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呃,是啊,他一点都没有记起来。”米佳转过头,撇开眼睛,脸上带着明显的失落。

看米佳是如此的表情,于芬芳就认定为肯定是被自己给猜中了,安慰道:“你也别太放心上,最近公司的事挺多的,太忙了难免严昊给忘了,等段时间,让严昊带你出去走走算是补偿。”自从严然的事之后,于芬芳对她的态度好了许多,也许是觉得当初米佳流产而自己的态度从没有对她好过,多少是有些愧疚吧。

“我……我没事。”米佳淡笑着站起了身,对于芬芳说道:“妈,我们先吃饭吧,不等他了,让阿姨给他留些饭菜当宵夜好了,还指不定晚上什么时候回来呢。”

“嗯,那我们先吃,吃完了你陪我出去逛逛,我多久都没有逛街买衣服了。”于芬芳说道。

“嗯,听您的。”米佳亲昵的挽着于芬芳的手往餐厅走去,转头看了看那沙发上的电话,嘴角略带着写苦涩。

米佳看着衣柜前放着的几袋大大小小的袋子,这都是晚上于芬芳买给她的,里面有衣服裙子鞋子,几乎全身上下都买起了都,说是算是给她买的生日礼物。她因为晚饭前的那个电话弄的心不在焉的,回到家才发现原来不知不觉自己随着于芬芳给她买了这么多。

米佳告诉自己不要去想,可是电话的内容不断的围绕在耳边,她不停的问自己他们是什么关系。米佳讨厌自己如此的胡思乱想,或许并不是自己想的那样,或许她应该等他回来好好的将这一切都问个清楚明白而不是自己一个人在这里胡乱猜测。

甩开那些困扰自己的思绪,米佳起身将地上那些大大小小的纸袋里的东西拿出准备分类将它们放好。才将衣物拿出叠整齐还没来的及将它们纳入衣柜里,房门就被打开了,严昊神情明显带着疲惫,衣服有些褶皱,头发也显得比较凌乱。

米佳略微的顿了下,然后微笑着故作无事一如往常的同他说道:“回来啦。”手上的动作并没有停。

严昊点点头,看着米佳严昊突然显得有些别扭,他并不确认下午的电话是不是米佳打的,如果是他该怎么和她说。看着床上整齐的放着的衣物,再看看地上的那些纸袋,话题道:“今天我逛街了。”

“嗯,晚上和妈妈出去逛了下。”米佳在思索是不是向他问明白下午电话的事。

“那个……那个下午——”严昊吞吐的想说些什么。

“今天很忙吗?听阿姨说近晚饭的时候给你打电话你都还在开会,最近公司很忙吗?怎么那么晚了还在开会。”米佳打断道,突然有些害怕,明明已经在嘴边的话这时又突然有些问不出口,就怕听到什么自己不想听的。

“呃……”米佳的话让严昊稍稍一愣,但是很快就反应过来,顺着她的话说道:“是,是啊,最近工程基本已经接近尾声了,我们要开始安排后续的一系列宣传等等工作。”

将衣物等都分类放好之后,米佳愣愣的看着他,人就是这样,有些话真要让自己问出口自己未必有勇气开口问,可是心底总是希望对方可以对自己坦白,哪怕真的是出了什么问题,主动认错总是会更容易得到谅解。米佳不敢问他和那女人之间的关系是如何,但是希望他能主动提出来说明,哪怕是欺骗,在这个时候她想她还是会选择相信的。可是他选择了顺势隐瞒,那是不是就说明他同那女人的关系真的很不一般呢?

许久才点头,微微轻扯开嘴角,说道:“嗯,吃过了吗,我有让阿姨给你留了些饭菜,要不要我热一下给你当夜宵。”

严昊并没有发现米佳嘴角带着的苦涩,现在他正在为那通电话是管家阿姨接的而暗自松了口气,松了松脖子上的领带,自己整个人也长长的舒了口气,上前抱了抱米佳,亲吻她的脸颊,说道:“不用了,我先洗澡。”说着直接从衣柜了拿过睡衣就要往浴室里走去。

“昊……”看着他的背影,米佳突然开口唤道。

“嗯?”严昊转头,有些不解的看着她,不明白她为何突然叫住自己。

“你……没什么要跟我说的吗?”还是有些不死心,看着严昊,米佳开口问道。

严昊看着米佳,觉得她今天有些怪怪的,却也没有往别的地方多想,走到她身边,捧着她的脸,认真的开口关心的问道:“怎么了,怎么怪怪的?”

米佳笑笑,拉下他的手,摇摇头说道:“没什么,你快进去吧。好久没有逛街,我也有些累了。”故作疲倦的打了个哈欠,推着他往浴室里送去。

严昊没有多想,真当她是累了,“困了就先睡,我马上就好。”

米佳淡笑着点点头,转身掀开棉被背对着他躺在床上,嘴角的笑慢慢被敛起,睁着大眼愣愣的看着前方,她听见身后浴室的门被关上,转过身看着那扇紧紧关着的门,米佳有些失神。

于芬芳看着厨房里正帮忙弄早餐的米佳,眉头微微皱起,虽然米佳什么都没有说没有抱怨,但是她还是能感觉到她的不开心,她想米佳多少还是介意严昊忘了她的生日的吧。

严昊穿着整齐的从房间里出来,正打算朝餐厅走去,经过客厅的时候却被母亲一把拉住,紧张兮兮的将他拉到一旁的阳台。

“妈,怎么了?”严昊疑惑的看着自己的母亲,脸上满是不解。

“你昨晚什么时候回来的?”于芬芳问道。

“十一点多吧,问这做什么?”

“一看你这样就知道你肯定是忘了昨天是什么日子了。”看着严昊一脸茫然的样子,于芬芳无奈的叹了叹气。

严昊皱眉,问道:“昨天是什么日子啊?很重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