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昊的动作太快,米佳还没有反应过来他的舌已经又一次探进了她的口中,米佳有些没有回过神来的傻愣在了那里,贴着她的唇,严昊嘴角徐徐勾起了一抹笑意,伸手将她那煞风景的大眼睛遮住,然纠着,让她再次迷失在自己的吻里,天知道他有多久没有这样好好的吻她了。

如愿让米佳沉溺在自己的吻里,贴着她的唇瓣,严昊邪魅的笑了,得意的喃声说道:“还说不爱我。”

米佳甚至不知道自己怎么跟他回的家,只是再次缓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带她回到家里,那个他们一同生活近四年的地方。

家里有些乱,像是有段时间没有打扫了,米佳环视了一圈也没有找到于芬芳和管家阿姨。

“你那天离开之后妈妈就带着管家阿姨回大宅去了。”像是看透了她心里在想什么,严昊主动开口说道。

米佳愣愣的点点头,不去看他,她又开始懊恼自己为何会同他回来,明明已经说好要离开了的,低着头懊恼和后悔全都写在了脸上。

看着她,严昊上前轻轻的将她拥进了怀里,亲吻着她的发心,低沉着声音说道:“听我跟你说好吗,给我个解释的机会,不要一点的机会都不给我看直接判我死刑。”

米佳任由他抱着,手垂在两边,听着他的声音低沉的从上面传来,咕哝着说道:“想了这么久是该能想出一个完美的借口了。”

严昊长长的叹了口气,开口说道:“不是借口,苏雪她……苏雪她的精神有些问题,那天没有同你一起回来,就是怕刺激到她,对不起米佳,为此让你受了那么多的委屈。”

米佳推开他,愣愣的看着他有些不知道该相信他还是……

严昊拉着她坐到沙发上,开口跟她讲述着这一切的事情。“十年前我大学毕业听从家里的安排直接去了美国留学,当初我同苏雪……”

他说他当初并没有同苏雪说明自己的身份和家里的情况,他说当年他离开之后苏雪家里突遭巨变最终无奈出卖了自己的身体,他说公公一次生意上的应酬酒醉让苏雪怀了严然,他说一次偶然的机会苏雪得知道了他的身份,纠结于他和严然关系最终自己推进了死胡同,他说苏雪得了精神病,她们是在精神病院里相逢的。他说他很自责但是现在对苏雪也只是怜悯与爱无关。他还说,当初没有第一时间跟她说出口而选择了隐瞒,一是实在说不出口苏雪的那些遭遇,二是不想让她在这上面有精神压力。

听了他的话,米佳愣着看了他许久,愣是没有说一句话,脸上的表情也看不出她的情绪。她相信他说的都是真的,可是她一点都高兴不起来。

“米佳……”严昊小心翼翼的低声唤问她,“你还是不相信吗?”

米佳依旧是看着他一语不发,这在严昊看来就是她的默认,严昊苦涩的笑了笑,闭上眼不去看她,如果这些话她都不相信的话,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太阳穴针扎般的有些疼痛,这宿醉真是厉害,都已经整整一天了,头还是如裂开般一样,丝毫没有见缓。

周围寂静的有些怕人,严昊闭着眼睛紧握着双手,米佳看她,许久才缓缓开口,说道:“你永远都是这样,把什么事都不跟我说,总是要让我猜测去你内心里的想法,你都不知道这样的猜谜游戏让我有多累。”

严昊缓缓的睁开眼,看着坐在一旁的米佳,有些不明白她话里的意思,她到底是相信了还是不相信?

“当初公司发生了那么大的事你也不告诉我,严然是白琳带走的夜不跟我说,现在苏雪的事如果不是我撞见了你也会瞒我到底,你说是不想我担心,不想我为这些而烦恼,可是你有没有想过,我是你的妻子,我有义务来替你分担着烦恼,我也愿意来替你分担所有。”米佳看着他,语气说得很平静,眼里却莫名的开始闪烁着泪光。

“米佳……”看着她如此,严昊有些无措,“我……”张口却说不出话来。

“知道我为什么那么讨厌你抽烟吗?因为你一有心事就会把自己关在书房里抽烟,我想你告诉我,说出来我们可以一起去面对,我讨厌你把什么都憋放在肚子里。可是你知道吗,你不说我什么都不知道,你不说我会误会你。”一颗清泪从她的眼底滑落,重重的砸在了米佳的手背上。

“米佳,我……”她的泪让严昊有些慌乱了,他以为他只是为她好,想给她最好的,不让他受一点的委屈,可是他没有想到她是愿意替自己分担所有的一切的。指腹轻轻擦去她脸的泪,心疼的说道:“对不起……别哭,是我不好,是我不好……”

米佳慌乱的抹去自己脸上的泪,有些抽泣的说道:“很晚了,我……我先回去了。”起身就要离开。

“米佳……”严昊想伸手拉她,可是米佳的动作太快,他还没有抓到她的手她已经站起身却准备离开,严昊想站起身拉她,却在起身的眼前一阵眩晕整个人狠狠的摔倒在地上。

米佳转过头,看见倒在地上的严昊,惊慌的叫道:“严昊……”

第九十四章

刚刚严昊他忽然晕倒真的是吓了她一跳,跑过去才发现原来他的体温高的有些吓人。罗医生说他除了发烧外,身体也比较虚,应该是长时间没有休息和进食而引起的。

送走了罗医生米佳才回到房里来,看着躺在床上安静的睡着了的严昊,即使现在睡着了他的眉头还是紧蹙着的,他瘦了,下巴布满了新冒出来的胡渣,整个人看上去有些憔悴不堪。

看着他有些苍白的脸,米佳不禁有些心疼,伸手想替他将那禁锁着眉头抚平,却惊醒了并没有睡沉的严昊,严昊低吟一声,将她的手抓住,眼皮很重却还是努力的睁开了,看着她有些虚弱的说道:“别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