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天下午,米佳接到了第一个面试通知,对方是一家会计事务所,米佳应征的是文秘,但是对方看到米佳之前在学校里所学的专业之后,直接聘米佳成了一名助理会计。原来之前事务所里的一位助理会计因为结婚直接辞职了,而最近由于事务所的事情特别的多,所以几乎没有多问,看米佳的专业和公司对口直接就聘了米佳顶替成了一名助理会计。

当第而天米佳来公司上班的时候,在办公室里遇到张扬,米佳不得不感叹上海真的是很小,可是张杨不是该在莫氏上班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刚刚还听办公室里的其他叫他张会计,这是什么情况?

“真没想到我们会这样遇上。”楼下的星巴克里张杨与米佳面对面坐着。

米佳笑笑,“是啊,上海真的是很小。”不疏远不热络,就像是一个很久没见的普通朋友。

“你……最近过得还好吗”相比起米佳,张杨显得有些不自在。

“嗯,挺好的。”米佳点点头,轻啜了口咖啡,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按道理说他是莫氏的女婿,之前在莫氏就是做副总的工作,没有理由现在跑到这样的一个小小的事务所做会计啊。

张杨自嘲的倾了倾嘴角,“我和可萱协议离婚了。”

米佳瞪大眼睛看着他,有些意外,许久才开口问道:“是因为我的关系吗?”

张杨摇摇头,说道:“不是任何人的原因,是我的问题,我娶了她却给不了她想要的爱,我和她的婚姻走到如此地步,主要的责任还是在我,也是离婚之后我才知道,原来并不是可萱太刁蛮太任性,只是她对他投入了太多的爱和用心却没有得到相应的回报。”

米佳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愣愣的听着安静的喝着咖啡。

“也许当初不是我太功利了,或许我们今天也不仅仅是如此面对面的喝着咖啡吧。”张杨盯着米佳,眼光是灼热的。

米佳自然听得出他话里的意思,干笑着说道:“现在还说这些干嘛。”避开他那灼热的目光,将头转向窗外。

“是啊,有些事错过了就真的错过了。”眼神有些黯淡下来,张杨有些失落的说道。如果当初自己没有为了那所谓的成功,那么他相信他们一定会走很远,但是没有如果,现在她身边有那么出色的男子,那是自己再奋斗十年二十年都达不到的高度。当初是自己亲手将她推开,原来从那时候开始他早就失去了拥有她的资格。

“那这一杯算祝我们以后公事愉快吧。”张杨举着咖啡微笑的冲米佳讲道。

“那还有请学长你以后多多指教。”米佳端起咖啡杯同他轻轻的碰了下杯,眨了眨大眼睛,俏皮的说道。

工作一切都进展的很顺利,张杨也真的是以学长和前辈的身份帮了她许多,让她在最短的时间内适应了事务所里的工作。严昊这两天出差去了,没有当面同她说,只打了通电话,说是临时的,他没有多说,她也没有多问,只是叮嘱他出门在外多小心些,多注意身体。

米佳一而再再而三的告诉自己,不要去想,工作的时候会好些,忙碌让自己没有多余的时间去想那些不开心的事,只是到了夜晚,看着旁边空着的位置,内心的慌恐和不安总是无限的在扩大开来,一点点一点点越积越多,越扩越大,她以为自己是坚强的,但是到她却不记得已经是第几次起来看见自己安眠的枕巾是一片湿的。

摸了摸眼角那还没有全干的泪痕,米佳刚想下床,放在床头柜上的响起,看看来电,米佳有些意外罗丽如此早的给她电话。

“妞,今天有空吗,我们一起吃个饭。”罗丽清脆爽朗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来。

“小姐,你是想约我吃早餐啊?”米佳好笑的说道,哪有人一大早就约人吃饭的,如果是早餐那也太没诚意了点吧。

“嘿嘿,我今天忙,怕等下忙忘记了。”罗丽在电话那头憨憨的笑着。

“晚上吧,时间地点你来定。”现在她可是上班族,白天自然是没有时间了。

“成,你忙好了打电话给我,我真怕自己给忘了。”

“敢情你这么早打来就是要我提醒你的啊。”米佳忍不住偷偷翻了翻白眼,她在怀疑罗丽到底在忙什么呀。

“答对了,真聪明。好了,我就不妨碍你们两夫妻恩恩爱爱了,记得晚上提醒我哈,我有重要的事要同你说。”说完也不用米佳回答,电话已经被挂断。

收了线,米佳看了看身边的床位,想着罗丽挂电话前的那句话,嘴角泛起苦涩的笑意。

米佳不知道罗丽找自己有什么事,下班后早早的收拾好东西打电话给她,两人约在了一家韩国烤肉馆。米佳先于罗丽到达,按理说这个季节烤肉店的生意不该太好的,可是有了空调这高科技产品的大力协助,烤肉店的生意是常年都是红红火火的。

米佳喝着冰镇的杨梅汁,看着手机里严昊发来的短信,内容很简单,无非就是问好等一些关心的语句,几乎每天都会有,但是米佳从来没有回过,却会忍不住的看了一边又一遍。

罗丽风风火火的赶到,额上还有着一层湿湿的汗珠,手里还提着几袋大大小小的袋子。这屁股都还没有碰到凳子,到直接倾身过来直接将米佳前面那未喝完的冰镇杨梅汁一口喝了个精光,然后舒服的长长的吐了口气,说道:“累死我了。”

“你这是干嘛去了啊?”米佳有些讶然的看着她。

“结婚真不是人干的事。”将那些一袋一袋的东西全都整理好放到旁边,罗丽郁闷的吐糟道。

“你和你家那位准备结婚了?”米佳瞪着她一脸惊奇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