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面包没有吃几口严昊就隐约觉得有什么怪异,喝了口鲜奶竟然是一种涩涩酸酸的味道,闻起来还有一股怪味。全数将口中的东西吐出,拿过面包和鲜奶,看上面的包装日期,原来全都过期了。

将那些过期了的东西全都扔进了垃圾桶,看着这一室的清冷,严昊自嘲的叹了叹气,除了无奈剩下的还是无奈。

换过衣服,头痛并没有得到多少的缓解,按着太阳穴拿过包准备去公司上班,走到门口,才发现门口躺着的手机,皱着眉,这才想起昨天因为不想接白琳的电话,直接将手机扔在了这。弯腰将手机拾起,二十几通的未接电话,全都是白琳打来了。眉头轻皱,他知道因为苏雪的关系,白琳每天都会打几通电话给他,但是昨天二十几通这未免也太多了些,终究是不放心,回拨过去,对方却是关机的状态,手机关机严昊转改打座机的电话,铃了许久电话就是没人接,本来轻皱着的眉头锁的更紧了些,再次回拨依旧是没人接,反复都是一样的结果。

毕竟苏雪现在不算是个正常人,怕真的出了什么事,给刘秘书去了个电话,严昊直接开车去了苏雪的住处。

房外,严然脸上还挂着害怕,将身子藏于门后,探了个头看着房间内的状况。

白琳轻轻的替苏雪盖上薄被,撩了撩她脸颊上散落的乱发,盯着苏雪那一脸恬静的睡容,长长的叹了口气才从房间里慢慢退了出来,拍了拍门边的严然,小声的用唇语对他说道,“走吧。”然后轻轻的将门带上。

房间外,客厅,厨房,几乎是一片狼藉,沙发东倒西歪的摆放着,地上不锈钢的盘子到处都是,挂在墙上装饰性的画也成了两半,电话机被砸在地上,线和机身整个分了家,连接厨房和客厅处的珠霖也被扯下,散落了一地,锅、勺等东西都是横躺在厨房的走道上,盐,味精等调味料地上也洒了一堆。索性那些被砸在地上的碗碟都是不锈钢制品的,即使是砸在了地上也只是有些棱角等地方的凹陷,并没有造成零碎的玻璃碎片。为了以防苏雪的突然发病,当初购置家具和生活用品的时候她就特意选了些金属制品,为此家里的客厅甚至都没有安装电视音响等东西。

将地上翻倒着的沙发扶起,然后将地上的碗碟收拾起来,门铃在这个时候响起,严然自发的上前开门,看见门口站着的严昊,愣愣的睁着大眼,没有开口。

对于严然,严昊始终还有着芥蒂,越过他侧身进了屋,看见眼前的狼藉有些意外,“发生什么事了。”

闻言白琳抬起头来,冷着目光狠狠的瞪着严昊,最后什么都没有说,低头继续收拾着。

“苏雪又发病了?”得不到回答,严昊猜测的问道。

手上收拾着的东西往地上狠狠的一砸,碰的一声,吓了严然狠狠的将头一缩,害怕的看了看白琳,又看了看严昊。白琳抬起头看着严昊,那目光恨不得要将严昊吃似,不觉的扬高了声音,问道:“你还来这里做什么,既然那么不想接电话,不想过来那就别来啊,你现在还来做什么?”

严昊有些难受了揉了揉额头,宿醉后的头疼和现在胃里空空的传来那一阵阵抽痛,让严昊的心情更觉得烦闷,有些无力的问道:“苏雪怎么了?”

“哼。”白琳冷哼一声,说道:“怎么了!你还关心她的死活吗?我看你就巴不得她死,然后什么都不用去烦你。”

听白琳这么说,严昊猜测苏雪闹过之后应该是没什么事了,长长的叹了口气,“既然没什么事的话我先走了。”

严昊真的是无意与她多争吵什么,现在米佳的事几乎已经占去了他全部的思想,一开始还觉得苏雪是责任,可是现在由于米佳的关系对于那份责任他已经越来越有些厌恶了,现在回到家,看着那一室的冷清,他就常常想着,如果要是没有苏雪,他和米佳会过得很好,他们会有自己的孩子,一家人会很幸福的一起生活着,可是现在……乱了,什么都乱了,一切全都不在他的计划之内,全都失控了。

白琳简直不敢相信他来就这么问过一句就要离开,以往他还会留下来等苏雪醒来,或者去房间里看看苏雪什么的,而今天竟然说要走了,她替苏雪不值,“你就巴不得走,别忘了她现在这样当初都是你一手造成的,难道你就一点点都没有觉得有愧疚感的吗?看见她现在如此你一点都不觉得心虚和良心不安吗?”

严昊紧紧握着拳头,看见苏雪如此,他怎么会心里好受,可是也就是因为对苏雪心里的这份愧疚和自责现在几乎要摧毁了他的家庭,他爱米佳,所以他不可能会对米佳放手,所以如此一来,对此他不得不重新开始考虑对苏雪这事上的态度问题。对于苏雪,他是愧疚,自责,但是他也不能就因为如此而没有节制的对她展现对全部的关心,这样对米佳太不公平,对苏雪她也会因此而容易对他产生依恋,这样对她的病情并无多大的帮助。

“苏雪她现在对我太依赖了,对她的病情并没有多大的帮助,而且我也有我的家庭,我不可能完全不顾我妻子的感受天天往这里跑。”严昊坦白的说道。

“呵,太依赖不好。”白琳冷笑,拉过他指着这一地的狼藉,说道:“你看见了没有,你才两天没来,她就能闹腾成这样子。”

“你有家庭,是,你本来就有家庭。”白琳的情绪有些激动,“当初你向医生提议接苏雪出来的时候你怎么没有想过你是有家庭的,你太太会介意你每天往这里跑,是你觉得良心不安才说要把我姐接出来的,现在又来嫌她烦,你把我们当什么呀,你这样做会不会太过分了,当初要不是你突然跑美国去了,我爸爸身体不好,那我姐她……她也不至于……”苏雪哽咽的捂着嘴,有些说不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