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昊紧紧的攥着拳头,回想起那几天在医院里的情景……

吃过药,苏雪的情绪慢慢的稳定下来,安静的躺在床上睡着了,看着她那并不安稳的的睡容,细细的眉黛紧锁着,双眸紧闭着,脸上还露着些许的紧张,手脚总是不受控制的间歇的抽搐着,嘴里时不时的冒出呢喃声,听不清楚在说什么。

严昊看着她眼里慢慢的都是怜惜,如今着苍白的小脸上一点都找寻不到她当初那清纯可爱的影子,要不是这精致的五官如此的相似,他真的会以为自己认错人了。“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在你身上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紧蹙着眉头,严昊低低的问着,问她也问自己。

后来几天严昊几乎每天都会过来,许医生苏雪的情况算是有些好转,起码她不会在认错人了,不会看见人都扑上前去抱着他认为是严昊,只是每天都会吵嚷着要见严昊,有些时候真的吵得没办法,最后医生也只能给她打了镇定剂来控制她的情绪。

这天严昊过来的时候苏雪刚打过镇定剂睡着没有多久,严昊来到她的床边,看着她不知道梦见什么小脸上露出来了满脸的慌张和害怕,手脚不安的挥舞着,不停的摇着头,嘴里不停的呢喃着,“不要过来……不要过来……不要……”眼角流下那晶莹的泪。

见她如此,知道她应该是做什么噩梦了,严昊轻拍着她,希望她醒过来,在她耳边轻声唤道:“苏雪,苏雪……醒醒,是梦醒过来就好了。”

苏雪还沉寂在自己的噩梦中,摇着头低泣着说道:“不要,我不要做了……求求你,放了我吧,我不要做了……昊……昊,你在哪里?来救救我,昊……”

“雪儿……雪儿,醒醒,我是昊,我在这里……”轻拍着她的小脸,严昊轻哄着说道。

也许是听见严昊的呼唤,苏雪缓缓的睁开了眼睛,看着眼前的严昊,伸出手不确定的唤道:“昊?”

“是我,是我。”握着她的手,严昊连连点头说道。

确定了眼前的真是严昊,苏雪一下哭出了声,起身抱着严昊,嘴里不停的说道:“昊……我好怕……那些人……”

第91——95章第九十一章(二更

“好了好了,没事了,只是梦,别怕,我在这呢。”严昊轻怕着苏雪的背,他可以感受到怀里这娇小的人儿那颤抖着的身子,心里不禁对她多了几分怜惜,当年到底是怎样的打击,让一个当初娇笑清纯的女子成了今天这样。

“不是的……不是的,那不是梦,他们都好可怕,我都说不要了,他们还要逼我,好可怕好可怕……”苏雪呜嘤着说道,身体还抖的厉害,“我叫了你好久,你都没有出现……”抱着严昊,那泪掉得更凶了些。

“是我不好,是我不好,好了,没事了,都过去了,我们不想了,不想了……”严昊不知道当年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但是眼下看来也只能如此安慰着先了。

苏雪退出他的怀抱,泪眼迷离的看着严昊,睁着大眼好不无辜,抽泣着问道:“你……你,你是不是嫌我脏?”

从当初他就知道苏雪是一个极容易惹人怜惜的女子,现在如此无辜的神情看着他,严昊不禁要问自己,她现在如此,究其原因当初是否有自己的责任?用指腹温柔的擦拭去她脸上挂着的泪痕,轻柔的安慰着她,说道:“没有,怎么会呢,别瞎想了。”

苏雪看着严昊,好一会儿,突然放声大哭出声,嘴里不停的说着道歉的话,“对不起,对不起昊,我不是故意的,我爱你,我真的真的好爱好爱你,可是我没有办法,当初爸爸他突然……我真的没有办法,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爸爸他就那么走了……我……”苏雪哽咽着,断断续续的有些难以将接下来的话说清楚,那些是她心底的痛,即使过了很多年,即使她的精神还有些‘混乱’,但是那些当初对她的打击,和遭受到的耻辱,都已经深深的印在了她的心底,现在要面对着自己心爱的男人要将自己的过去全都剖析开了,她还是有些难以启齿。

“雪儿……”严昊看着她,今天的苏雪和前两天的不同,听她的话来他有些预感到她要说什么,但是看着她如此凄惨的哭泣着,他可以想象当年的事对她的打击有多么的大,如果当年的事到现在她都无法释怀,那么现在再让她回忆是否会让她更加的痛苦?是否会让她的病情因此而加重?如此想来,严昊,上前轻抱着她,顺着她那披肩的长发来回拍抚着她的背,轻声的在她耳边哄慰着说道:“好了,不想了,都过去了,我们现在都好好的,不会有事了,乖,我们不想了,不想了……”

“呜呜呜……”靠在他的肩膀上,苏雪一直哭,一直哭着,低喃着语无伦次的讲着,“爸爸的医药费好高,我们没有别的亲人,妈妈从来都并不跟我们联系,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我看见爸爸躺在医院里好痛苦,有好几次他都想要拔掉那带着的氧气……”苏雪停顿了,有些讲不下去,想起当年当年父亲,她的心还是忍不住抽痛着,缓了许久,继续说道:“他不想拖累了,可是他是我唯一的亲人,我怎么能忍心让他一个人……医药费好高,我根本没有办法负荷,那时候你又不在身边,我连一个陪我想办法的人都没有,我好无助,我根本不知道该要怎么办……可是医院里一天一天的催我交医药费,我没办法了,真的是没办法了,我……我才去了酒店。”

酒店……这两个字就像是炸弹般,一下把严昊炸的有些晕,推开她,双手抓着她的肩膀,眼睛死死的盯着苏雪,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他不知道该说什么,现在的严昊甚至还没有从她刚才的话里反应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