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家那边希望我们早点结了,催的紧,我家那边也没有人反对,我们就合计着过了这个夏天就把这事给办了,反正是迟早的事。”罗丽说着,脸上有着小女人的娇羞。

“那恭喜哈,以后就是有夫之妇了哈。”米佳真心的向她道贺。

罗丽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我还真有点后悔,这结婚买东西太累人了,尤其是这大热天的,差点没喘死我。”

“那也是痛苦并快乐着,一切都是值得的。”米佳安抚道。

“你当初结婚的时候也是这样的吗,我怎么觉得别人结婚都挺简单的,哪像我要买着买哪的。”

“我们……我们当是公证结婚的。”说到这米佳的眼神有些黯淡下来,嘴角露着苦涩。

罗丽并没有发现米佳的异样,“我看我们也直接去公证得了。”

米佳笑笑,问道:“日子定了吗?”

“嗯,订在十月一号,到时候你要来给我当伴娘。”这才是她今天找她出来的最终目的。

“那是一定的。”米佳保证的说道。

两人从烤肉店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多,白天的热气也慢慢的被吹散开了,凉风吹来,相较于白天的炎热烦躁,现在真的倍感凉爽。

米佳替罗丽分担了些,两人就这样提着几袋闲聊闲走着。只是意外之所以被人称为意外,主要是它来的太急太突然,在你还没有做好准备的时候突然就给你这一重重的一击。

在经过一家高级的法国餐厅门口,米佳停住了脚步。看着眼前那手挽着手一起走着的一对璧人,脚下像是重重的拖着两块巨石,一动不动,虽然之前就有怀疑,就有猜测,可是现在亲眼看到,亲眼证实,米佳觉得自己的血液全手凝结了,手脚冰凉冰凉的,那胸口就像被人狠狠的重击了一拳,痛的她有些无法呼吸。

“米佳……”严昊目瞪口呆的看着米佳,看见她的脸色渐渐苍白,他想上前抱住她,才迈出脚步才记起自己的手还被人亲昵的挽着。

第八十二章

看着米佳脸上的苍白,严昊的心里一阵绞痛,他知道米佳一定是误会了,也是,这样的情况换谁都会误会。连忙伸抽手想挣脱开自己被苏雪拉着的收,可是苏雪紧紧的拉着他,转头看去苏雪正楚楚可怜的看着他摇摇头。严昊无奈,只能任由苏雪挽着自己,转头对米佳说:“不是你想的那样的,回家我会同你解释清楚。”一向严酷冷冽的脸上现在出现了不曾有过慌乱和紧张。

看着眼前的两人,米佳的心落到了谷底,好像已经无法用心痛来形容自己现在的心情了。冷冷的看着他们不说一句话,她怕开口就无法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也许她会发声大哭出声,也许她会声嘶力竭的上前质问他们,说不定也有可能会对他们破口大骂等等,但是这些都不是她想要的,那些都是她仅留下来的自尊,她的骄傲不允许她如此。

处于震惊中的罗丽终于回过神来,看看严昊和旁边的苏雪,再看看米佳那一点一点苍白掉的小脸,一个健步上前,挡在米佳和严昊之前,恶狠狠的看了眼苏雪然后瞪着严昊问道:“她是谁?”

苏雪被罗丽的凶悍眼神吓了一跳,胆小的躲到严昊身后紧紧的抓着严昊的衣服,害怕的喃声唤道:“昊……”那模样煞是惹人疼惜,一下就激起了男人的保护欲。

严昊拍了拍苏雪的手,朝她点了点头,转头对罗丽说道:“她是我朋友。”

“朋友?什么样的朋友以至于你们可以这样。”罗丽冷冷的说道。

“这些我自会和米佳解释,无需你来多管多问的。”严昊冷冽的说道。

“你这样是把米佳摆到何处,当着她的面这样挽着另一个女人,严昊,你真够无耻的。”如果可以,罗丽现在真想上前给严昊几巴掌。

严昊无意与罗丽多争,转过头看向米佳,“米佳,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严昊的语气带着恳求。

“昊……我们回去吧。”苏雪拉了拉严昊的衣服,一脸戒备的看着米佳和罗丽。

“米佳,相信我……”严昊还在等米佳的回答,米佳这样不言不语的让他心慌,他要她的肯定,一个可以让他解释和挽留的机会。

“米佳……”罗丽一脸担心的看着米佳。

“昊,我们回去吧。”苏雪不依的拉着严昊,娇滴滴的说道。那表情让罗丽看了直觉得恶心。

严昊咄咄的看着米佳,不管苏雪如何轻声要求,不管罗丽凶狠的眼神瞪着,严昊的目光不曾移开过米佳半分。

米佳看着他,痛楚的闭了闭眼睛,许久才点点头,然后不再看他,侧身对罗丽说道:“我们走吧。”语气平淡的听不出一点情绪。

临走前罗丽还不忘狠狠的瞪了眼严昊和苏雪,最后随着米佳越过他们离去。

看着米佳离去的背影,严昊的心慌慌的,米佳这次没哭,甚至没有任何表情,可是比起上次她误会自己和莫怜萱,这次他完全没底。

“昊……”苏雪拉着严昊低低的唤道。

严昊转过头,说道:“走吧。”

脚步很重,感觉就像是有千斤的重量在后面拖着自己,现在明明是六月的天气,米佳觉得自己特别的冷,冷的有点只想打哆嗦。

罗丽追上米佳,担心的唤道:“米佳……”

没有停,脚步很重却越走越快,像是在逃。

“米佳,你慢点……别这样……”罗丽快步的走着,讲话已经有些吃力了。

走了好一段,米佳在停下来,痛楚的闭了闭眼睛,将手上的东西递还给罗丽,“你叫个车吧,我也该回去了。”

“米佳……你晚上要不到我那去吧。”一个女人丈夫当着自己的面搂着另一个人,而且言语上还在维护着对方,虽然米佳什么都没有说,甚至还一脸的平静,但是罗丽可以想象米佳现在心里的痛,如果换做自己刚才可能当场就爆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