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我是她哥哥,为什么我的血不行,一定可以的,一定可以。”莫振勋抓着护士小姐的肩膀,激动的说道。

“你别这么激动,你的血型不符合,也许是因为你继承了你父亲的,而你妹妹继承了你母亲的,这样的情况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在医院工作了这么久,自然是见惯了这样的场面,安抚的对莫振勋说完,护士又转头对莫家夫妇说道:“你们谁是O型血的,跟我来一下吧,病人还在里面等着呢。”

莫母早在听到护士说女儿是O型血的时候就已经懵了,她和丈夫都是B型血的,安理来说他们的儿女自然也都是B型血才对,可是……为什么怜萱她的血型会和他们不相同,有些无助措的看着自己的丈夫,希望能从他那得到些答案。

莫荣君低头抿着唇,紧握着手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这个秘密他守了二十几年,没想到终究还是没能守住。

见他们一个都没有动,护士小姐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些,带着着急,更有些不悦的说道:“你们到底怎么回事,你们的女儿还在里面等着呢,你们到底谁是O型血的,赶紧跟我过来。”

“我是我是我是,我是O型血的,来抽我的,来抽我的。”挣脱开严昊的怀抱,米佳急急的冲上前,急切的同护士说道。现在要她做什么都可以,只要能救到怜萱。

很不赞同的看了眼莫氏夫妇,对米佳说道:“那你跟我来吧。”

严昊上前,挽着她的肩膀,向是在给予她力量,看着米佳,坚定的说道:“我陪你去。”

米佳朝他点点头,两人跟随着护士朝抽血的地方走去。

待米佳他们走远,莫夫人刘玉珍转头看着丈夫,无助的问着,“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怜萱她怎么会……”怜萱明明就是自己怀胎十月生下来的女儿,为什么会和自己的血型对不上呢?这是怎么回事?

莫荣君看着妻子,有些话他实在是说不出口。

莫振勋也走上前,刚刚他真的是急疯了,竟然忘记了自己的血型,他知道父母的血型都是B型的,他的当然也是如此,可是为什么怜萱的特是O型的呢?是医生搞错了吗?可是他清楚,这样的机率根本小到不可能的。现在看着父亲的表情,他总感觉父亲在隐瞒着什么,“爸,你是不是知道什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别问了,怜萱是莫家的孩子,这一辈子都是。”转过身去,不去看他们。

刘玉珍追上前,面对着自己的丈夫,眼睛直直的盯着他,问道:“你什么意思?”

莫荣君痛苦的闭了闭眼,抿着唇始终不说一句。

见他不语,刘玉珍大声的冲他吼道:“说话,你说话啊!”整个人也因为这一声怒吼而开始有些发颤,紧握着的双手抖的更是厉害。

“妈……”见母亲如此,莫振勋连忙上前将母亲扶住。

刘玉珍推开莫振勋,上前抓着丈夫的衣服,摇晃着自己的丈夫,逼问的说道:“说话啊,你说话啊,你到底瞒了我什么,说啊……”

事到如今,再隐瞒也已经是不可能的了,深吸了口气,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莫荣君涩涩的开口,语气带着极度的痛苦,说道:“怜萱她……怜萱她……不是我们的女儿……”

“不可能,怜萱她是我怀胎十月生下来的,生她哪天你也在场的,她怎么会不是我的女儿,怎么会不是!!!”刘玉珍抓着他的衣领,冲他吼道,情绪很是激动。

莫振勋则是愣愣的看着自己的父亲,脑袋里还不断的回响着父亲刚说的话,‘怜萱不是我们的女儿,怜萱不是我们的女儿……’怎么会,她明明就是自己的妹妹,这二十七年来一直都是啊,怎么突然说不是了呢?

“当年你的确是生了个女儿,只是……只是才出生没有多久就夭折了……”如果可以,她一点都不想把这事实真相告诉他们,如果可以,他宁愿守着这个秘密一辈子,对他来说,是不是跟他们一样的血型并不重要,在他看来怜萱就是他的女儿,他的亲生女儿。

“我知道你当初对那孩子期望有多大,我多害怕你知道了后会受不了这个打击,所以当医生说我们的孩子没了的时候,我整整在外面坐了一下午,我……我不敢进去面对你。”说着,这个一向坚强,一向硬汉的男人这时不禁流下了眼泪。“也是那同一天,有个未婚的女人生了个女儿后直接丢下孩子就跑了,而那个被遗弃的孩子……就是我们的怜萱。”那天在走廊里听见护士们在讨论着这事的时候,当时他没想那么多,他只想自己的妻子醒来后能看见孩子在身边,不然他真的怕她会受不了的,所以他主动找了医院方面,由他领养了这孩子。因为怜这孩子可怜,从小就被亲人给遗弃了,所以当初甚至没有多想,他直接给孩子取名叫了怜萱,事情过了这么多年,要不是这次的车祸,他自己几乎都忘了怜萱不是自己的孩子了。

莫振勋一脸震惊的看着那掩面而泣的父亲,除了震惊,他还是震惊,那个自己疼了二十几年的妹妹,原来不是自己的妹妹,怜萱她不是他的妹妹……

刘玉珍那抓着他衣服的手好像一下子失去了力气,颓废的直直的垂落了下去,原来怜萱真的不是她的女儿,原来她的女儿早在二十七年前就已经死了,原来……心中淤结的气一下涌了上来,紧紧的捂着胸口,双眼前突的一黑,整个人往后倒去,莫振勋和莫荣君同时惊呼的喊道。

“妈妈……”

“玉珍……”

白琳大海捞针般的寻找了一天,始终没有找到苏雪,想着严昊不顾苏雪的生死,因为米佳的一个电话直接赶去米佳身边,对他的怨恨更是加重了许多,嘴里不停的低咒的骂着严昊,心想着如果要是再找不到苏雪,明天她要怎么办,以她这种情况,现在就是去警察局报个人口失踪都不太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