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佳抬手阻止他想说的话,继续说道:“我在等你主动开口,可是你在听到说是阿姨接了电话之后就露出了放松的笑容,甚至都没有向阿姨求证过。其实我那时候就在想,如果你主动像我坦白,哪怕你真的做错了,背叛了,如果你还在意我们的婚姻,我会原谅,当作什么事都没有过,呵,现在想来很可笑吧。”米佳自嘲的倾了倾嘴角。

严昊无言以对,并不是他真的做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事,他的确如此欺骗了她。

“后来你回来的越来越晚,用各种各样的借口来作为你晚归的理由,这些我都知道,但是我不曾戳破,甚至告诉自己不要多想,你只是向以前一样忙碌着工作,并无其他,因为我特别珍惜我们之间的一切。我那时候就想那个叫雪儿的女人是一个怎样的女人,为什么会让你一下子突然就改变了这么多,直到我昨晚见到她我才知道原因,因为她是你最初的痛,是一个我没有办法逾越的鸿沟,也许你现在也是爱我的,但是却没有她来的深。”

“不是这样的,我对她只是愧疚,对你才是爱。”严昊语气坚定的说道。

米佳摇摇头,淡笑着,“也许你现在还没有权衡好我和苏雪之间,但是我想告诉你严昊,我不可能和另外一个女人来分享我丈夫的爱,所以也请你不用在费尽心思来编织着那些完美的谎言和借口,我不会在相信了。”

严昊双手紧紧的撰在手心里,看了她许久,有些僵硬的说道:“所以你都已经给我定好罪了,哪怕连一个解释的机会都不给我。”

“我给了,我昨晚等了你整整一夜,可是你没有出现。”米佳讥削的说道。

“昨晚苏雪她……”严昊试着解释,却被米佳打断。

“够了严昊。”米佳怒吼道:“我不想听到她的名字,你只会考虑到她的感受,那你有没有想过我,昨晚我等了你一夜是怎么样的心情,明知道自己的丈夫借着出差为名出去和初恋女友幽会,明明已经被我撞破了他们的谎言,自己的丈夫却还是选择先和别的女人回去,你要我怎么想?你又是把我摆到何处的?明明我才是是你的妻子,可是你这样做让我感觉我才是破坏你们之间的第三者。”

“你不是,我跟她真的没有什么,我没有背叛我们的婚姻,我爱的仍是你,对她只是一份愧疚和责任。”严昊痛楚的闭了闭眼睛,他心疼米佳把自己讲的如此不堪,他很清楚他爱的是米佳,对苏雪早已经没有当初的那份爱意,即使知道了她所有的遭遇,只是心中的自责和愧疚让自己想多补偿她一点,所以才会如此一次次纵容和迁就她的要求,却忽略了这会给米佳带来的痛苦和伤害,当初选择不告诉米佳,也只是不想让她为这些觉得烦恼觉得有负担,不过显然这样做,他错了。

“我已经不想在对你多说什么了,你走吧,我很累了,离婚协议书我过几天会快递寄给你,我可以什么都不要,至于爸爸当初留给我的宇扬的股份,我也会让律师全都归还到你的名下。”米佳转过脸去,不在看他。

“我不会同意离婚的,绝不。”严昊狠狠的盯着她,紧握着的双手有点咯吱作响,那关节也开始逐渐泛白。

“何必呢……”米佳不赞同的摇摇头,凄凉一笑。

“苏雪现在生病了,她这病可以说我有推卸不掉的责任,我不可能放任她不管,我做不到那般无情。”严昊软下语气,试同让米佳理解自己的苦衷。

米佳现在已经无法再去相信他了,毕竟亲眼看到和亲耳听到的和他说的都相差甚远,而且他昨天的所作所为更是让她伤透了心,这叫她如何再去相信他。凄凉的笑道:“何必再找这些借口呢,就算你说的都是真的,那如果苏雪的病一辈子都不好呢?你是不是要打算这样过一辈子。”米佳摇摇头,继续说道:“我不可能那么大度对此毫不介意,对此我必须承认我是一个小气的女人。”

严昊愣愣的看着她,他并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在他看来现在这样的情况都只是暂时的,因为他相信苏雪会完全好起来,到时候或许他会给她一笔钱让她带着严然好好生活,而自己也可以安心的和米佳好好过日子。

严昊上前,板过她的身子,看着她的眼睛,认真的说道:“给我点时间,我会处理还苏雪的事,我不会再让你受到一丁点委屈,相信我,好不好!”

米佳看了他许久,最终还是抬手将放在自己肩上的双手拉下,摇摇头,“严昊,我好累,我们离婚吧。”

严昊看着她,嘴角痛苦的抽搐着,眼底慢慢泛起一层薄薄的湿雾,模糊了他的双眼,被拉下来的双手还僵硬在半空,为什么他们之间会弄到今天这样的地步,他在心里一遍一遍这样问着自己。紧紧的咬着牙,整个人因为紧绷显得有些扭曲。

米佳狠下心转过头,就怕自己会因此而心软,狠硬下心肠,“回去吧,我真的有些累了,而且我想罗丽应该不喜欢一个陌生男人到她的家来。”

严昊重重的深吸了好几口,然后又重重的吐出,看着她,坚定且严肃的说道:“我答应我们暂时都让彼此冷静一下,这段时间我会处理好我同苏雪的关系,但是我绝对不同意离婚,你以前是我的妻子,现在是我的妻子,以后也一定是我严昊的妻子。”

米佳看着他,凄楚的一笑,无意再多讲什么,站起身,朝大门走去,打开,示意他离开。

看着她那惨白的脸,严昊仰头痛楚的闭了闭眼,好一会儿才迈步往门外走去。

几乎是严昊刚走出门口,米佳就用尽全力将门重重关上,自己无力的摊靠在门板上,眼泪模糊了双眼,米佳捂着嘴强忍着不让自己哭出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