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好巧。”莫振勋点点头说道:“上车吧。”

“不了,我也该回去了。”看了看时间,米佳拒绝道。

米佳的拒绝让莫振勋有些微怒,瞪着她说道:“我能吃了你不成。”

“我……我不是这意思。”米佳小声的解释,对于莫振勋,她总是有点怕怕的,也许是因为他当初是自己老板的原因吧,而且当初在他手下做事还真没少挨过批挨过骂的。

莫振勋白了她一眼,重新坐回到了车子里,米佳努力努嘴,只得跟着坐上了车。

米佳报了地址,转头专心的看着车外飞驰而过的风景。

莫振勋转头看了看她,问道:“心情不好?”

“呃……”米佳愣了下,随即否认的摇摇头。

见她不想多说,莫振勋也不再多问,看着前方专心的开着车子。最后在一家金鱼店前停下,转头对她说道:“下车吧。”

米佳回过神,看了看,疑惑的说道:“不是还没有到吗?”

“叫你下车就下车吧,哪来那么多的废话。”熄火,推开车门,莫振勋率先下去,朝金鱼店进去。

米佳也来不及在多想什么,解开安全带下车跟上他的脚步。

“莫总,你是要买鱼吗?”看着在店里到处逛着的莫振勋,米佳开口问道。

莫振勋突然停下脚步,认真的看着她,突然问道:“你还是我的员工吗?”

“呃?”米佳不解,只得愣愣的摇了摇头。她早在三个月前就已经不是新雅的员工了啊,辞职信还是亲手交到他手里的呢。

“那你还叫我莫总,我没有名字吗?”莫振勋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说完又转身专心的看着这里的各类鱼种,仔细研究着什么。

米佳奇怪的看了看他,索性跟在他身后不在多说什么,以免说多错多。

最后莫振勋选了两条,据店主说是叫什么十二红龙睛的,据说是因为鱼身躯银白,独以两片胸鳍和两片腹鳍两眼睛,四片叶尾鳍和背鳍、吻等十二处为红色而得名,其白的洁净,红的艳丽,十分悦目,是比较珍贵的金鱼品种。

莫振勋又买了一透明的塑料盒子,买了几根水草和一包金鱼饲料,所有的东西都拿齐,莫振勋才提着两条金鱼离开金鱼店。

出了店门,直接将手中的金鱼递给了米佳,然后什么都没说直接上车重新发动车子离去。

看着手中的鱼米佳煞是喜欢,嘴角不自觉的露出了微笑,随口问道:“是买来送给女朋友的吗?”

莫振勋淡淡的瞥了她一眼,看着前面专心的开着车子,夜幕刚刚降临,街上的车流量来来往往的还是很多,“我记得某人说过金鱼是最开心的,因为他们的记忆很短,从这头游到哪头就能忘了之前所有的事,还说自己不开心的时候看看金鱼就能忘了所有的烦恼。我想某人的心情并不怎么好,我以为这鱼能让她开心些。”莫振勋淡淡的说道。刚刚看她在婚纱店前,仰着头,他知道她是在努力不让自己的眼泪留下。他没有立场询问究竟发生了什么事,那么这样如果能让他开心点,也好。

米佳愣愣的看着她,脸上泛着不自在的红,这话是她说的,那次被莫可萱当街扇了一巴掌,她在店门口看鱼同他说的,米佳只是有些讶异他还记得。

有些意外他的细心,也有些讶异他如此用心,米佳微笑着点点头,俏皮的指了指手中的鱼,说道:“谢谢,这鱼的确让我心情好了许多。”

莫振勋余光看了看她,嘴角微微上扬着,不再说话。一路上依旧没什么多余的话题,但是气氛已经不似之前那般尴尬,莫振勋将米佳直直送到小区,米佳下次客气的朝他道谢,然后各自离去。

米佳提着金鱼进去的时候于芬芳和管家阿姨也刚刚坐下来开始吃饭,她们都知道晚上米佳要同严昊在外面吃,现在看见米佳回来,自然有些讶异。

“怎么回来了?”于芬芳问道。

米佳微笑着说道:“严昊晚上被一客户缠上了,所以我先回来了。”这是严昊给她的说法,她自然也如此同她们说。

于芬芳点点头,转头让管家阿姨给米佳盛饭。

当晚严昊依旧是很晚才回来,回来时米佳已经睡着,这是第一次米佳没有为他等门。洗过澡严昊小心翼翼的掀开被子的一角,从身后抱住米佳,用轻不可闻的声音说道:“对不起。”

米佳乌黑的眼睛看着漆黑的房间,她并没有睡着,只是有些不想面对他。对不起……是什么意思?是在为他的背叛在向她道歉吗?米佳缓缓的闭上眼睛,一颗泪从她的眼角滑下,滴落在枕头里。

以后的几天严昊依旧每天如此,米佳知道他是在忙另一个女人的事情,但是她不问,她还是很珍惜自己现在所拥有着的幸福和快乐的。只是问题存在了,自己也已经发现了,那么又如何能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过呢,米佳开始有意识的去躲着严昊,她开始不为严昊等门,早上也总是等严昊出去之后才起来,两人几乎错开了所有能面对面的时间。也许严昊真的是忙晕了,他并没有注意到米佳这些细微的改变。

米佳无聊的翻看着手里的小说,这段时间因为无所事事她又重新拿起这些来打发时间,这几天她也一直在思考是不是该考虑从新找工作的事,之前是因为怀孕才辞的职,现在……已经没有那个顾虑了,或许她该重新找份工作。

“你最近和严昊是不是闹矛盾了?”于芬芳优雅的插着花,因为打趣着无聊,她最近报名了一个花艺培训班,最近在家总是喜欢摆弄着这些,就连打牌也很少去了。

翻动书页的手微微一顿,不过那也只是一瞬,淡淡的说道:“没有,最近严昊公司忙,我到是想同他闹矛盾,就是没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