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愤让严昊有些失控,桌上的东西全数都给他推到了地上,手重重的捶着桌子,嘴里咒骂着:“该死。”

门外的秘书被房间里的动静吓了一跳,连忙开门进来地上已经是一片的狼藉,严昊满眼的愤怒几乎能吃人似的。

“严总……发发生什么事了?”刘秘书有些结巴的开口问道。

“滚……”严昊一声怒吼吓的刘米佳直接关门跑开。

痛苦让他的俊脸有些扭曲,最后抵不住内心里强烈的痛苦大喊出了声,“啊……”

等待一切归于平静,严昊有些泄气的靠在靠椅上,双眼无神的看着前方,没有焦距。他怎么可能会和她离婚,他清楚自己心里是爱她的,他还想过要跟她要两个孩子,一个像她一眼漂亮的的女孩,眼睛大大的,笑起来还有两酒窝,一个像自己一样的男孩。男孩要是哥哥,这样可以保护着妹妹。想着这些,在看看那被自己撕成两半的离婚协议书,严昊嘴角泛起苦涩的笑意。

手机在这个时候响起,是白琳打来的,他知道一定又是苏雪的事,拿着手机狠狠的砸向地上。

第八十七章

刘秘书有些心有余悸的看着那紧闭着的办公室大门,这刚才不是好好的吗,怎么一下这么大的动静,摇摇头坐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她不是刚出社会的菜鸟,自然懂得看老板的眼色,既然上司不需要她帮忙,她自然不会强出头免得成了炮灰。

才做下来没有多久,就看见莫怜萱带着助手朝这边走过来,是啊,莫怜萱之前就约了今天来去工地视察,差点都忘了。刘秘书忙的起身上前迎接,看了看那紧闭着的门,再看看莫怜萱,面色有些为难。

莫怜萱是个极其聪明的女子,自然将刘秘书的为难看在眼里,开口问道:“怎么?你们的严总还没有过来吗?”

“不是……我们严总他……”为难的看了看身后,老实说道:“严总他正在里面发火呢。”

“发火?”莫怜萱挑眉,具她所认知的严昊绝对是一个内敛深沉的人,喜怒都不会表现在脸上。“里面有人吗?”

“没有,早上过来的时候还好好的,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在里面的把桌子拍的震天响,开门进去一看东西全砸了,估计和早上的那份快递件。”刘秘书嘀咕着说道。“那个莫总,你们先到会议室里坐一下吧,我去请我们严总。”说着就要领着他们往会议室里走去。

“不用了,我进去看看。”说完莫怜萱直接往严昊的办公室走去,礼貌了敲了敲门,还没有进去就听见里面爆出一声怒吼,“滚……”

看来火气真的挺大,莫怜萱在心里想道,脸上并没有畏惧,才开门还没来的及进去,又传来严昊的怒吼,“谁准你进来了,滚出去。”

“你就是这样对待你的下属的吗,还是你习惯这样来欢迎你的客人?”脸上带着笑意,莫怜萱毫无畏惧的对上严昊那正在冒火的眼。

严昊这才看清了来人并不是他的秘书,撇去脸不说话。

见他不语莫怜萱自顾的环顾了下四周,文件资料散落满,电话机也被推落在地上听筒和机身分开传出有些刺耳的鸣叫,大门的旁边躺着他的手机,锂电池掉落在外面,看见如此的场面莫怜萱不禁心里想,究竟是谁能如此将严昊惹成这样。

“啧啧啧……”莫怜萱不住的摇摇头,不怕死的说道:“不容易啊,到底什么事什么人竟然能如此把你个给气成这样。”

严厉的目光扫射向她,冷冷的开口说道:“我会安排公司里的工程师陪你们去工地,没其他的事请你出去。”严昊讲话的同时桌子下面的双手紧握成拳,显然那心中的怒火还没有完全散去。

“我们也算是朋友吧,说说看,也许我能帮到你。”莫怜萱朝他走去。

严昊没有说话,也不看她,手紧紧的撰着,脸部的肌肉紧绷着。

莫怜萱眼睛不经意的瞟看到地上的某一东西,微皱了下眉头,再看看严昊紧绷着的脸,突然有些了然。开口问道:“是米佳?”

严昊紧绷着的身子轻轻一颤,转头目光凛冽的瞪着她,一字一句有些咬牙切齿的说道:“你可以不用这么聪明。”

莫怜萱弯腰捡起那被撕成两半的离婚协议书,她不明白他们夫妻又出现了什么状况,竟然会闹到要离婚的地步,“米佳要同你离婚?”

“我不会同意的。”严昊惑得站起身,手重重的拍在桌子上,冲她吼道,莫怜萱的话就是他现在的痛脚,而扬在手上的东西不仅刺他的眼,更是刺痛了他的心。

莫怜萱没有被吓到,皱着眉关心的问道:“你们之间到底出了什么事,为什么米佳要同你离婚?”

“不关你的事。”抿唇冷声的说道,撇开去脸不去看她。

莫怜萱挑眉,她知道这男人就是嘴硬,突然轻笑出声,说道:“你现在这样算是替我哥他制造机会吗?据我所知,我哥似乎对米佳还没有死心,只不过我哥是正人君子,米佳既然和你结婚了他自然不会破坏你们的家庭不过现在你和米佳既然要离婚了,那么说不定我哥还有机会什么的,再说了我也挺喜欢米佳,她做我大嫂我也很乐意的。”

愤怒差点又要让他失控,紧紧握着手重重的喘着粗气,转头瞪着她,眼里充满着愤怒的火焰,切齿的说道:“莫振勋永远没有机会,我说过我不会和米佳离婚,永远都不会。”

“以目前这样的形势看来也不无可能啊。”说着扬了扬手中的离婚协议,莫怜萱反驳说道。

“你……”严昊气结的看着她,他想反驳却发现她说的都是事实,的确,米佳态度坚决他上次在罗丽家就领教过了,现在米佳就是认定了他和苏雪之间有什么,这次更是该死的给他寄来离婚协议书,真是该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