的看着米佳,姐姐是为了她才……

米佳继续说道:“其实她本来是来找张杨的,正巧张杨出去了,你也知道的,我和张杨现在在一家事务所上班,所以就这样说起了你和张杨之间的事,其实一切都只是个误会,那天是因为我踩空了不小心张杨适时扶了我一把,其实什么都没有。”

“就算是这样,那又怎么样,张杨他心里还是想着你,他爱的始终是你,回到我身边只是因为我怀孕了,想负责任而已,这样的男人我不要。”莫可萱手紧紧的抓着裙摆,整个人显得有些僵硬,她在意的并不是那个拥抱,她在意的是他的心。

米佳伸手握住她的,看着她的眼睛,认真的说道:“张杨他是爱你的。”

莫可萱将手抽回,转头头看着远方,路旁还亮着灯,现在时间还不算晚,医院里还有些人进进出出的走着。张杨爱她,呵,莫可萱自嘲的倾了倾嘴角,“张杨爱不爱我,我心里清楚,他心里清楚。”转头对上米佳的眼睛,“你心里也清楚。”

“我……”米佳想说什么,却直接被打断了。

“他当初为什么和你分手,为什么娶我你心里在清楚不过了,后来再遇到你对你表现出来的对你表现出的情感和在意你也不是不知道,为了你,他不惜和我离婚,放弃了他之前一直所追求的……你说这样的他心里还会爱着我吗?”莫可萱如此问她,米佳可以清楚的看见她那双大眼里还泛着闪亮的泪光。

“不,不是这样的……”她可以感觉到张杨这段日子的改变,绝对不是向莫可萱说的这样对她毫无感情。

“你不要再说我,我不想听,为什么为什么,如果不是我,姐姐她也不会……”想到怜萱是为了自己去找米佳,所以才会出了车祸,莫可萱心里就是一阵自责,那原本含在眼眶里的泪水也不受控制的流落下来,捂着嘴有些哽咽的说道:“我……我就不应该告诉怜萱的,要不是为了我,她,她也不会……”

“你误会了,张杨他爱你的,我们在同一家公司上班,所以接触的时间也相对比较多,但是最近一段时间我明显发现他有些不对劲,整个人整天都恍恍惚惚的,有时候叫他好几声都没有一点反应。昨天我听怜萱说才知道他是因为你,因为你不理他所以才这样的,试问下,如果一个人不在意两一个人,他又怎么会如此,你说是吗?”米佳劝说道:“可萱,别去想以前过往的,想想他现在对你怎么样,难道真的一点爱都没有感觉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