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她是什么时候出去的?”或许他还追的上她,严昊心里如此猜想着。

“什么什么时候出去的?米佳不在房间里吗?”拉开严昊,直接侧身进去,没有,的确没人。自言自语的说道:“奇怪,米佳这么早是去哪里了啊?”

“你也不知道她去哪了。”严昊有些泄气的说道,想是在对她说,又想是自言自语。转身倚靠在门板上,痛楚的闭着眼双手还紧紧的握着。

“这是什么?”于芬芳眼尖的看见梳妆台上放着的字条,越看眼睛瞪的越大,一下就冲到严昊面前,质问的说道:“这是怎么回事?”

严昊拿过母亲手上的那张纸,上面只有一句简单的话,可也就是这句简单易懂的话,几乎能把严昊推如万劫不复的深渊,严昊只觉得自己的脑袋一片空白,所有的力气一下就被抽光了,手上握着的纸飘然落下,上面赫然的写着:我走了,严昊,我们离婚吧。

坐在罗丽家的客厅里,米佳一脸呆滞的看着前方,眼睛还淡淡的带着红肿。

罗丽端着刚煮好的清粥从厨房里出来,看着沙发上的米佳,无奈的摇摇头,唤道:“米佳,过来吃点东西吧。”

米佳缓缓的转过脸,看了看罗丽,扯了扯嘴角,点点头站起身朝她走去。

吃着罗丽给她盛的粥,米佳有些食不知味,但是她并不想为此再让罗丽多替她担心什么,安静的一口接着一口的喂着自己。

“昨晚……他回去和你说什么了?”心里想了许久,罗丽还是问出了口。

舀着清粥的手微微一顿,摇摇头,平静的说道:“他没回来。”手重新舀了一口送到自己的嘴里,好像一点没事。

“没回去!你说那该死的男人没回去!”端在手上的碗往桌上一放,罗丽怒不可遏的说道。

嘴角微露苦涩,米佳点点头,没有说话。

“这,这简直就是欺人太甚,他严昊这算什么?他拿你当什么了他?太过分了,真是人渣,混蛋……”相比起米佳,罗丽脸色的怒气是显而易见的,如果严昊现在在场,难保罗丽会不会上前给他几个巴掌然后再踹上几脚。把严昊上上下下里里外外骂了个遍,罗丽严肃着脸,认真的对米佳说道:“米佳,跟他离了,这样的男人不要也罢。”

“你还不去上班吗,要迟到了。”米佳没有回答,转移开话题说道。

“我今天请假好了,在家陪你。”她现在这样,就算自己去上班也觉得放心不下。

“我现在不挺好的嘛,别担心我,自己去上班去吧。”米佳淡笑着说道。

“真的没事吗?”罗丽一脸怀疑的看着她。

“真的没事。”米佳扯了扯笑脸,让她放心。

“不要笑了,比哭还难看。”罗丽没好气的白了白她,锁着眉头,一脸的苦哈。“那你在家里好好休息,我会打电话回来。”叮嘱的说道。

“嗯,我会好好待着,也会好好想想。”米佳点点头,向她保证。

罗丽似信非信的点点头,吃过早餐就急急的赶着去了公司。

米佳打电话请了假,告诉自己什么都不要多想,就像说的那样,好好休息,可是真的可以什么都不想吗?她不知道。

在临上班前的几分钟,罗丽急急忙忙的赶到,却在门口直接给严昊拦住。

“你来这干嘛。”罗丽现在看到严昊就是一肚子的火,巴不得上前替米佳好好揍他一顿。

“米佳在哪里?”不多废话,直接表明来意,他知道米佳本来就没有多少朋友,而且能找的也只有罗丽一个了,现在手机不通,他想还能去哪里找她,所以也只能到这来找罗丽了。

“呵,真是笑话,你老婆不见了跑来找我做什么。”罗丽冷笑着说道。

深邃的双眸直直的盯着罗丽,听她的口气,严昊更是肯定了罗丽一定知道米佳的消息。

“让我和米佳谈谈,事情并不是你们想的那样。”知道自己理亏,严昊放低了姿态放软了语气。

“哼。”罗丽冷哼着说道:“严先生,严大总裁,别忘了我们不是凭空去想象的,是我们的亲眼看见的,并没有栽赃你诬陷你什么。”

“并不是你所看到的那样,你让我见米佳,我跟她把所有的一切都解释清楚,她听了就会明白的。”严昊说道。

“哼,解释,昨晚为什么不解释,如果真的像你说的那样,昨晚当着米佳和那个女人的面为什么不说清楚?你又知道不知道昨晚米佳等了你整整一夜,早上来找我的时候两眼睛都是红肿红肿的,现在才来说解释,会不会太迟了点啊?”罗丽说的有些激动,几乎后几个字都是喊出来的,怒目圆睁的瞪着他,那表情真的像是要上前吃了他是的。

“昨晚临时出了点情况。”严昊懊恼的说道,昨晚送苏雪回去他就想赶回家同米佳解释清楚的,可是本来情况都已经有些好转的苏雪突然抱着他又哭又笑的死活不让他走,几乎就这样整整闹了一夜,到早上才累了昏昏沉沉的睡去,待苏雪一睡着他就赶忙回来了,可是还是晚了一步,米佳已经离开了。

“你不用跟我解释什么,这些借口留着去骗那个女人吧,米佳是不会见你的,过几天我就让米佳把离婚协议给你寄过去。”罗丽冷冷的说道。

“我不会同意和米佳离婚的。”严昊凛冽的看向罗丽,那气势强的几乎有些震慑到罗丽。

罗丽撇了撇嘴,冷声道:“你说不同意就不同意啊,你当现在还是什么年代,家里娶来放着一个,然后外面养着好几个,我告诉你,现在是二十一世纪,中国婚姻法讲的是一夫一妻制,你还当你是古代的皇帝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