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手中的花枝,于芬芳一脸认真的看着米佳,说道:“你也多体谅下他,这么大的公司就靠他,之前又出了那样的事,难免会谨慎些,有时候因此而冷落了你你也别太在意计较,等他忙过这一段,你们就出去走走看看。”

“妈,我没有那么小气啦。”无意在多谈这一话题,米佳发现即使只是这样讲讲,自己的内心都会隐隐有些发疼,放下手中的书,看向于芬芳,转移开话题,说道:“妈妈,我打算重新出去工作。”

“呃?”对于米佳的这一想法,于芬芳有些意外,“现在这样不挺好的嘛?”皱了皱眉,有些不同意的继续说道:“毕竟你是严家的少奶奶,‘宇扬建筑’的总裁夫人,出去上班抛头露面的不太好。”

“我只是想过得充实点,上班的话也是会同之前差不多,做做文秘类的工作。”米佳淡淡的说道,表情是一脸的认真。

于芬芳看着她,看出她的认真和坚持,有些妥协道:“那……严昊回来那他给你在公司安排个工作吧。”

米佳笑了,“我都不懂建筑,到公司里也帮不上什么忙,你也不想公司招一个什么都不会的人去吧。”

“你怎么能和他们比,你是严家的媳妇,严昊的妻子,即使什么都不会那又有什么关系,他们没人敢讲什么。”

“就是因为我是严家的媳妇,我自然不能丢了严家的脸,让大家以为我是一个什么都不会的,那严家的面子往哪里搁,大家又会怎么说。”

“这……”于芬芳在心底思量着,他知道米佳说的也不无道理。

“只是做些文秘的事,就同之前一样,我会注意不让自己的所作所为,不会做什么让严家有失颜面的事的。”米佳这样保证的向于芬芳说道。

“我,我又不是这意思……”于芬芳真的是对米佳放下偏见了,不想让她出去工作主要还是想她太劳累,而且她也私心的想米佳能早些怀孕,人的年岁大了,总是希望能有儿孙围绕在自己身边的,看着别人一个个都说着自己的孙子孙女有多可爱之类的,她那心里有说不出的羡慕。所以当初严然一出现她就……连忙打断不让自己继续往下想着,说道:“算了算了,你想出去工作就出去工作吧。”花也不插了,烦躁的起身往自己的房里走去。

米佳看着于芬芳离去的背影,合上没有看完的书,其实她自己也意识到了,她在潜意识里为自己以后的路一点一点的做着准备。

接下来的几天,米佳也不看小说了,忙着在准备着简历,忙着在网络上一个邮箱一个邮箱的投着自己的求职信。严昊似乎比前几天更‘忙’了些,回来总是一脸的疲态。

米佳发完最后一封求职信,口有点干干的,伸手去端一旁的水,这才发现杯子里早已经空旷了,这才注意到电脑屏幕上的时间,原来不知不觉已经接近十二点了,原来认真专注的做某件事的时候,时间过的真的很快。只是严昊今天怎么还没有回来?甩甩头故意不去想他,真的是有些渴了,合上笔记本,端着床头柜上的杯子下床。

打开房门才知道外面已经是一片漆黑,玄关处之前为严昊留的那盏小黄灯不知道被谁不小心给按了,抹黑将走廊里的灯打开,先去开了玄关处的夜灯,然后才转身朝厨房那边走去走去。

还没到厨房,经过书房的时候书房的门没有关上,一股浓烈的烟味扑鼻而来,米佳皱了皱眉,推门进去,严昊整背对着门站在窗台边,手里夹着烟,米佳可以看见他一口一口吐出那一团一团烟雾的样子。借着月光米佳还看见那地上零零散散的落了一堆的资料。他是怎么了?米佳在心底低低的问自己。

轻敲了下门,将房间里的灯打开,弯腰将地上的文件笼总的拾起。

严昊愣愣的看着米佳,有些意外她还没睡,痛苦的闭了闭眼睛,今天的他真的好累,心好累。

将地上的东西全都收拾起来,米佳朝严昊走去,将他手里未抽完的烟取下拧灭在一旁的烟灰缸里,也是这时米佳才发现原来他已经抽了满满的一烟灰缸,锁着的眉头不禁皱得更深了些。

严昊突然一把抱住了米佳,紧紧的拥着像是想把她揉到自己的骨血里。

“嗯。”米佳被楼的闷哼出了声,手轻拍着他的背问道:“怎么了?”

“米佳,原来那些事并不是我想的那样,我以为我有权利也该去恨她的,可是我到今天才发现她现在的遭遇当年我是有责任的,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严昊没头没尾的讲着,如同一孩子般犯了错,不知所措的向大人寻求着解决的方法。

他讲的没头没尾,米佳听的是一头雾水,严昊把她抱的太紧,她几乎有些喘不过气来,“严昊……你抱太紧了,我,我快喘不过气来了。”拍着他的手,米佳有些困难的说道。

第81——85章第八十一章

听到米佳的话严昊才将抱着她的力道减轻了些,但是依然没有放开。

“严昊,你……怎么了?”米佳任由他抱着,低低的在他耳边问道。

严昊摇摇头,只是静静的抱着她,吸取着她身上的温暖,这一刻他特别的需要她。

严昊不说,米佳也不再开口多问,安静的让他抱着,手轻轻的在他背上拍着,就像是在安抚着孩子。

餐桌上大家安静的用着早餐,期间米佳同严昊说自己想要出去工作,严昊也只是随便的回应了声,米佳甚至怀疑他是否有听清楚。于芬芳和管家阿姨各自交换了个眼神,却也没有多说什么。

对于昨晚的事之后严昊闭口不再提起,米佳也是一个不会多嘴的人,他不说她也就没有多问。她开始有些意识到两人的话题越来越少,严昊瞒着她的事越来越多,有时候空闲着的时候她总是克制不住自己总会去胡思乱想,她不想亲手去毁了两人间的幸福,所以出去工作这也是原因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