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昊看着那被重重关上的门,许久才迈步离去。

第八十五章

罗丽站在公司门口等着男友,原本下班之后直接回去了,可是临近下班罗丽才想起自己早几天前就已经和男友说好今天要去拜访未来的公公婆婆,时间之前就定了,为了今天人家还做了一桌子的菜,想推脱也没办法。拿出电话打给米佳,米佳手机关了,转拨打到自己家里,电话铃了许久都没有人接,罗丽有些着急,跺着脚,嘴里嘀咕的说着,“怎么没人接呀!”不行她还真的回家去看看。

想着小崔已经从公司里出来,亲昵的挽着罗丽的腰,说道:“走吧。”

“米佳没接电话,会不会出事啊?”罗丽皱着眉,一脸焦急的说道。

“你再打打看。”关于米佳的事小崔基本都挺罗丽说了,米佳发生这样的事也难怪罗丽会放心不下。

铃了许久,依旧是没有人接,“还是没人接,要不我们回去看看吧,我真怕米佳会出什么事。”罗丽一脸担心的说道。

看看时间,和父母约的时间已经不早了,但是要是米佳真的出什么事那也不是开玩笑的,权思再三,小崔说道:“我陪你回去看看……”话还没说完,罗丽的手机响起,来电是家里的电话。

“是米佳。”罗丽看着那上面的来电显示,松了口起,忙的接起,“喂米佳,你刚怎么不接电话。”

“我……我刚睡着了,刚想接你就挂了,猜是你的,怕你担心就给你打过来了。”电话那边米佳带着浓浓的鼻音说道,听起来还真像刚起来似的。

“真的吗?”罗丽有些半信半疑,她自然清楚米佳的性格,她知道这个时候她是不可能睡的着的,那浓浓的鼻音倒像是她哭过后的声音倒是真的。

“当……当然啊,昨晚没,没怎么睡,今天困的要死。”故意打了个哈欠,说道:“我现在还想睡呢。”

知道她嘴硬,不过没事就好,“我今天可能要晚点回去,你一个人没事吧?”罗丽有些不放心的。

“你就放心去和小崔谈情说爱去吧。”电话那边米佳揶揄的说笑道。

别看罗丽一向大大咧咧的,一说到感情恋爱之类的事还是容易燥红了小脸,“不和你说了,没事就好,去弄点东西吃,冰箱里有速冻水饺,你最近瘦了很多。”

“知道了,你就别担心我了,我再去睡会儿。”说完急急的挂了电话。

罗丽挂了手机,对小崔说道:“还能说笑,比我想象中要好些。”

小崔搂了搂罗丽的肩膀,安抚的说道:“别看米佳柔柔弱弱的,她是一个坚强的女人,你就放心吧。”

“她哪里坚强,她就是怕我担心,才故意强装着笑容。”与米佳这么多年的朋友也不是白当的,罗丽自然知道米佳的想法。

“那我们去和我父母碰个面,争取早些回来。”小崔体谅的说道。

罗丽点点头,也只有这样了。

两人离去,并没有发现刚刚这些话全落到了站在他们身后的莫振勋耳中。阴沉的脸英眉紧锁着,他记得自己下来的时候秘书好像还没有走,拿出手机给秘书电话,“查一下罗丽的地址,我马上要。”

米佳抱着抱枕坐在客厅的沙发里,眼圈红红的明显是刚刚哭过,她以为这次自己厉害了些,不像上次见到他和莫怜萱之后就哭得唏哩哗啦的,可是当自己一个人面对这样安静没人的空屋子的时候,那眼泪就像是那关不紧的水龙头,怎么也控制不住。米佳讨厌自己这样,却始终没有办法控制住那不断落下的眼泪,心里的痛和受伤,也只能借由着这样的方式来释放和宣泄。

她知道她和严昊之间算是完了,可是每每一想到这自己的心就抽痛到不行,不应该这样的,明明和严昊相爱不过就是这几个月,为何伤痛会如此的深,即使当同张扬初恋爱三年最后惨遭背叛抛弃也不曾如此痛过,这是为何?她这样问自己,却没有答案。

紧紧抱着那柔软的抱枕,想在那上面寻求着点温暖,可是依然觉得有些冷,从心底里发出来的寒冷。说来可笑,明明是六月的天气,她却觉得冷。

电铃猛然响起,打破着一室的寂静,米佳木讷的转头看着门口,没有动,也不想动,如果是罗丽,她自然有钥匙,如果不是,这里是罗丽的家而罗丽又不在家,开门亦是无用,如果是来找她的,那她现在谁都不想见。她不想在强颜欢笑的假装自己很坚强的去面对别人,现在的她真的有些累。回过头,愣愣的盯着茶几,目光并没有焦距,视线也没有一个真正的着落点。

许久不见人来开门,门外莫振勋紧蹙着眉头,按着电铃的手没有放,越发的按的凶猛了些,不过里面的人像是在考验他的耐性,就是不见门打开,而他从来都是缺少耐性的那个,掏出口袋里的手机,按下刚刚出秘书那里得知道的电话,电话很快就被接通了,隔着门他可以隐约的听见屋里电话的铃声。

许久,就在莫振勋的耐性用光之前,电话被接起了,“喂。”电话那边的声音有些虚弱,还带着些暗哑。

“开门。”两字,直接说目的,简明扼要,说完直接挂了电话。

又是好一阵,门才缓缓被打开,看见门外莫振勋臭着一张脸,米佳有些意外,以为他是有事来找罗丽,忙说道:“莫总?你,,,你是来找罗丽的吗?她还没回来。”

比起上次在咖啡店里见到她的时候,米佳这次更显得消瘦了许多,眼睛红肿着,整个人几乎没有什么血色。这样的她让他看着有些心疼,“怎么把自己搞成这样子。”莫振勋的声音有些大,脸色也相当的不好看,这明明该是柔声安慰人的话,现在这到了他嘴里,加上他略有些带着责备的语气,全都变了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