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还说:“那你知不知道时间可以改变很多事,当初我是爱苏雪,可是那是十年前的事了,当年我带着恨意和苏雪分手,十年里我对她的恨意一点一点的消失,对她的那份爱也随之消失殆尽,我现在爱的是米佳,只有米佳。”

他又说:“我会尽我所能来帮助苏雪,但是如果实在没有办法……那么我想她或许回医院接受治疗会更好些。”

那天的话还回响在她的耳边,手里的报纸被扔开,苏雪有些惊惶无措的抱着头,不停的摇着,嘴里低低的不停的说着:“我不要……我不要回去那里,不要,不要回去……”

“是她。都是她……都是米佳,是她抢了我的严昊,所以严昊才会不要我的……那个坏女人,抢了我的严昊……”自言自语的说着,眼睛里透露着狠绝。

苏雪突然想到什么,爬上前将那放在旁边的纸箱打开,翻看着,这里面几乎都是严昊近几年来的相关报道的剪报,几乎是每篇都有。苏雪将那张几个月前的报纸那出,报纸上严昊面带着笑容,比起以往冷酷着一张脸的时候更要好看上几分,不同以往,这次严昊的怀里还拥着一个清丽的女子,严昊手上的动作明显护着怀里的女子。这张报纸正是几个月前严昊同米佳的关系曝光的报纸。

看着报纸上照片里的米佳,苏雪狠狠的瞪着,然后突然将那报纸给撕了,狠狠的,像是在发泄自己的情绪,手上的动作没停,嘴里不停的还在咬牙切齿的念叨着:“都是你,都是你这个贱人,让你抢走严昊,让你抢走我的严昊,坏人,你这坏人……撕了你……我,我撕了你,让你抢……我让你抢……”

“姐……”白琳端着刚炖的汤,敲门进来。“我今天煮的雪梨百合,刚刚从冰箱里……”未说完的话嘎然止住,看见眼前满地的报纸碎片有些讶然了,她一直都知道苏雪很宝贝这样有关严昊的剪报,平时从来都不舍得让别人碰的,今天怎么会自己亲手将这些珍藏收集的东西如此毁坏呢?

纵是有再多的疑问,害怕刺激到她,白琳还是小心翼翼的问道:“姐姐……这是怎么了?”

苏雪看了她一眼,没说话,接过她手上已经冰镇过的雪梨顿百合,自顾自的喝着。

见她没有想说的意思,白琳也不多问,她知道毕竟苏雪不是正常人,做一些事不正常的事也不需要理由,看着她如此,无奈的摇摇头,转身刚想出去,后面传来苏雪闷闷的声音。

“严昊最近为什么都不来看我?”嘟着嘴,睁着无辜的大眼询问着白琳,那样子让人看了不禁心里生起那一丝丝的怜惜。

“严昊,严昊他……他最近公司里很忙,所以……所以才没有时间过来看你。”蹲在她面前,白琳安抚的撒谎着说道。

“是吗?”小脸上有着怀疑,更多的还带着些许的失落。

不忍看她那一脸失落的表情,白琳微笑着说道:“是啊,你想啊,严昊他那么爱你,所以一定是因为公司太忙才没时间来看你的。”

“真的?”听了白琳的话,苏雪像是真的相信了,眼里泛着闪亮的光彩。

“嗯。”白琳微笑着点点头,其实严昊已经连续两三天不接她的电话了,无论她怎么打都无济于事,要不是她并不方便出去的话,她早就冲到他的公司或家里去找他了。

“那……那我们去找他好不好。”苏雪拉着她的手,眼里充满了期盼的问道。

“这……”白琳有些为难的看着苏雪,她现在的身份哪里敢到处乱跑,买个菜都要乔装打扮,大热天的还要带着顶鸭舌帽,就怕别人认出来,更别说要去严昊的公司,那不摆明了自投罗网嘛。“这不太好吧,我们,我们这样去会打扰到他工作的,你也不想打扰到他工作对不对?”白琳游说着,希望能打消她这念头。

苏雪嘟着嘴点点头,低着头,玩弄着自己的手指,整个人有些无助。

就在白琳以为自己已经成功说服她的时候,苏雪突然抬头,面上带着微笑,神秘凑到她的耳边,小声的说道:“那我们偷偷的去,就去远远的看一下他,不让他发现,也不去打扰到他工作,好不好。”

“这……”白琳看着她,不忍拒绝,妥协的说道:“那我们迟一点再过去,等大家走了的时候再去远远的看一下他好不好。”

“嗯嗯。”苏雪乐的不住的点头。

等迟一点大家下班的时候去应该没什么问题吧?看着她现在脸上那单纯的笑靥,白琳在心里如此想着。

白琳带着苏雪坐在出租车的后座,看着宇扬大厦汹涌出来的人流,她们在等待着,等到着大家都走光了在进去。

“小姐,你们都到了有一会儿了,怎么还不下去啊,我还要拉下一单,等着做生意呢。”白琳和苏雪迟迟没有下车,出租车司机回头有些不耐烦的说道。现在正好是下班的高峰期,刚刚有好几个白领出来想打车一看他的车里有人都直接转到旁边的车子上去了,害他流了不少的生意。

白琳瞪了他一眼,冷冷的说道:“我等下多算点钱给你就是了,那那么多的废话。”

出租车司机摸了摸鼻子,裂开了嘴,直道:“那好说,那好说,嘿嘿。”现在的社会,有钱的才是老大,既然她说多算些给他,那又有何不可,不用费油又可以休息还有钱拿,这样的好事他自然是乐意的,出来的都是混饭吃討生活的,没人会和钱过不去。

待人群慢慢散去,只剩下零零散散几个人慢慢的从里面出来,白琳觉得等的差不多了,转头准备将车资付掉就带着苏雪进去找严昊,这才转头,就听见一旁的苏雪拉着她的手,大声嚷嚷道:“琳琳你看你看,是昊,是严昊,他,他出来了,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