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佳担心的看着她,试着轻声叫道:“妈妈?”

于芬芳没有反应,依旧愣愣的看着前面,眼睛睁着就连眨眼都没有,要不是还呼吸着,还真看不出她是否还有生命存在的迹象。

米佳有些无措的回头看看严昊,严昊也是紧皱着眉头毫无办法。

“妈,你肚子饿不饿,阿姨煮了些清粥,你今天下午到现在都还没吃过东西,我让阿姨盛一碗过来,好不好?”米佳尽量放轻着语气,哄着孩子般的同她打着商量。

于芬芳还是没有反应,米佳摇摇头直接示意管家阿姨去盛粥过来。管家阿姨端来了清粥和小菜,米佳端着白粥用汤匙微微的搅拌下,放在嘴边轻轻的吹了吃,递上前,见她愣是不张口,说道:“妈,多少吃点吧。”

于芬芳缓缓的转过眼睛,定定的看着米佳,好一会儿才痛苦的闭了闭眼睛,推开她的说,有些无力的说道:“你们都出去吧,让我一个人静一静。”说完将身体下滑,将头闷在被子里。

米佳看看将自己埋在被里的于芬芳,又有些无奈的看看身后的严昊。

“我们先出去吧。”严昊蹙眉开口说道。

目前也只能这样了,米佳无奈的点点头,起身时还不忘说道:“那妈你先休息,有事直接叫我们。”

床上的于芬芳紧紧的闭着眼睛,手死死的捂着自己的嘴,泪从眼角滑下。

米佳枕靠在严昊的怀里,小脸紧紧的皱成一团,闷闷的说道:“唉……妈这次是真的刺激到了,你真的是不该说出来的。”她从来没有见过于芬芳像今天这样的,发疯似的将房里的东西乱砸一气,在刚才那方面的一瞬间自己真的是被吓到了。

严昊只是搂着米佳的力道加重了些,其实他早就后悔了,明知道说出来会带给母亲多大的痛苦,他就该把那事烂在肚子里的。

两人沉默着,严昊将头埋在她的发间,吸附着她身上的味道让自己慢慢的心静下来。米佳可是感受到严昊此刻的心里也是无比的自责的,抬手轻拍着他的背,算是给予他安慰。

两人相拥了许久,严昊才放开米佳,在她额上落下晚安的亲吻,将她调整好在自己怀里的位置,说道:“睡吧。”

米佳枕着他的手臂,两眼直直的盯着漆黑的天花板,没有一点睡意,脑袋里转来转去都是严然的样子。虽然严然的身份尴尬的让人难以接受,但是他毕竟也只是个孩子,而且出身是每个人都无法选择的。再则今天他这样突然的无故失踪,他还这么小会去那里?这不免让人有些担心。

“昊……”不知道严昊已经睡了没有,米佳轻声唤道。

很快耳边传来严昊的声音,“嗯?”声音里没有一点睡意,今天发生了这么多事,想来他也没有睡着。

“你说严然会到哪里去呢?”确定了严昊还没有睡,米佳幽幽的问道。

严昊摇摇头,说道:“不知道。”这件事多少都透着些蹊跷,一个八岁大的孩子突然说没就没了,而且当时还是在家里的,由此看来严然应该是自己开门出去了,并不是外人将他拐带走的。

“昊,明天我们去找找吧,不管我们多么不能接受他的身份,就当他是一普通的孩子好了,走失了也要好好找找才行。”说到底米佳还是放心不下担心着严然的安全。

严昊没有说话,无声的看着天花板,心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许久得不到严昊的回应,米佳推了推他,问道:“昊,你在听吗?”

“嗯。”严昊随口应道,一个转身将米佳捞进怀里,下巴抵着她的头,说道:“睡吧。

可是……”米佳还想说些什么,却被严昊打断。

“睡吧,我今天真的有些累了。”低沉的声音带着点暗哑,透露着些疲惫,幽幽的有些懒散无力的从头顶传来。

他的疲惫让米佳心疼,点点头乖顺的让他搂着。今天事太多,也太闹腾了,大家都累了,其他事就明天再说吧。闭上眼,安心的在他怀里睡去。

听着耳边传来她平稳规律的呼吸声,严昊悄悄的将让她枕着的手抽回,轻声起床往书房走去。打开办公桌旁边的抽屉,拿出之前存放在这里的烟,抽出一根,点了火,一口一口的狠狠的吸着,靠着书房的窗台,窗台外是那茫茫的一片漆黑,偶尔有着为数不多的高楼大厦闪烁着点点灯光,夜寂静的听不到一点声音。

看着外面,严昊嘴里吐着一团一团的白烟。

管家阿姨端着稀饭和小菜从于芬芳的房里退了出来,看着米佳无奈的摇摇头。早上端进去的饭菜又原封不动的被退回来了,于芬芳自严然失踪后就没有吃过一点东西,在经昨晚那么闹腾,米佳真担心她身体会撑不住。

米佳轻轻推门进去,于芬芳两眼无神的看着墙角,整个人看起来没有一点生气。

“妈,你这样不吃饭人会受不住的,多少吃点吧,好不好?”米佳坐到床边,拉着她的说,劝道。

“把那DNA鉴定结果拿来给我。”眼睛依旧盯着墙角,于芬芳一脸平静的开口,语气里有着虚弱,很显然因为没有进食的关系,于芬芳多少有些体力不支了。

“呃……”米佳愣了下,随即摇着头,“妈,都过去了,我们就别再纠结于这些了好不好?”

于芬芳回过头来,看着米佳,平静的说道:“我想看看,把那拿过来给我吧。”那语气平淡的让人听不出一点情绪。

“妈……”米佳为难的看着于芬芳,她怎么敢拿给她看,昨天的一幕幕都还在眼前,她不能冒这样的险。

“拿过来吧,我不会有事的,我就想亲眼看看。”于芬芳盯着米佳,认真的说道,语气平静的完全让人觉得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