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振勋转头看着自己的妹妹,眼眶有些红红的,拥抱住她,坚定的在她耳边说道:“怜萱会好的,她会没事的,会没事的。”这话像是在同莫可萱说的,更像是为自己找寻一个可以安心的寄托。

看着这样的场面,米佳内心的自责更甚了些,含着泪把头埋进了严昊的怀里。

考虑到莫可萱还怀有身孕,晚上莫振勋让张杨带着莫可萱先回去,这两天是怜萱的危险期,他是走不开了。想起刚刚母亲因为怜萱的身世而当场晕倒,也不知道现在人怎么样了。想着迈开了脚步准备去母亲那里看看。转头看见米佳和严昊还坐在一旁的凳子上,还没有离去。

“你们也先回去吧。”莫振勋淡漠的开口说道。

“不……我要在这等怜萱醒过来。”眼泪已经不流了,眼眶还是红肿着,靠在严昊的怀里,米佳摇头,呐呐的说道。

严昊理解米佳现在的心情,但是她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刚刚买东西回来,她一口都没有吃,他真担心还等怜萱醒来她自己就已经先倒下了,低头看着她那有些苍白的小脸,瞥见那缠在手臂上的纱布,心里微微被扯的有些生疼,放柔了声音,伸手掠开她那落在脸颊上的碎发,附和着莫振勋的话在她耳边,轻哄着说道:“我们先回去,明天一早再过来,好不好。”

“不要……我在这里等,我要等怜萱醒过来。”米佳倔强的开口,内心的自责让她无法离开,她必须第一时间确定怜萱没事才行。

看着她那半死不活的样子,脸色苍白,要是没有严昊扶着,他真怀疑她坐都坐不住。莫振勋痛苦的闭了闭眼睛,然后睁开,恶狠狠的看着她,冲她吼道:“你留下来能做什么?你是医生还是护士?你留下来跟本帮不上忙,你给我滚回去,我现在根本就不想看到你,要不是你,怜萱她也不至于会躺在这里。”

米佳身体一颤,因为莫振勋的话,心里的自责又全都涌了上来,自言自语的说着,“对,对,都是我都是我,要不是我怜萱也不会这样,都是我,都是我……”

“莫振勋!”放开米佳,严昊火大的伸手抓着莫振勋,他可以理解他现在的心情,但是他有必要这样子说吗,明明已经知道米佳现在有多难过多自责,他现在这样说无疑是更加加深了她内心里的痛苦和懊悔。“你……”

“我什么?我说错了吗?”莫振勋毫不畏惧的回瞪着严昊,伸手狠狠的抓下那抓着自己领子的双手,然后一把拉过坐在长椅上的米佳怒斥的说道:“你看看你现在的鬼样子,只知道一味的自责对不起有什么用,怜萱会因为这样就好起来吗?啊!早知道这样怜萱她根本就不该救你。”

米佳看着他,眼泪就是控制不住的哗哗的流了下来,他说的没错,怜萱就不该救她。

严昊上前推开莫振勋,将米佳护在怀里,怒斥着莫振勋,“我理解你现在的心情,但是你也别太过分了。”

“哼。”冷哼一声,说道:“都给我滚蛋,我不要一个哭哭啼啼的人在这里,惹的人心烦。”说完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

“好了好了,不哭了不哭了,莫振勋是太紧张怜萱了,不是他说的那样了……”长长的叹了口气,严昊轻怕着她的背,安抚着。“我们先回去,洗把脸好好的睡一觉,明天过来的时候怜萱就会醒了,相信我,怜萱她一定不会有事的。”

眼泪还挂在脸上,米佳从他怀里抬起头,一脸认真的看着他,不确定的问道:“真的?”她现在就需要安慰,哪怕是谎言,只有告诉她说怜萱会没事就好。

“真的,怜萱她一定会没事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严昊肯定的朝她点点头,保证的说道。

“嗯嗯……”米佳看着他,眼里还含着泪花,牵强的扯着笑容,不住的点头,她相信,她相信怜萱会没事,会好起来,一定可以的。

“那我们先回去,明天早上再过来跟莫振勋换班,好不好?”严昊耐心的轻哄着。

“明天一早就过来。”米佳看着严昊认真的说道。

“嗯,一早就过来。”严昊安抚的笑笑,点点头保证的说道,然后半搂着米佳朝电梯走去。

楼下的空地上莫可萱和张杨对峙站着,莫可萱挺着大肚,还红肿的大眼恨恨的瞪着张杨。

张杨的表情有些无奈,伸手欲去拉她却被莫可萱转身避开。见状张杨有些疲惫的开口说道:“可萱,别闹了,时间晚了,让我送你回去吧。”

“不必麻烦了,我自己会回去。”莫可萱不去看她,因为刚刚哭过的关系,鼻音很重,但是还是可以听出那语气很冷。

“可萱……”张杨上前,板过她肩膀,强迫她与他对视,“让我送你回去。”

莫可萱摔开他的手,“我说不用了!”大声的向他吼道:“你以后爱找谁找谁去,就不不要来找我了,我不想再见到你。”说完转身就想走。

“你闹够了没有,为什么突然就变得如此不可理喻。”张杨一把抓住她的手,他的耐心也已经快用光了,这段时间不管他怎么去找她她就是闭门不见,要不是今天莫怜萱出了事,她哭啼着跑出来,估计他还是没有办法见到她。如果他真的做错了什么,有什么对不起她的,她这样子对她他一句话都没有,可是该死的他什么都没有做,为什么她的态度就这样起了三百六十度的打转变,俗话说判死刑都还可以给人再上诉的机会呢。

张杨的手劲有些大,抓的她的手腕火辣辣的有些生疼,莫可萱看着她,心里的委屈一下上来,可是倔强骄傲如她,强忍着要落下来的泪,“对,我就是不可理喻,你去找别人去啊,还理我做什么,放开我,放开……”说着挣扎着就要挣脱开他的束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