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白琳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来到病房的门外,不知道听了多久,听到了多少,两眼通红的看着苏雪,晶莹的泪水我转在眼眶里,上前一把推开严昊,将苏雪抱在了怀里,“不说了,姐,我们不说了……”眼泪哗哗的掉落下来,她在为苏雪的遭遇而心痛,也为自己当初没有早些找到她和父亲而自责。

苏雪低着头,靠在白琳的怀里,继续哽咽着说道,“我当时真的是没有办法了,爸爸的医药费在等着,别人说那样来钱快,也赚得多,当时我已经顾不上那么多了,所以我……”

“雪儿……”严昊看着她,眼里泛着水光,他在心底低低的问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如果当初他没有去留学,如果当初他告诉她自己的身份,如果……可是根本就没有如果,所有的事都已经发生了。严昊紧紧的攥着拳头,内心的自责和愧疚让他陷于极度的痛苦中,在某种意义上说,苏雪的遭遇其中有一部分是他的责任,原本可以避免的事,因为他的突然离开而全都发生了,对此严昊自认为有推不开的责任。

“我一进去之后我就开始后悔了,可是我后面已经没有退路了,一点都没有……我心里那么爱昊,我怎么可能能接受别的男人来侵占我的身体,我逃开,我死命的告诉他说我不要了,可是没有用,他们根本不理了,我拼命的叫喊,没有人来救我,没有,他们都不来救我,都不来……”环抱着自己,苏雪有些痴傻的摇着头。

“姐……”白琳抱着苏雪,眼泪模糊着她的视线,不住的摇着头。

泪像是流干了,苏雪目光有些呆滞的看着前方,低低的自言自语的说道:“我觉得我好脏,好脏……”说着不断的用自己的手来回擦着自己的身体,用力的擦着,眼神里突然多了一种鄙夷,自己对自己的瞧不起。

“姐,别这样,求你了别这样……”白琳抓着苏雪那乱舞的双手,带着哭声求乞般的说道。

“我好脏,好脏,好脏……”苏雪挣脱开,继续用力的摩擦着自己,恨不得能将自己扒下一层皮般。

严昊抓着她着手,摇摇头,“都过去了,别这样,雪儿。”

苏雪看着严昊,认真的看着,许久突然笑出了声,“哈哈,哈哈哈哈……”只是那笑容里带着满满的都是凄凉。

笑过之后苏雪抓着严昊,看着他,表情有些痛苦,说道:“你知道吗?我有个儿子,一个长的和你很像的儿子,可是他却不是你的儿子,他是你的弟弟,你说多么讽刺,多么讽刺,呵呵。”

“别说了,苏雪,别说了。”严昊紧绷着脸,撇过头不去看她。他自然知道严然是自己的弟弟,只是就算到现在,他也还不能完全接受这是真的。

“那天妈咪叫我们去陪一些大老板,说都是一些上海有头有脸的人物,给的小费会很多,那个时候我为了钱什么都能做,所以我去了,进门我看见那些人我就觉得恶心,但是没有办法我还要讨好他们,我要从他们身上获取小费,我在一个四十几岁的男人身边坐下,我们过去的时候他就已经喝得有些醉的厉害了,第而天起来的时候他看见我很意外,他根本不记得昨晚发生了什么,他甚至还对我说抱歉,最后给了我很大的一笔钱就匆匆离开了,也因为他的那笔钱,我有很长的一段时间不用去酒店上班,因为照顾爸爸的关系,我根本没有发觉自己的身体变化,等孩子在肚子里有五个月的时候我才意识到自己的身体发生了变化,可是那时候在去做手术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严昊完全没有想到严然是这样来,听苏雪如此说来甚至父亲自己都不知道有严然的存在。

苏雪突然激动的抓着严昊,“可是你为什么是严宇扬的儿子呢?你从来没有和我说过。”看着严昊,苏雪的眼里有着怨恨,不过更多的还是绝望,放开他,表情痛苦的笑着自言自语的低喃着说道:“呵呵,我儿子既然是我最爱的男人的弟弟……”猛地抬头又看向白琳,抓着她的肩膀,痴傻般的问道:“我爱严昊,我好爱她的,可是为什么我的儿子是她弟弟?为什么……为什么……”

白琳捂着嘴哭的有些说不出话来,看着她只是一个劲的摇头,什么都答不上来。

久久等不到答案,苏雪急了,抓着她的肩膀不断的摇着,大声的吼着,“说话啊,我让你说话啊,这是为什么,为什么啊?说话。”

严昊强忍着眼中的泪水,将苏雪圈在怀里,希望她能安静下来,可是此时的苏雪情绪已经又不受控制了,双手在挣扎着,双脚也开始不停的乱踢着,叫吼着,场面整个开始有些失控了,白琳和严昊根本就没有办法将发狂的苏雪制止住,最后还是在工作人员的帮忙下给她又打了一计安定剂才算将她安稳下来。

——————————————

呼……终于把昨天的补上了。

第九十二章

“如果你不能好好的将苏雪的责任承担起来,那么当初你就不应该去同徐医生说让苏雪出院是啊!”白琳很是激动,讲话的音量不知觉彪了老高,自己都没有发现,面部的表情也因为愤怒而开始有些狰狞。

严然没见白琳这样,有些害怕,睁着大眼,悄悄的躲在了沙发的后面。

从回忆里拉回来,严昊紧握着双手,表情带着痛苦,因为白琳的话严昊更觉得对苏雪有着亏欠和愧疚,如果在苏雪的事上他可以理智一点的话,他一定可以发现其实苏雪的遭遇并不能怪他,只是苏雪现在这样的情况让他看了有些心痛,不是还爱着她,而是对她有着怜惜,因为怜惜而觉得有些内疚,因为内疚而更觉得自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