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莫怜萱规劝的说道,她想帮他们,处于一种对于朋友之间的帮忙。

严昊颓然的坐回到椅子上,许久才黯然的开口说道:“米佳对我有些误会……”双手烦躁的扒了扒自己的头,现在的他早已经顾不上什么形象了。

“难怪我之前见到她的时候觉得她瘦了很多,敢情是被你气的。”莫怜萱没好气嘀咕的说道。

大家都知道她瘦了,只有自己后知后觉的才发现,看来他真的是个很不合格的丈夫,严昊在心里自嘲的想着。

“米佳,下班了还不回去?”对桌的同事收拾着东西,见米佳还埋头做着报表开口问道。

“嗯,就回去了,你先走吧,我把这个弄好。”冲她淡然一笑,米佳说道。

“别这么拼了,你这样拼命老板还以为我们工作不认真呢。”同事如此说道,脸色并没有什么笑意,语气听来甚至还有点鄙夷和不满。

米佳自然不是笨蛋,当然听得出她话语中的意思,“我……”想解释却被打断。

“没别的意思,你也别多想,我先走了,你也早点回去吧。”笑意只是在脸上,并未达到眼底,拿过桌的包转身朝公司大门走去。

长长的叹了口气,看着手里的报表,被人那么一说已经没有在做下去的兴趣了,她并不是想出风头争表现,她只不过是想借由着工作好不然自己胡思乱想什么,却没想过这样也会惹来别人对自己的不满。摇摇头将未完成的报表收起,其实这也不是什么很急要的东西,做不做迟几天做都没有什么关系,只是她没事找事做罢了。

收拾着桌上的东西,其实今天米佳心里是有些点忐忑不安的,早上她让快递公司直接把离婚协议书连同着和宇扬在她手中的股权转让书一起寄给了严昊。她不知道严昊收到后会有怎么样的反应,她只是想早些将这事了结了。

六月的天就是如此,昼长夜短,虽然已经快六点多了,可是出来还是可以看到夕阳遗留着的余光,通红的照亮了半边的天,地面上还带着未完全褪去的热气,微微的晚风吹来给这有些炎热烦闷的天气带来一丝凉爽。米佳撩了撩额前那被风吹乱了的头发,迈下阶梯朝人群走去,却突然停住了脚步。

路边停着的黑色宝马里,严昊幽深深邃的眼睛紧紧的盯着米佳,就像莫怜萱说的,她又瘦了,瘦的让他有些心疼。打开车门,严昊迈步走向米佳。

看着迎面过来的严昊,米佳知道自己是该走的,可是脚像是让人灌了铅似的重的她跟本没有离去离开。几天没见他好像憔悴了,头发凌乱着,面上还有着没有及时刮去的胡渣,心里暗暗的有丝生疼。待严昊走近她身边,一股浓浓的烟味随之飘到米佳的鼻中,他又抽烟了,皱着眉米佳在心里轻轻的嘀咕道,她知道他一有心烦的事就会抽烟,她之前不喜欢他抽烟,就是因为不喜欢看见他心烦。那现在他是在烦恼自己吗?还是苏雪也让他并不快乐?米佳在心里猜测的想着。

严昊看着她,想把她拥进怀里抱着,手才刚伸到半空,米佳一个侧身躲开,手生生的被打住停在了半空,咬着牙,整个人紧绷着。

米佳看见严昊整个人紧绷的有些扭曲,那面部的肌肉几乎可以看出那僵硬的程度,双手慢慢的收回放在腿的两侧,紧紧的撰在手里那关键开始有些泛白。米佳的心狠狠的抽痛一下,甩头米佳命令自己硬起心肠不要心软,“离婚协议书都收到了吧,签了字,约个时间我们去办理一下手续吧。”其实这些话句句都像锋利的刀似的狠狠的扎入米佳的心里,但是即使在痛她还是强装着镇定没让自己露出丝毫。

手握得更紧了些,严昊有些困难的重重吸了好几口,“协议书我撕了,我早说过我不会和你离婚。”

“那我明天再给你……”

“你寄一次我撕一次。”瞪着米佳严昊恨恨的说道,咬着牙,似乎她要是再说出一句他不爱听的,他就能把她给吃了似的。

“何必呢。”夹在两个女人间他不累吗?转过头不去看他,神情有些淡漠。

她眉间透露出来的淡漠和黯然让严昊有些心慌,板过她的身子,定定的看着她的眼睛,放软了语气,带着恳求,同她商量的说道:“别胡思乱想,我和苏雪真的没有什么,我答应你,我会在最短的时间内处理好她的事,我也答应你我们暂时分开彼此好好冷静思考一下,但是不要轻易放手,不要轻易说离婚好吗?”

米佳愣愣的看着他,他这样如此卑微带着恳求的语气让米佳一时答不出话来。

“米佳。”身后莫振勋从银灰色的轿车开门下来,冲着米佳扬声唤道。

第八十八章

“米佳。”莫振勋扬声换道,看见米佳身边站着的严昊,俊眉不自觉的微微轻皱了下,他和平时一样的时间来接米佳下班,却没想到她今天提前下班了,而且严昊还在场。

米佳和严昊同时转头,看见身后的莫振勋,严昊的脸色突然阴沉下来,看着他的眼神也变得犀利起来。

莫振勋直接忽略掉严昊,面带着微笑直直的朝米佳走去,柔声说道:“走吧,我送你回去。”

没有等米佳开口,严昊抢先一步,将米佳往身后一拉,一个箭步上前挡在了莫振勋和米佳的中间,眼神凌厉的瞪着他,“我的‘老婆’我自己会送她回去,就不劳莫总费心了。”语气里有着难以隐藏的愤怒,抓着米佳有的手也不自觉的加重了力道。

莫振勋挑眉,嘴角挂着轻蔑的浅笑,转头看向严昊身后的米佳,问道:“真不用我送你吗,还是……你要和他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