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昊坐在车里,一脸严肃的看着外面。自从上次听米佳说在‘新雅’附近遇见过白琳,他自己也派人来着盯过哨,据回来的消息,白琳这两天的确经常有在这出入,有好几次身边都带着一个小孩,他知道那孩子应该就是严然。

严昊有些不耐的看了看手表,已经一个小时了,白琳始终没有出现过,他在考虑是否离开。准备发动车子的手最终还是放弃了,都已经等了一个多小时了,那么也不在乎多等个一时半会的。

然而这一等严昊近等了三个多小时,就在严昊的耐心已经全部用尽的时候,白琳戴着鸭舌帽穿着一身运动服从旁边的一条小巷子里出来。见她终于出现,严昊迅速的打开车门,朝自己等待已久的目标走去。

在白琳还寻思着等一下接了严然他们晚上要吃什么的时候,突然一道身影挡在了她前面,皱着眉抬头,当看见严昊那张严肃带着冷酷的俊脸的时候她有些呆住了,惊讶和意外过后,她唯一想到的就是要跑,可是严昊早就料到她接下来的动作,早在她做出反应之前先她一步抓住了她的手臂。

“你……放开我。”白琳恐慌的想要挣扎开他,可是男人的力气相较于女人差别总是大的,所以任由白琳如何挣扎反抗那也都是徒劳的。

“我想就算撇开你盗用了公司公款的事,我们也很有必要好好谈谈,苏琳。”严昊阴沉着脸开口说道,语气是平静的,但是在此刻的白琳听来却是有一种不战而栗的感觉。

“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白琳撇过头,语气略带着心虚的说道。

严昊冷笑,“你以为我不知道是你接走了严然吗?还是说你真以为我查不到你的底,查不到你就是苏雪的妹妹。”

“你……”白琳转头,瞪着他,眼中带着愤怒的火光。

严昊看了看周边,说道:“我不认为这里是个可以谈话的地方,而且也许警方也正在找你吧。”

白琳愤恨的瞪着他,用力摔开严昊的手,朝旁边的一家咖啡厅走去。

两人在咖啡厅里比较靠里的地方找了个位置坐下,各自点了被咖啡相对而坐着。

“我以为你就迫不及待的将我送进监狱,真没想到我们再次见面还可以如此面对着喝咖啡。”反正已经被他逮到了,白琳有些已经认命了,态度也变的有些无所谓起来,反正接下来的事并不是自己说不愿意就可以不会发生的。

“把你交给警方那是迟早的事,不过在此之前我还有话要跟你问清楚。”严昊也不拐弯抹角的,坦白如实的说道。

白琳瞥了他一眼,自顾自的喝着香浓的咖啡,也许是知道就算自己反抗也毫无用处,所以现在也就不像刚开始那般惊慌恐惧了。

“为什么将严然送回来。”鹰眸盯着她,严昊开口问道。

白琳优雅的轻啜了口咖啡,冷笑,“严总如此精明会猜不到我将严然送回去的目的吗。”她可不认为严昊猜不到。

“你的确很聪明,你的计划也相当成功,只是我很不解你怎么没有离开上海。”如果以他之前的推断她应该接走严然之后早就该从上海消失才是,而不是到现在还这样躲躲藏藏的留在上海。

白琳看了他一眼不做回答,她的确是要离开上海的,只是姐姐的病情恶化使得她不得不多在上海逗留着,待姐姐情况有些好转的时候在做准备离开上海的事。

“我也很以为你的冷血无情,明知道自己的亲生儿子不见了也没有任何反应,真是够冷血也够无情。”白琳反唇相讥,心里对他的恨意更是多了一层,恨他能如此珍爱米佳的同时却能如此冷酷无情的对待姐姐的孩子,她替深然然不值,更替爱他成疯的姐姐不值。

“严然不是我儿子。”看着她严昊一脸阴沉的说道。

“你胡说,然然和你这么相像,怎么可能不是你儿子,而且姐姐也是这么说的。”白琳有些激动的看着他说道。

严然永远是他心中的痛,即使现在这痛还是依然存在,重新翻开,这伤口还是血淋淋的,痛苦的闭了闭眼睛,一字一句有些咬牙的说道:“严然不是我儿子,他是苏雪和我父亲的私生子。”

白琳眼睛瞪的如铜铃般大小,看着严昊一时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严昊的话让她根本无法接受,他说的太可笑了,这怎么可能,这样的结果她想都没有想过。

第76——80章第七十六章苏雪没死?

白琳瞪着眼睛看了严昊半天始终不能相信他说的是真的,微眯着眼睛小声且诡异的说道:“严昊,你真卑鄙,这样的谎话都能说的出来,真不是男人。”姐姐怎么当初就看上他了呢,真的是太有眼无珠了。

重重的吸了几口气,严昊紧绷着脸,说道:“如果用讲的就可以,我宁愿严然是我的儿子,而不是现在这样让我觉得尴尬和难堪的身份。”

“你就是想逃避责任,我姐口口声声说的难道还回有错吗?”白琳恨恨的瞪着她,声音有些拉高。

严昊痛楚的闭了闭眼睛,双手紧握成拳,压抑着自己心中的愤怒和不满,说道:“如果可以我也希望是亲子鉴定报告出了问题,可是没有,医生说这样的报告准确率高达在百分之九十几以上,根本就不可能有弄错的机会,而且如果在按时间上来推算的话,严然他也不可能是我的儿子,当年我离开苏雪去美国留学的时候,再回来也已经是一年半以后的事了,你说严然他怎么可能会是我的孩子,除非严然他能在苏雪的肚子了多呆上一年多,可是你觉得这样可能吗?”话越说越激动,说到最后几乎都是用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