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严昊抓住着手因为他的力道过重整个有些生疼,米佳皱着眉,伸手挣脱开了他的野蛮钳制,冷着脸故意不去看他,硬起心肠说道:“你回去吧,什么时候有时间我们去把手续办一下,这样对我,对你……对苏小姐都好。”

米佳的话是彻底激怒了严昊,理智已经被心中的怒火完全覆盖,讲话几乎字字都是在用喊的,“该死,你到底要我说多少次,我不会和你离婚,不会!而且我和苏雪根本就不是你想的那样,为什么你一点解释的机会都不给我直接给我定罪,难道我们之间的婚姻就是这样吗,一点让你努力的必要都没有吗?”严昊抓过她的肩膀,力道很重,手指深深的陷入在米佳的肉里。

“啊……”米佳吃痛的叫出了声,她知道严昊生气了,她从没有看过他如此发这么大火过,即使当初知道严然是自己的弟弟,他也只是将心里的愤怒压抑在自己的心底,从未对她大声吼过半句。

“放开,你抓疼她了。”莫振勋看着米佳那被抓红了的手臂,一个上前将严昊狠狠推开,将米佳护在怀里,怒道:“现在后悔了吗,那又何必当初呢?在你背叛她伤害她的同时你有没有考虑过米佳她的感受?”

看着米佳那被自己抓红了的手臂,严昊心里有些自责,但是看着莫振勋将米佳拥在怀里,那心里的怒气就没由来的一下冲了上来,瞪着他狠狠的说道:“我们夫妻间的事不用你插手。”上前欲将米佳拉过来却被莫振勋挡开,“莫振勋。”严昊紧紧握着拳头,整个人就像是要发狂的狮子,眼里透露着凶狠的目光。

莫振勋对于严昊表现出来的愤怒没有任何反应,冷声说道:“我之前就跟你说过,如果你不珍惜让受到伤害,我一定会把她从你身边抢过来。”

“你……”严昊气结,紧握着的手开始有些颤抖。

“我们走吧。”看了他一眼,米佳转身对莫振勋说道。莫振勋点点头,挽着她的肩膀转身朝身后的车子走去。

“米佳……”严昊伸手抓住她的手,他不相信米佳会如此随莫振勋而去。

轻轻的将手抽回,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转身决然离去。

看着米佳坐进莫振勋的车里,车子在缓缓的从自己的身边开过,心里已经不能用愤怒来解释了,更多的是心痛,还有绝望,难道他和米佳之间,真的只能如此吗?他不舍得放手,他是爱她的呀,如何能劝自己让她离开。紧紧咬着牙,严昊痛苦的闭了逼眼。

米佳安静的看着车窗外飞驰而过的景物,眼前却清晰的出现严昊的脸,刚刚回头的那一瞬间,她从他眼里看到的心痛,还有绝望,心猛地一抽,紧紧按住胸口,‘你一点解释的机会都不给我直接将我定罪,难道我们之间的婚姻就是这样吗,一点让你努力的必要都没有吗?’他的话还一一在耳边响着,她没有给他解释的机会吗?她那晚在家里等了整整一夜,却什么都没有等到,是他将机会流失了,等到她已经绝望的时候才来说要解释,可是她也是人,心也是肉长的,看到那样的场面等了一夜等到那样的结果,要她怎么不心痛,想要她怎么去接受。她没有为他们的着段婚姻做出过一点点努力吗?不,她有的,从开始怀疑到真正的确定,她一直在等他能主动开口向她坦白,问他是否有什么要同她讲的,可是他始终都是闭口不讲,他是蓄意隐瞒,哪怕是那天当面撞见他和苏雪在一起,她还是忍着心痛等了他整整一夜,甚至做好了接受他能给自己如何借口的准备,可是最后呢?现在她的心要死了,才来说要挽回,他不会觉得太迟了吗,还是他总是这么自信只有他开口她就会原谅?

一颗清泪从她的脸庞划过,悄无声息连米佳自己都没有发觉。

莫振勋开着车时不时的转过头看着米佳,看着她冷然的看着窗外的景物,看着她那眼泪悄然滑下,他知道她在伤心。拉过前面放着的纸巾,递过去给她。

米佳愣愣的转过头,不解的看着莫振勋,她不明白他突然拿张纸巾给她做什么。

“擦擦吧,你哭了。”莫振勋将纸巾塞到她的手上,轻轻叹了声,说道。

“呃……”米佳这才反应过来,伸手抚上自己的脸颊,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眼泪早已经打湿了脸庞。“谢谢。”讷讷不自在的向他道谢,抓起纸巾在脸上胡乱的擦抹着。

莫振勋淡然一笑,问道:“想吃什么,意大利菜怎么样?”

米佳摇摇头,有些无力的开口,说道:“送我回去吧。”现在的她,真的是什么胃口都没有。靠着椅背轻轻的闭上眼睛,并不想睡,只是她突然觉得好累,人累,心也累。

见她如此,莫振勋不再多说什么,在下一个路口直接掉转了车头,缓缓朝罗丽家的方向开去。

车子在罗丽家的楼下慢慢熄了火,莫振勋转头看着靠在一旁浅眠的米佳,眉头还是微皱着,脸上还挂着干涸了的泪痕,伸手想帮她把眉宇间的褶皱抚平,手才到她脸上空,还没有触及到她的脸,那双灵动的大眼突的一下睁开,手硬生生的停在了半空。

米佳看着眼前还没落下的大手,转头看看一旁的吗振勋,有些羞窘的不自在的问道:“到,到,到啦。”

收回手,脸上没有一点的不自在,莫振勋面带着微笑,点点头,说道:“到了。”

米佳的脸有些微红,连忙正做起身,拉了拉自己身上的衣服,确认自己仪态是端整的,转头对莫振勋说道:“谢谢你送我回来,再见。”说完刚想转身打开车门离去,莫振勋却先她一步拉住了她那要开门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