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一切弄完之后转身才想离开,手又已经被他抓住。

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她,脸上还带着戒备,问道:“你要去哪里?”

“我去客房睡。”弄了一晚上她也累了。

严昊的脸色一下阴沉了下来,腾坐起身将米佳拉上了床,紧紧的将她圈抱在怀里。“你是我老婆,整个家里的女主人,为什么要到客房去睡?”严昊不悦,很不悦,说话间语气里透露着浓浓的不满。

“我们在冷战,还在商量着要离婚。”米佳嘟着嘴说道,放在他腰际的手却没有去推开他。

“该死,不要再跟我面前提到‘离婚’这两个字,我说过,我永远都不会和你离婚的。”说完那薄唇压下,狠狠的吻住了她那倔强的小嘴,吻下那些他不喜欢,也不愿意听到的话语。这吻到这点霸气,带着点惩罚,独独少了点温柔。

米佳拍打着他的肩膀,直到她觉得快要窒息的时候严昊才缓缓的松口放开她,不过看着米佳的那双眼眸里还带着些怒火,显然怒气还没有完全消散去。

“霸道。”米佳娇嗔的瞪着他,显然对他刚刚的行为很是不满。

严昊终究还是无法真正的生她的气,长叹一声,软下语气来,将她搂的更紧了些,下巴抵着她的发心,说道:“以后别在轻易说那两个字了。你不知道那天我收到你寄来的离婚协议书的时候我的心有多痛,那痛是撕心裂肺的。”

米佳没有说话,她怎么会不明白,当初决定将那离婚协议寄出去的时候,决定要亲手结束他们之间的关系的时候,她的心痛不回比他少,她当然知道那种撕心裂肺的痛。

“是我做的不够好,因为想给你最好的,不想你受到委屈所以才没有告诉你,却为此忽略了你心里的感受。但是米佳,你也别老只是猜测我心里在想什么,有什么话直接当着我的面来问我,你不问我就以为你不知道,以为自己这样做就是对的。所以以后我们都彼此坦承些,好不好?”

严昊那低沉的声音从头顶传来,不可否认的,米佳知道在这件事上她自己也是有责任的,她是有猜测有怀疑,但是她的确没有明确的提出自己的疑问,一味的想等待他的坦白,不断的在他的行为上寻找着漏洞,猜测着他是否有背叛,却忽略了婚姻并不是一道猜谜游戏,它需要两人间的坦白和交心。

“嗯?”没有得到她的回答,严昊不确定的闷声问道。

放在他腰际的手抱了抱他,埋在他怀中的头也不住的点了点头,算是对他的话做了回答。

脸上漏出笑意,亲吻了下她的发心,拥着她翻身躺好,让她在自己的怀里找到一个舒适的位置,就如同之前,说道:“睡吧。”他知道,今晚他会好眠。

在他的怀中没有多久米佳就有些昏昏欲睡了,在沉睡过去之前,米佳在心里感叹的想道:原来她还是没有戒掉他的怀抱。

第九十五章

当清晨的第一道阳光透过那纱制的窗帘洒入进来,米佳幽幽转醒过来,看了看旁边放着的闹钟,再看了看身边熟睡着的人,伸手探了探下他的额头,确认那热度已经全都消褪去,那提着的心也总算是放了下来。拿开他放在自己腰际的手,小心翼翼的下床为他准备早餐去。

严昊迷迷糊糊的醒来,转头看向窗外,阳光透过纱窗还是觉得有些明媚,刺的他有些不愿意睁开双眼。伸手想捞那睡在旁边的人儿,摸索了半天最终却却捞了个空,慕得瞪开了眼睛,腾坐起身来,身边早已经没有米佳的身影。披了件外衣,严昊急匆匆的往房外走去。

看见她在外面的厨房里煎着鸡蛋,他那个烦躁不安的心也总算平静下来。昨晚的一切到现在他还是觉得有些不真实,他总是不自觉的担心米佳会再次的突然离开。悄声上前,从身后轻轻的抱住她,将头抵着她的肩膀。

“吓……”突来的动作让米佳吓了一跳,转头看了看是他,轻拍了下他的说,轻斥的说道:“你要吓死我啊。”

“谁让你先起来了,你应该等我一起起来的。”严昊不满的轻啃着她那光洁的脖子。

米佳娇笑着躲开,避开他的魔嘴,对他说道:“好了,先去坐那边,早餐马上就好。”

严昊不为所动,依旧环着她的腰并没有打算离开的意思。

“过去啊。”米佳推了推他。

“我要这样抱着你。”严昊不松手,一副赖定她的样子。

无奈米佳也只得由他这样拥着将早餐做完,表情上虽然是有些无奈的,但是心里却是美滋滋的。两人安静的享受着早餐,目光想触,两人会相视笑开,没有多余的话题,但是这样的安静却让人觉得格外的温馨。

放在桌上的手机响起,打破了这样的温馨。严昊有些不悦的皱眉,拿过手机,没有意外,来电显示着白琳。眉头更皱紧了些,依这么多天的经验,一定又是苏雪的事,而且一定没有什么大事,无非就是苏雪又吵着想要见他。没有多想什么,直接按了那个红色的键,那恼人的铃声也随之断掉。

米佳太头,奇怪的看了看他,问道:“怎么不接电话?”

严昊笑笑,略有些尴尬,摇摇头,说道:“不是什么重要的电话。”

米佳认真的看了他会儿,扯了扯唇,点点头,心里多少也有些猜到那电话是谁打来的。

安静不过一分钟,躺在桌上的手机再一次响起,米佳看了看他,说道:“接吧,说不定她找你有什么重要的事。”

严昊重新将电话按掉,顺便将手机关了。伸出手握着她的,看着她的眼神带着浓浓的深情,开口认真的说道:“这样的电话我几乎每天都会接到好几个,起初我以为她是有什么重要的事,后来才知道只要苏雪一闹白琳她就会打电话给我。将她从医院里接出来是因为觉得自己对她有些愧疚,不希望她就这样在那冷冰冰的医院过一辈子,是希望她能好起来,慢慢回到自己的生活上去。但是我并不是医生,一点事就来找我,如此一来只会纵容她对我的依恋,这不是我想要的,我想她好起来,是想她能像一个正常人一样独立工作和生活,所以我会慢慢的将自己从她的生活抽离,明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