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怜萱收起嘴角带着的笑,看着他狐疑的问道:“你该不会是想自己私下补进去吧?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察觉出他的意图,莫怜萱一脸的不赞同。

“宇扬一向是讲诚信的,我不可能砸了自己公司的招牌。”宇扬建筑是父亲一手打拼下来的,他即使不能将它发展的更好,那也不能将它毁再自己的手里了。

莫怜萱叹了口气,拿出自己带来的一份文件,递上前示意他看。

严昊一脸疑惑和不解的拿过文件,看了里面的内容之后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她,问道:“这是……什么意思?”

“这算是莫氏以私人名义借给宇扬的,不算追加款,之前的合约不变,你可以放心。”莫怜萱不在意的说道。

“为什么?”严昊不解,她为何如此帮他,帮宇扬。

莫怜萱笑了,“我之前就说过我们可以当朋友,既然是朋友,那我自然要帮忙,也算是对之前无意间差点造成你和米佳之间的实质补偿,口上说说的抱歉太没有说服力了。”莫怜萱如此说道,不给他有任何拒绝的机会。

“你……”严昊看看她,又看看手上的文件,突然有些说不出话来。

“我只是以莫氏的名义将这笔钱借给宇扬,等那两人落网,所有的款项也别追回,或者宇扬经济好转的时候,这笔钱自然还是要还的,顶多省了你们向银行贷款的利息罢了。”莫怜萱毫不在意的说道,好像借的就是借的只是几万块钱,而并非是笔上千万的资金。

沉默了许久,严昊真心的向她道谢:“谢谢。”宇扬现在的确很是需要这笔钱。

莫怜萱不在意的笑笑,突然想到什么,说道:“什么时候带米佳出来一起吃个饭啊。”她还记得之前同他的这个提议。

“过段时间吧。”现在的米佳情绪和身体状况都不适合。

“你没时间没关系,我直接找米佳就好,再说女人喜欢逛街购物什么的,你们男人也不见的喜欢。”莫怜萱以为他是担心这段时间公司太忙了没有时间。

严昊苦笑,说道:“米佳流产了。”之前一直都在米佳面前坚强,原来自己独自正视这个问题的时候还是会很心痛,毕竟那是他们第一个孩子,他还清楚记得当初知道米佳怀孕后自己的心情有多么激动喜悦。

“怎么……会这样……”莫怜萱显然也被他的话吓到了,一脸的不相信。

严昊苦笑,没有说话。

就在莫怜萱尴尬的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的时候,严昊的手机响了,是家里来的电话。

严昊不好意思的对她笑笑,拿起手机,按下接听。

“阿昊,然然不见了。”

第六十七章严然失踪

电话是于芬芳打来的,声音焦急中隐隐可以感觉到带着点哭腔,现在的她几乎把严然当成命根子似的,现在人突然不见了,那着急是可想而知的。

也许是因为上次米佳流产吓到他了,这几天严然总是闷闷不乐的,早上她特意陪他在客厅里看电视,可是也就去厕所的这一会儿功夫,再出来的时候就已经找不到人了,她以为他是再同她躲猫猫,可是几乎找遍了家里所有的地方都没有找到,到楼下找了一圈也没有,一个小孩就在这转眼间突然就消失了,于芬芳急了,慌了,一下就乱了神,实在是想不到办法才打来电话同严昊。

严昊从知道严然的身份开始,对他就心存芥蒂,他知道这事不该怪到严然头上,毕竟他只是个孩子,但是再加上这次他害米佳流了孩子,对他更是没有好感。自从米佳流产之后,其实送严然离开都是迟早的事,只是最近公司出了这样的事让他无暇以顾罢了。

揉着隐隐有些发疼的太阳穴,“会不会是自己出去玩了?”严昊有些疲惫的随口问道,他真的是无意无精力多关心那孩子的事。

“没有,没有,之前都是我或者林婶带他出去的,他根本没有自己出去玩过。”于芬芳拿着电话焦急的说道,感觉像是真的是要哭了似的。

严昊有些不耐的闭了闭眼睛,公司的事已经够他烦了,而且米佳的状态一直都不好,要不是担心说出严然的身份怕她会接受不了,他早就说了。长叹了口气,强压抑住自己内心的愤怒,说道:“妈,公司现在很忙,你知不知道这段时间公司出了多大的事,我的助理同公司的财务卷了几千万的工程款给跑了,现在成品房那的工程都已经快被停工了,如果真的被喊停了公司有多大的损失你又知不知道。现在公司的一堆事搞的我头都大了,我真的没有时间也没有精力去管那孩子的事,如果你真的找不到人的话,那么二十四小时后你直接报警,我想警察会知道该怎么处理的。”严昊现在几乎已经到了快爆发的边缘,一切一切的事都压的他快透不过气来,而且为了不要米佳再替他担心,每天还要故作轻松的回去不让米佳担心。累,他真的觉得很累。

“你……你怎么能这么讲,你可别忘了然然他是你儿子,我们严家的孙子。”严昊的态度触怒了于芬芳,语气不免加重了许多。

严昊重重的吸了口气,有些咬牙的说道:“严然他不是我儿子。”说罢重重的挂了电话,将手机直接丢到桌子上。严昊觉得自己几乎还要窒息了,烦躁愤恨的拉下领带,大口大口的吸着气,努力压下自己心中那团被点燃的怒火。

莫怜萱有些傻眼的看着严昊,她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但是从刚才的电话似乎可以听出一点眉目,现在严昊貌似有一个儿子,但是严昊自己并不承认,这又是一个怎样的复杂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