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来将姐姐送到了医院,医生直接将姐姐转到了精神科。最后精神科给出的结论是因为某事受到严重的刺激导致精神产生分裂。

而那天电视里出现的那男人就是严昊,那天也正是严昊出席接任‘于扬建筑’总经理的日子。

后来见过很长一段时间的治疗和康复,姐姐的病情得到了控制,在一定程度上也有所好转,后来医生允许直接出院回了家,看着严然也总是满心欢喜的,收集着严昊的种种报道,常常拿着报纸对严然说这是爸爸,有时候也会因为严昊的一些花边新闻闷闷不乐一整天,但是总的来说一切都好,起码药物能控制住她的病情,只是上次报纸上的关于严昊已婚的新闻又一次打击到了她,而且比上次的打击更为严重,那天她接到严然的电话赶到的时候家里已经被苏雪砸的不成样子了,姐姐几乎谁都认不出来,不认得她也不认得严然,看见谁就打就咬,嘴里还不停的喊着严昊的名字,喃喃自语的说着:“当初你不是说只爱我的吗?为什么你现在还要娶别人……为什么……为什么……”时而疯狂的叫着,喊着,挥舞着手脚,最后无奈还是靠邻居的帮忙才制止住她,将她送往了医院,和她预料的没错,这一次的情况比上次还要严重些,药物已经完全控制不住姐姐的病情了。她知道姐姐会这样,这一切全都是严昊造成的,而她也要他为此付出代价。

回忆起过往的一切,白琳的眼里闪过阴狠,闲置着的手也慢慢的紧紧握成了拳。

“你姐姐发病的原因到底是什么,我们只有知道了原因才能找对方向下手治疗,所以如果你知道,那么请你告诉我,这样对你姐姐的病是有很大的帮助的。”看着白琳,许医生认真的说道。

白琳看了看他,最终开口说道:“姐姐爱的那个男人结婚了,我想就是因为如此,姐姐才不能接受,所以大受刺激导致病情复发的吧。”

许医生想了许久,摇摇头,说道:“这应该只是导火线,只能说那男人结婚只是诱发你姐姐病发的一个导火索。”

“什么……意思?”白琳有些不明白。

“可以说你姐姐的病一直都没有好,之前情况稳定只是靠着药物维持着,她受不得任何刺激,好比这次,当然上一次也算,至于精神上真正而导致错乱那也应该在比那更早之前。所以诱发她当年精神产生错乱导致分裂的主要的原因应该还是当年的事,至于当年你姐姐究竟发生了什么,也只有知道当年所发生的事才能知道你姐姐真正发病的原因了。”许医生如此说道。

“可是姐姐她从来都是闭口不讲的,我们又从何而知呢?”白琳一脸的无奈和挫败。

许医生看着她,缓缓开口说道:“或许……你可以找找那个男的。”

白琳讶异的抬起眼看着他。找严昊!她现在还能去找他吗!

第七十二章

因为莫氏的帮助和严然的离开让所有的事都告一段落,公司和家里也都慢慢回归了平静。于芬芳也慢慢的从悲痛中走出来,而对米佳的态度似乎也有了点变化,虽然不明显,但是至少不会同以前一样处处挑刺了,有时还会连同管家阿姨督促着米佳多喝些补汤,将身子调理好。只是现在的于芬芳已经闭口不谈严然的事,对于严然的突然失踪是被谁带走的也不在问起半分,甚至连严于扬也都很少提到了。

其实这些都不重要了,在米佳看来这样也未必不好,平平静静的才是幸福的真谛。

经过管家阿姨和于芬芳两人的精心调养,米佳的身体恢复的很快,气色也好了不少,也不再想之前那样苍白无血色了。

后来在于芬芳的逼问下严昊才说出了公司公款被盗的事,不过也只是简单的提了下,并没有对此深入讲,而且在听说有莫氏的帮忙之后大家也放心了不少。只是最近一段时间严昊似乎比之前更忙了,因为所有的工程都已经进入尾声的阶段,工程竣工之后就是公开招标内部装修等事宜了,所以最近公司几乎是每天都处于加班状态,严昊这个老板自然也不列外。

时针滴滴答答的指向11点,最近严昊总是回来很晚,没有严昊的怀抱米佳总是睡不安稳,少了熟悉的温度,米佳总觉的不习惯,躺在床上也总是睁着眼睛等着严昊回来。

米佳起身披了件外套,来到窗台边,窗外漆黑的夜空中细细的飘着雨丝,最近这一个月下来几乎天天都是这样的天气,这雨下的人心烦。

米佳看着窗外,不看什么,只是有些无聊的发着呆,打发等待的时光。米佳回想起自己之前同严昊相处的模式,她也天天等门,无聊就看书上网。但是从不会想严昊,现在不一样了,她会牵挂着他,猜测他现在在做什么,遇到麻烦又会是怎么样的表情等等,反正都是些关于他的事。现在再拿起以前看的小说已经有些读不下去了,读着读着总是会想到别的地方去。有时她也会想想他们那个错失了的孩子,也会悲伤,但是她相信只有她和严昊还相爱着,共同生活着,那孩子以后还是会回来的。

米佳在脑海里想象着他们往后的日子,按目前的情况走,那一切都是美好的。想着这些,米佳不禁轻笑出声来。

“在想什么,这么好笑?”严昊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进了房,看见米佳坐在床边自己傻笑着,从身后悄悄的环抱住她。

“呃。”米佳有点被吓到,转过头正好看见严昊那带笑的眼。“回来啦。”

“嗯。”严昊有些疲惫的将头埋在她的颈间,闷声说道:“怎么还没睡,不是说了不要等我吗。”环抱着她的身体来回有规律的摇摆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