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是想怎么样?把她接出来又不想管她了是吗?我告诉你,不可能,她现在之所以会这样就是你一手造成的,你必须要对她负责。”白琳吼道。

严昊紧闭着双眼,因为白琳的指责更是让他陷入了无尽的痛苦中,现在的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第一次他感觉到无助,他想尽一切可能帮助苏雪,可是现在米佳说要同他离婚几乎已经把他逼上了绝路,他甚至开始在怀疑当初接苏雪出来的做法是否正确,如果没有苏雪他想他和米佳会很好,可是他真的能放任苏雪在那样的冰冷的医院里过一辈子吗?他知道,不能的,他的心会愧疚,会不安。

外面白琳的高声怒吼惊醒了睡的并不算安稳的苏雪,迷糊着眼只听见外面白琳的怒吼,她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甚至她一点都不记得昨晚发生了什么,自己又做了什么,狐疑的下床,打开门,看见严昊和白琳站在客厅里,白琳一脸的激动狰狞,那表情整一个想吃人,严昊紧握着手,好像在隐忍着极大的痛苦。

这样的严昊让苏雪看了有些心疼,即使是在神志有些不清的情况下,她那颗爱着严昊的心从来都没有改变过。才刚想上前问究竟是怎么了,接下来的话却让她停住了脚步。

“你本来就是我姐的,当初你没有离开,你和我姐现在都可能已经结婚了,我姐至始至终都爱着你,当初病情本来已经得到控制了,也是因为你和米佳结婚的事才会导致她有复发,比之前还要严重,所以你必须负责,你……你和米佳离婚吧。”白琳说得如此理所当然,当初许医生说姐姐内心本来对当初的那段不堪的往事有着强烈的抵制和介意,也就是那段时间的不堪和屈辱让她的精神产生的异变,变的异常的脆弱,而随着严昊的身份曝光,他和严然的关系一下冲击了她那脆弱的神经,一时无法接受所以才导致了她的第一次病发。也因为心里对严昊的爱一直都存在着,在突然得知道严昊已经和别的女人结婚,这对她无意又是一次更为严重的打击,所以才会再次诱发了她的病发。这一切在白琳看来自己的姐姐会弄成现在这样完全都是严昊的责任。

严昊紧闭着的双眼一下睁开了,‘离婚’这两个字现在几乎已经快成了严昊的痛,狠狠的瞪着白琳,咬着牙,切齿的说道:“我不会和米佳离婚,永远都不会。”

“凭什么,我姐认识你比米佳要早,爱你爱成现在这样,你凭什么不接受她。”白琳强词夺理的说道。

“我爱米佳,我不会和她离婚的,这辈子都不会。”米佳说要同他离婚,现在白琳也逼着自己要同米佳离婚,现在米佳就像是他的底线,一旦猜到他就会爆发。内心极大的痛楚让严昊有些失控,抓着白琳的肩膀用力的摇晃着,额头上的青筋粗暴着,眼里充满了愤怒的火焰,朝着白琳怒吼的说道。

白琳被严昊的样子有些吓到,但是强装着镇定说道:“你……你当初也爱我姐姐啊,你们还是彼此的初恋,人家不都说初恋是最深刻最难忘记的吗,我想你对我姐还是存在着爱的。”

“那你知不知道时间可以改变很多事,当初我是爱苏雪,可是那是十年前的事了,当年我带着恨意和苏雪分手,十年里我对她的恨意一点一点的消失,对她的那份爱也随之消失殆尽,我现在爱的是米佳,只有米佳。”慢慢的让自己的情绪稳定下来,转过身不去看她。

“你……你不可以这样,我姐姐她那么爱你,你怎么可以……”

“够了。”严昊打断她未说完的话,紧握着双手开始有些泛白,没有回头,冷冷的开口说道:“我会尽我所能来帮助苏雪,但是如果实在没有办法……那么我想她或许回医院接受治疗会更好些。”

“你……”白琳气结,冲到他的面前指着他,却半天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严昊越过她直接往大门的方向走去。

白琳瞪着他的背影,叫骂道:“严昊,你他妈的就是混蛋……”骂着不禁痛哭出了声。

严然怯怯的上前,拉了啦白琳的衣角,虽然害怕,但是他还是不希望最疼爱他的阿姨哭,“阿姨……”

白琳含泪看着严然,想到他如此小就经历了如此之多,心疼他的懂事,更心疼命运对这个孩子的不公平,紧紧的抱着他,失声痛哭着。

“阿姨……”毕竟是孩子,看着白琳如此,严然也跟着哭了开来。

房里苏雪紧紧的用手环抱着自己,蹲坐在门后面,小脸紧皱在一起,眼睛没有焦距的看着前面,嘴里不停的小声嘀咕着:“他不爱我了……他说他不要我了,可是我真的好爱他呀,为什么他不要我呢……他说他不爱自己了,他说他爱米佳……为什么不爱我?为什么……”

苏雪歪着头,表情开始有些神经质,就像当初许医生说的那样,她的神经很脆弱,稍微一点点都可以直接刺激到她,尤其是有关严昊到的事。

“严昊是我的,他是我的……谁都别想抢走,他是我的……他是我的……”苏雪喃喃自语的说着。

突然那有些呆滞无神的眼睛眼神一凛,半眯着眼睛再外人看去有些危险,面部的表情也开始有些狰狞起来,环抱着双臂的手,手指紧紧的陷进了她自己的肉里,如此好像都没有感觉到疼痛。“都是她,都是那个米佳,是她抢走了严昊,那个该死的坏女人。”说话间听来有种咬牙切齿的感觉。“杀了她,那个坏女人,要要杀了她……杀了她严昊就会回到我身边了,对,对,我要杀了那个坏女人……杀了她,杀了她,让她跟我抢严昊,严昊是我的,是我的……谁都别想跟我抢……是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