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这样找下去也不是办法,上海地方虽然不大,但是人口却是有上千万的大城市,如此要找一个人又是谈何容易啊。所以她最后只能报希望说苏雪只是出去闲逛了会儿,说不定现在已经自己回家去了。如此想来,白琳赶忙打了车直接往家里赶去,心里祈祷着苏雪自己已经回去了。

急急的上了楼,开了门,苏雪果然已经回来了,坐在客厅里抱着之前收集的严昊的那些资料,傻傻的痴痴的看着,嘴角还带着天真浪漫的微笑,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好像她一直都没有离开,一直都待在家里没有出去过一样。

看到苏雪,白琳本能的松了口气,上前,抱着她,有些激动的哭诉着说道:“姐,你这一天到底是去哪里了,我找了你一天你知不知道,你知不知道……”

“我……我一直在这里啊!”苏雪睁着大眼,无辜的说道,那清澈的眼睛如孩子般乌黑着,看不出一点杂质,任谁都会绝对她说的就是真的。“发生什么事了吗?”皱着眉头,一脸纳闷的样子。

“你……”白琳还想说什么,突然意识到自己再多说什么都是没用的,因为苏雪她本来就不是正常人,她又怎么能以正常人的要求来要求她呢。温柔的同她笑笑,说道:“没什么,肚子饿了吗,我去准备东西给你吃。”既然她回来了就好,经过这事,也提醒了她以后要更加把她看住才行。

“嗯嗯。”苏雪努力的点点头,不解的问道:“好饿呢,我早上没有吃东西吗,为什么这么饿?”

对于她这样孩子般似的,白琳早就已经习惯了,比起她发疯发狂的样子,这样的苏雪討人喜欢多了,喜欢的让人觉得心痛,没去回答她的问话,直接说道:“我去下面,很快就有得吃了。”

“好。”也没有去计较她为什么没有回答自己的问题,乖巧的点点头,目光又重新落到了手里那份关于严昊的剪报上。

莫怜萱的手术整整进行了5个小时,当被医生推出来的时候脸色几乎看不到一点血色,整个人苍白的就如同白纸一般,头上还一圈一圈的缠绕着纱布。然后直接被推进了重症加护病房。

医生说暂时把命救回来了,但是并没有过危险期,如果这两天内没有出现高烧等一些并发症,那么才算是真正的过了危险期。

莫振勋紧握着双手站在窗台边,透过玻璃镜看见怜萱整个人全身插满了各种的细管,看着那旁边仪器上显示着的数据,忽上忽下的,那紧握着的手又紧上了几分,那骨骼和骨骼的摩擦也咯吱发出了声响,如果可以,他愿意替她承受着现在所遭受到的痛苦和折磨。

大结局大结局(上

严昊挽着米佳过来,因为给莫怜萱输血,米佳的脸色看起来也是苍白着的,而且眼眶还是红肿着的。手臂上还包裹着白纱布,那是刚刚莫怜萱推开她擦伤的。

“对不起……”今天她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说这三个字了,可是除了这三个字,她再也找不到另外的词来代替她现在的心情。

莫振勋没说话,没转头,眼睛依旧紧紧的盯着那躺在病床上的莫怜萱。手依旧是紧紧的攥着,紧的自己的指甲都快要陷到自己的肉里了。

对于米佳的道歉他能说什么?做什么?转头微笑的对她说不用放心上吗?他做不到,毕竟是因为她,现在怜萱才会如此躺在这病房里的,现在甚至连是否过了危险期连医生都还说不准,她的生命依旧还是危在旦夕,他没那么大方就如此转头跟她说原谅。那该责备她吗,转身狠狠的训斥她为什么害怜萱如此,为什么不看清楚自己躲开,为什么要连累到怜萱?莫振勋狠狠的吸了口气,以用力的呼吸来压抑着自己内心里那激动的情绪,他能那么做吗?他不能,总不能说怜萱根本不应该出手救她吧?

手狠狠的砸到了墙上,像是在发泄自己心里的情绪,没有回头,莫振勋咬牙问道,“那个开车撞人的肇事者抓到了没有?”

“肇事者逃逸了,不过警方已经开始展开调查了,那路段正好有监控录像,应该很快就有线索了。”拥着哭泣着的米佳,严昊开口说道。

刚刚他也到交警那了解了情况,警方怀疑说可能不是一场简单的交通事故,出事的地段那里是非机动车道,所以他们认为一辆机动车在那里以那样的速度行驶,而且当时在场的目击者也说,那辆车停在那里有好一段时间,突然发动然后听见一声惊叫,就发生车祸了,根据这些警方怀疑这绝对是不简单的车祸事故,应该是有人有预谋的。听了警方所说的,严昊的心不禁一紧,这是有预谋的?那到底是谁想如此至米佳于死地?

“有什么进展通知我。”莫振勋轻扯了下唇瓣,从嘴里吐露出来的声音带着阴冷和狠戾。

“哥……”莫可萱挺着个大肚,脸色慌张的朝这边跑来,张杨也是一脸紧张的紧随在她的身后。

莫可萱跑来,紧紧的抓着莫振勋的衣物,摇晃着问道:“哥……姐,姐她怎么样了?有没有事?为什么会发生车祸,为什么会这样……昨天……昨天姐她来看我的时候还明明是好好的啊,今天怎么就……怎么……”莫可萱捂着嘴有些说不下去,眼泪控制不住的哗哗流了下来。她刚刚打电话回家,因为张杨几乎每天都会来她家门前站着,所以才想说要回去住几天,却没想到得到的却是怜萱她出事的消息。

“可萱,你先别激动,担心自己肚子里的孩子。”张杨上前,安抚着她,就怕她一激动也出了什么事。

“哥……哥……”莫可萱泪眼婆娑的看着自己的哥哥,她想从他口中得到姐姐没事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