握着她的手,莫怜萱真心道谢:“谢谢你。”

苏雪坐在一辆有些破旧的二手桑塔纳里,眼睛恨恨的盯着前面,早上她趁白琳送严然出门上学的时候,偷偷的在白琳的房间里的梳妆台的抽屉里拿了些钱,她的脑袋里这几天就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杀了米佳,是米佳抢了严昊,所以严昊这几天才一直都没有来看她的,而且米佳还可恶的要严昊把她送走,送回到医院里,她不要回去,那里的人都是疯子,她没病,她,她才不要回去呢。她想如果没有米佳的话,严昊一定会回到自己身边的,一定是这样的吗,所以,所以她一定要杀了米佳,严昊是她的,谁也别想抢,谁都别想。

她还记得上次跟在严昊后面看他来这里接米佳,所以她知道米佳一定是在这里工作,所以早上她拿了钱,就去一家汽车租赁公司租了这辆车,她在等,等米佳出来,然后就重重的撞上。盯着前方眼睛眨都不眨,好像生怕就那眨眼的工夫,目标就会从她的眼底溜走似的。

米佳和莫怜萱说笑着从办公大厦里出来,莫怜萱的车就停在街边,两人准备直接就去摸可萱那里。

几乎是米佳从那大门口一出来,苏雪就第一时间注意到了,狠狠的盯着米佳,嘴角斜挂着笑意,看她从那阶梯里慢慢下来,动手发动了车子,随时做着准备。

米佳和莫怜萱都没有在意那不远处停着的车,自顾着说笑的下了阶梯,然后朝街边停着的那辆红色的高级轿车走去。

见她们下了阶梯,一步一步的往走道靠近,苏雪知道,她要下手的时机到了,重重的踩下油门,计数器不断的往上跳跃着,离目标越来越接近了,苏雪的嘴角的笑意也不断的扩大开来,她的脑海里现在什么都不想,她只知道撞死米佳那严昊就是她的了。

米佳还在说着什么,莫怜萱听到一阵奇怪的声音往米佳那边看去,只看见一辆黑色的轿车飞快的朝她们开来,那速度快的惊人,仿佛他的目标就是她们,本能的惊叫出了声,“小心……”

米佳转过头只见右侧一辆轿车飞快的往她这边驶来,也许是吓到了,米佳一时完全忘了反应,只感觉身后一个重力将她狠狠一推,整个人被推倒了在地上。

第九十九章

“究竟是怎么回事?苏雪为什么会突然不见了?”严昊紧锁着眉头,握着方向盘的手紧紧的,那关节都开始有些发白了。早上白琳打电话给他,起初他还是不以为意的并没有去理她,后来她电话直接打到了他的办公室里来,他才警觉着真的出了什么事了,果然电话才接通就听见她在电话那边哭啼的说苏雪不见了。

白琳一脸焦急不安的坐在旁边,毕竟苏雪的情况有些特殊,毕竟她是自己至亲的亲人,现在她这样无故的突然不见了,这叫她又如何不担心。转头看着驾驶座上的严昊,想到如果不是他当年的突然离开,如果不是他最近的避而不见,那苏雪也不会弄到这般地步,现在更不会突然消失不见。

焦急、不安和害怕一下全都化成了对严昊的怨恨,愤恨的瞪着他,冲他咆哮道:“为什么不见……为什么不见,这要问你啊,你这段时间去哪了,为什么我们打电话给你你都不接,你知不知道我姐她很想你啊,她今天会不见了肯定也是因为你。我告诉你严昊,如果她要是出了什么事,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一定不会。”

严昊紧抿着唇,握着方向盘的手比之前更重了些,透露着他现在的心情。此刻的严昊开始后悔,后悔自己是不是做的太绝了,因为最近和米佳刚刚和好的关系,他不想破坏自己和米佳好不容易恢复过来的关系,所以他本能的排斥着苏雪的来电,就怕她会毁了自己现在的生活。可是他没有考虑到自己这样的决绝的不去接听苏雪那边的任何的来电,这样的落差会让苏雪一时无法接受,他是该慢慢的,一点一点的退出她的生活才是,现在这样太快了,他懊悔自己的考虑不周。

车厢里开始恢复了平静,他们完全不清楚苏雪现在的思维逻辑,他们猜不到她会去哪里,所以无奈之下他们只能开着车满大街的找寻着,车子行的很慢,一人分顾着一边仔细的看着,尽量不让遗漏掉任何一点线索。

不知道是哪里出了什么事,医院的救护车鸣叫着开过,随后没多久警车也一辆接着一辆的开过,警笛鸣叫着,让人听了心情更是有些烦躁。

现在这样漫无目的的找人就如同大海里捞针,从早上接到电话就开始找寻着,可是到现在都已经接近下午了,却一点没有线索。

严昊烦躁的将车子停在一旁,手狠狠的敲打了下方向盘,嘴里不耐的低咒着道:“该死,她到底去那里了?”

“如过我姐她真的出了什么事,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一定不会。”因为担心和害怕,白琳的双手紧紧的抓在了一起,看着严昊恨恨的说道。

发动车子准备再次开车去找寻着苏雪的踪迹,口袋里的手机却在这个时候响起,是米佳打来的。

按下接听,“喂,米佳?”米佳很少会在上班时间打电话给他。

“昊……我……”米佳哭着在电话那头说道,也许是由于太害怕了,说话断断续续的加上哭泣声,一句话根本就不能够完整的将它讲清楚。

“米佳,到底是发生什么事了?你先别哭,慢慢说。”听着米佳在电话那头无助的哭泣声,严昊有些慌乱了,他不知道究竟是发生了什么,让米佳哭得如此的无助和伤心。

“昊……我……我现在在医院里,我,我好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