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医生说你要好好休息,先躺下吧。”米佳上前要扶她重新躺回去。

“不要了,我要去找我孙子。”于芬芳执拗的要起身穿衣服出去。“你们不去,我自己去找,不麻烦你们。”语气里还带着别扭,带着些孩子气。

“妈。”严昊皱了皱眉,出声唤道。

于芬芳瞥了他眼,一脸的不高兴,说道:“你别叫我,自己的儿子都不要认我,我看你就快连我这个妈都不想要了吧。”于芬芳还在生气他之前在电话里说的话。

严昊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上前要扶她躺下,“医生说你要好好休息,严然我会想办法找回来的。”

“是啊,妈,我们一定会把严然找回来的,你就好好休息睡会儿先。”米佳也在一旁附和着说道。

“不指望你们,你们一点没把然然放心上,我自己去找。”于芬芳说的有些赌气,“我知道你们还是怪然然不小心害你们没了孩子,我看你们就巴不得然然走了以后再也不要回来。”

“没有,我们没有这意思,而且之前的事也怪我自己不小心,我真的没有怪过严然。”米佳解释道,孩子没了她是很伤心,但是她并没有因此怪过谁,更多的是怪自己不小心,没有保护好自己的孩子。其实因为严然那天说的话,其实这心里多少还有些对严然的归咎。

“还说没有,那天严昊都说了要把然然送走,他这么做还不是因为你。”于芬芳指控道。

“严昊那天是气糊涂了,他不会那么做的。”米佳推了推严昊,想他也说几句。

“妈,你好好休息吧。”严昊冷着脸,表情已经有些严肃。

“我要去找然然,我要去找我孙子。”现在在于芬芳的眼里严然就是她的一切,现在孙子失踪了,她还有什么心情躺在这里好好休息啊!固执的拿过外套披上,嘴里不停的念叨着,“你们一个是然然的后妈,一个根本就不认自己的儿子,你们……你们谁都指望不上,我自己去找。”

“我……”米佳想解释,可是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严昊双手紧握着,咬牙一字一句的说道:“他不是我儿子。”

“昊!”米佳瞪大了眼睛,紧张的拉着他。

“你看……你看……”于芬芳气愤的用手指着严昊,也因为生气指着他的手指都有些微微发颤着。“到现在这地步了还给我说这种浑话,DNA鉴定报告都做了,还有什么不确定的。”

“是啊,昊,别说气话了。”米佳使劲的拉着严昊,使劲的给他使着眼色,就怕他说了些不该说的,要知道现在的于芬芳情绪很是不稳定,她可受不了什么刺激的。

严昊看了看米佳,握着她的说,转头有些痛苦的闭了闭眼睛,对于芬芳说道:“严然不是我儿子,他是我弟弟,他是我爸和别人的私生子。”

第六十八章发狂的于芬芳

周围的气氛仿佛一下就冻住了,米佳担心的看着于芬芳,就怕她一下承受不了又晕了过去。对于此事严昊虽然很痛苦,但是现在说了出来,感觉上好轻松了许多。

于芬芳瞪着眼睛看着严昊,许久才开口问道,“什么……意思?”那声音里带着颤抖,带着不敢相信,手也开始有些发抖了。

“妈……”米佳担心的叫道。

严昊痛苦的说道:“严然不是我儿子,他是苏雪和爸爸的私生子——”

“砰——”只听见拍的一声脆响,于芬芳一记耳光重重的挥在了严昊的脸上,严昊的头瞬间就被拍打歪了过去,可见于芬芳用力之大,下手只狠。很快严昊的脸色就迅速的显现出一个泛红的掌印。

房间里一片的缄默,仿佛就连那空气都停止看流动,米佳愣愣的看着眼前的一切,手捂着自己的嘴,似乎连自己的呼吸都被遗忘了。心疼的看着严昊脸上的掌印,打疼的却是自己的脸。

“你……你这个不孝子,啊,你怎么会这样,看看你都说了些什么浑话,你爸……你爸他是什么人我会不清楚吗?啊?”于芬芳气的全身发抖,手指着他,那眼神几乎像是要把严昊给吃了似的。

“妈,你别激动……”米佳担心的上前将她扶着,就怕她一下接受不了再昏倒过去。

于芬芳推开米佳,直直的盯着严昊,几乎都是用喊的,说道:“你爸爸和我生活这么久,我会不清楚他的为人吗?他在外面有没有风流账我会不知道吗?”

严昊薄唇禁抿着,表情痛苦的扭曲着,深深的吸了口气,说道:“DNA报告上说我和严然是兄弟关系。”

于芬芳觉得脑袋突然嗡的一下,严然和严昊是兄弟,严然和严昊是兄弟,严然和严昊是兄弟……这句不断的在她脑海里浮现着。

于芬芳摇着头,不相信严昊说的都是事实,这这么可能,她的丈夫既然背叛了她,还和别的女了一个私生子,这叫她怎么接受。于芬芳用力的要着头,这样的结果她不能接受,不能。

“不可能的,绝对不可能,宇扬他不会背叛我,严然更不可能是宇扬在外面的私生子,他只能是我的孙子……”说到最后,于芬芳几乎是用吼的。

“妈,你别这样,你别这样……”米佳眼里含着泪,上前半搀着于芬芳。就是因为害怕会这样,才一直瞒着不让她知道,可是如今还是发生了。

于芬芳推开米佳,上前抓着严昊的衣服,咄咄的说道:“你说,你说这一切都不是这样,你说严然他是我的孙子,你说,你说啊!”于芬芳吼着。

“这是事实……”事到如今,他只能这么说。

这句事实几乎一下就把于芬芳打到了地狱,可是如此残酷的现实她又如何能接受的了,双眼含着热泪,手抓着严昊,狠狠的捶打着他,嘴里不停的说着,“你这不孝子,你胡说八道些什么,严然是你的儿子,你的儿子……是你的,是你的……”于芬芳歇斯底里的哭喊着,用力的捶打着,泪水克制不住的向外涌出,宣泄着自己的情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