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莫怜萱想说些什么,却又发现自己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严昊这才想起莫怜萱还在场,为自己刚才的失态不好意思的说道:“让你见笑了。”

莫怜萱笑笑,算是处于朋友的关心,有些狐疑的问道:“是……家里出什么事了吗?”

严昊笑的有些牵强,无意多说,毕竟家丑不可外扬,这些事他怎么讲得出口。“没什么事,这次真的谢谢你。”扬了扬手里的文件,真心的向她道谢。

人家无意多说,莫怜萱自然也不好再多问什么,笑着站起身来,说道:“没什么,大家算是相互帮忙嘛,若是以后莫氏要是真的有什么困难的到时候还得请你们多多帮忙呢。”抬手看了看手表,“时间不早了,下午还有个会,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严昊点点头,起身送她出去,走到门口,莫怜萱突然停下脚步,转身真诚的对他说道:“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的尽管开口,还有,带我向米佳问声好,让她多注意注意身体。”

严昊点点头,道谢,“谢谢。”

重新回到座位上,抹了把脸,强打起精神,按了内线,让她召集公司的各主管级的干部,大家到会议室里开会。

因为严然的突然失踪严家一下就乱了套,客厅里于芬芳焦急的走来走去,米佳也是一脸担心的坐在那里。管家阿姨则是下楼去问情况去了。

“就没见过严昊这样的,自己的孩子不见了一点都不担心。我真想不通,然然这么可爱,和他这么像,他怎么就是不认呢,从来也都不抱抱然然和他说说话,甚至到刚才了还说然然不是他儿子,真不明白他都想些什么。”于芬芳骂骂咧咧的在那边走边说着。

“妈,你先坐下来吧,然然可能就是调皮出去玩去了,也许一会儿就回来。”米佳安慰着说道。

于芬芳看了米佳眼,没好气的说道:“不是自己的孩子你当然不担心,可那是我孙子,我能不担心和你一样吗。大家都说后妈不比亲妈,这话就是没错。”来回走着,双手不安紧张的纠缠着。

“我没那意思。”她也不想严然有事,她只不过想安慰安慰她。

于芬芳没好奇的看了她眼,不再说话。

管家阿姨从楼下上来,于芬芳赶忙上前,问道:“怎么样怎么样,有消息吗,那些人有看见吗?”

管家阿姨有些无奈的摇摇头,她在小区里问了一圈,什么都没有问到。

“这……这怎么才好呀。”于芬芳急的直跺脚。无奈之下,说道:“我们报警吧,对,我们报警。”

“报警也要24小时之后,否则警方也不会受理的。”米佳客观的说道。

“是啊,报警也要满24小时,现在还不到2小时,警方一定不受理的。”管家阿姨点点头,附和着说道。

于芬芳急了,不禁拉高了声音,不讲理道:“那……那怎么办呀,这样也不行那样也不行的,我孙子丢了,怎么办呀?二十四小时,二十四小时后我们上哪找呀?”

“好好好,你们不去,我……我自己去找……”于芬芳说着就要出门找去,可这才到门口,突然眼前一黑,整个人就要往后倒去。

“妈……”

“夫人……”

米佳和管家阿姨同时叫道,连忙上前扶住于芬芳。

家庭医生戴着听筒,认真的仔细聆听。米佳紧锁着眉头,焦急的站在床头。

见医生把东西收起,米佳连忙赶上前问道:“罗医生,我妈她没事吧。”

“严夫人没什么事,可能就是一时有些急火攻心,休息下就好,不用太担心。”家庭医生说道。

米佳算是松了口气,点点头说道:“没事就好,没事就好,谢谢你啊,罗医生。”

“不客气,这是我的自责。等夫人她醒了之后你们弄些清淡点的粥什么的给她吃点就好。”罗医生边收拾着自己带来到呃东西,边吩咐米佳道。

“嗯,我知道了。”米佳连连点头。

“那没什么事我先走了,有什么问题直接给我打电话。”提起包,罗医生直接朝门外走去。

“好,谢谢啊。”米佳送着他出去,才开门正好遇上下班回来的严昊。

虽然说不想管,但是严昊还是放心不下,特意将今天的事都交代下去了之后直接就赶忙回了家,没想正好碰见要离开的罗医生,有些疑惑的皱了皱眉头,问道:“出什么事了吗?”

米佳将罗医生送走,然后又吩咐管家阿姨放下去煮些清粥,弄几个于芬芳爱吃的小菜,然后回头才跟严昊说道:“为了严然的事,妈刚才晕过去了,罗医生说现在没什么事了,就是给着急的。”

皱着眉头,点了点头,放下手里的包朝母亲的房间走去,看着母亲昏睡着,小心翼翼的将那被角掖好,才从房里退了出来。问米佳道:“那孩子还是没有消息吗?”

米佳无奈的摇摇头,有些着急的说道:“还是没有,这都大半天了,一点消息都没有,怎么好好的一个人,说不见就不见了呢?”

严昊上前,抱了抱她,安慰着她说道:“放心吧,没事的。”

“阿姨到处问过了,大家都说没有看见,昊,你说不会真的出事了吧?”埋在他怀里,米佳问的不安。

“不会的,别担心了。”严昊轻拍着她的肩膀,拉过她一同坐在沙发上。

米佳点点头,靠着他怀里才觉着安心些。

砰——像是什么东西翻倒的声音。

声音是从于芬芳房里传出来的,两人默契的看了一眼,连忙起身往于芬芳的房里跑去。

开门进去,只见原本放在床边的椅子倒在地上,于芬芳正下床准备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