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的铃声在这个寂静的空间响起,特别的清脆但是在严昊看来一点都不悦耳,不用看他都知道是那谁打来的电话,几乎整一天,苏雪那边的电话一直就没有断过,他不想接,一点都不想,他累了,好累。掏出手机,往那地上一丢,手机在地上尽责的鸣叫着,黑暗的空间里闪烁着淡蓝色的光。严昊不去理会,跌跌撞撞的起身朝房间走去,狠狠的将房门摔上,将那烦人的声音隔绝在了门外。

这一边白琳拿着手机,一遍有一遍的给严昊打着电话,可是始终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蹙着眉,看看一旁沙发上苏雪抱着严然一脸期待的看着她,咬牙硬着头皮继续打。

任由白琳打了一晚上,得到的依旧是那个冰冷的答案‘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拨。’放下手上的手机,看着苏雪,白琳无奈的摇摇头。

“他为什么不接电话呢,也不来看我……为什么……”抱着严然苏雪喃喃自语的说着,歪着头,眼里充满了不解和疑惑。

“姐,别想了,很晚了,我们先去睡吧,说不定明天严昊他就过来看你了。”白琳蹲在她面前,安慰轻哄着她,就怕她一下想不开来,钻了牛角尖,到时候只怕又会发病。

“可是昊他为什么不来呢,我好久没看见他了,是不是他又不要我了?”苏雪自顾自的低喃着,完全没有把她的话听进去,突然,抬头抓着白琳,有些激动的说道:“不要,他不可以不要我的,我这么爱他,他怎么可以不要我呢?我要见他,我要见,我告诉他我很爱他的,很爱很爱,你告诉他好不好,你告诉他让他过来看我好不好?我真的不可以没有他的……不可以的……”

“没有没有,严昊没有说不要你,他只是工作太忙了,那么大的公司要他来管理着,他现在是抽不开身来,他不会不要你的,明天,明天他就会过来找你了,乖,我们先睡觉好不好?”拍着她的手,白琳安抚着说道。

“没有,你骗我,他不来看我了,他都好几天没有来看我了。”苏雪突然高声叫道。怀里的严然被吓的稍稍一抖,表情有些害怕,看着白琳眼中很快就浮现出水光来。

白琳心里一动,严然可以说是她一手带大的,对他她真的是像儿子一样对待的。“姐,你别激动,你吓到然然了。”

苏雪疑疑的看着她,慢慢把目光转到自己怀里严然的身上,转过严然看了好一会儿,突然瞪大了眼睛,抓着严然的肩膀,激动的说道:“你,是你对不对,一定是你,一定是因为你昊才不理我的,他一定是知道你是他弟弟才不来找我的,是你,是你,你这个坏小孩,你才不是我儿子,你不是我儿子。”说着伸手就要打到严然的身上,严然本来就已经被她吓到了,这样一来直接扁嘴大哭出声来。“哇……”

“姐,别这样,他是你儿子,你这样吓到他了。”白琳伸手将严然拉回到自己的怀里,抱着他连忙退开苏雪的活动范围,轻声哄着,“好了,然然乖,不哭哈。”

“他不是我儿子,他才不是我儿子,我这么爱昊,怎么会做对不起他的事,所以他不是我儿子,一定不是的。”苏雪惊叫着,站起身朝他们上前几步,斜眯着眼睛,手指着白琳说道:“是你,一定是你,是你把这个野孩子带回来的,对不对?”

白琳抱着严然慌忙又向后面退了几步,她知道苏雪又发病了,前几天严昊在的时候还好,这两天严昊一没在她就疑神疑鬼的,发病的频次也多了,每次过后醒来又什么都不记得,对于苏雪这样的情况,她真的有些无力了。

苏雪凶神恶煞的惊叫怒骂着,怀里抱着的严然因为害怕在哇哇的哭着,现在的场面怎么一个乱字了得,“姐姐,我是你妹妹,你别这样好不好。”白琳急的都快要哭出来了。

最终没有办法,白琳带着严然躲进了房间,苏雪一个人在外面叫喊着,拿着东西乱砸着。

听着外面噼噼啪啪摔东西的声音,严然脸上还挂着泪痕,睁着乌黑的大眼,看着白琳,无辜的问道:“阿姨,妈妈为什么不喜欢我,我真的不是妈妈的孩子吗?”

看着严然,白琳的心被揪疼了,其实严然从小就过得不好,姐姐从来就不喜欢他,小时候从来就不抱他,就连哺乳期的时候也没有喝过一口母乳,稍微大一点轮廓有些显现出来,也许是因为严然和严昊长的相像的关系姐姐开始对他好点,可是并没有多久,姐姐就病了,不发病的时候还好点,一旦病发总是会拿严然来出气,打骂都是长有的事,可以说严然从来都没有得到过真正的母爱和家庭温暖。

“没有,妈妈没有不喜欢然然,她是爱然然的,只不过妈妈她现在生病了,心情不好才会这样的。”白琳倾身抱了抱他,轻哄着在他耳边说道。

“那……那她为什么说我是野孩子。”眼泪在眼里打着转,他已经上小学了,有很多他以前不知道的词现在都明白了。

“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然然是好孩子,然然是好孩子。”抱着他,白琳忍不住流下了泪。外面还隐隐传来苏雪的哭叫声。

第九十章

严昊第二天是被饿醒的,宿醉让他的头痛剧烈,太阳穴像是针扎般。身上穿的还是昨天的衣服,皱皱的,还带着浓浓的酒味。

睁着眼睛看了看天花板,忍着头痛起身到浴室里冲了个澡,昨天几乎是一天都没有吃东,昨晚也只是空腹喝了些酒,垫肚的东西什么都没有吃,现在早已经是饥肠辘辘了。

打开冰箱,几乎没什么东西,几个番茄,几个鸡蛋,冷冻室里放着几袋速冻水饺,幸运的是还有几片面包和倒了一半的鲜奶。管家阿姨被母亲带回了严家大宅,这几天这空荡荡的房子一直都只有他,所以已经许久没有给家里的冰箱补过什么‘货’了。严昊现在也不讲究吃什么了,肚子真的是太饿了,拿过面包就大口的咬了几口,手上也没有停,拿出杯子给自己倒了大半杯鲜奶,想着这样凑合着先填一填肚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