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幕笼罩着,外头的夜如墨汁般漆黑,细细的雨丝轻轻的飘洒着,严昊推门进来,看见米佳正定睛看着外面,一只手还轻放在肚子上,严昊心里一颤,他知道她又是想孩子了,握着门把的手紧了紧,眼眶有些热热的,抬头直接看着天花板,好一会儿才低下头来,努力的让自己扯开一个笑脸,然后关门向她走去。

一股熟悉的味道包裹住米佳,当她回过神的时候她已经跌入一个温暖又熟悉的怀抱,转过头,严昊的俊脸放大的出现在她眼前,脸上带着点疲惫,却一点都不影响他的帅气。看着她慧心露出一笑,问道:“怎么过来了?”

他就知道她肯定是哭了,瞧,脸上的泪都还没有干,想来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自己流泪了吧。心疼的吻了吻她脸颊上的泪痕,脸贴着脸的在她耳边说道:“我想你了。”暖暖的热气洒在她的耳边,懒洋洋的。

米佳唇角带着笑,享受着他偶尔不多的甜言蜜语,转过身子,面对着他,这才看清他脸上的不仅仅的疲惫还有些憔悴,心疼的摸了摸他的脸,微皱着眉头,说道:“都说让你别过来了,昨晚都没有睡好,黑眼圈大大的。”手来回在他眼圈边轻抚着,看着他的眼神带着心疼。

拉下她的手放在嘴边亲吻着,头抵着前额,“我听阿姨说你今天一天都没怎么吃东西。”语气里略带着点责备,更多的是对她的关心。

“哪有,我有吃啦。”米佳有些心虚的说道。

严昊笑笑,拥着她,享受这一刻的安静和幸福。这些天发生了太多事了,他不知道明天还会发生什么,但是不管发生什么,只要确定身边的人是她就好。

“今天公司是不是出什么事了。”想起他早上急匆匆走的样子,米佳还是有些不放心的问道。

严昊拥着她靠坐在床上,调整好姿势让米佳舒服的靠在自己的胸前,不在意的说道:“没什么大事,刘秘书大惊小怪了。倒是你,明天回去多喝些阿姨顿的东西。”

米佳微笑着,点点头,“知道啦。”抱着他腰的手更紧了些。

两人相拥着躺在不是很大的病床上,也许这两天他们都累了,所以很快就睡着了。

公司的事有司法部门介入,但是事情也不是一时半会就能解决的,白琳和姚敏没有抓到,那么那些款项就无法追回,虽然第一时间已经冻结了她们的账户,但是很显然的她们找有准备,资金早已经转移了,所以相当于什么都没有查到。这些都是已经造成的事实已经没有办法去改变,其实严昊现在最在意的是该如何来挽救现在的局面,还有三天的时间一转眼马上就到,他们不可以再失信与那些工人了。

在严昊给出的期限的最后一天,严昊果断的做出决定,“将公司现在能动用的流动资金先用来填工地那边的缺口先。”

“可是这样一来,公司基本的日常开销就会无法支撑下去,而且那笔钱根本就不够,解决不了本质问题。”财务经理显然并不同意严昊这样的做法。

“管不了那么多,先安抚好他们,否则闹起来工程的进度一定会受到影响,至于资金的问题我会再想办法。”或许他可以拿自己名下的那些产业跟银行贷款什么的,而且自己手上还有些期货,多少可以顶一阵。严昊在心里如此盘算着。

“这……”财务经理虽然不赞同这样的做法,但是眼下似乎也想不出更好的解决方案。无奈的点点头,合上资料准备离开。

“这件事下去马上去处理下,通知下去,说剩下的款一个星期内会全部到位。”严昊补充说道。

“是。”财务经理点点头,离开了办公室。

待他出去,严昊才向后靠在椅子上,双手放在太阳穴上轻轻的推捏着。米佳虽然已经出院回家了,但是身体还是虚弱着,平时的情绪也总是低沉着,为了不让她担心,公司的事他一直都瞒着米佳,再累再疲惫,在米佳面前他也总是带着微笑,不透露半分。

才想给自己一点时间放松一下,门又敲响了。

“严总,莫氏集团的莫总在外面。”刘秘书进来报告道。

莫氏,想来他们已经收到消息了,睁开眼,重新坐好,说道:“请他们进来吧。”莫氏是这次工程的合作企业,他们是有权利来了解下情况的。

莫怜萱自己一个人进来,并没有带其他的助手。目光与严昊相对上,面带着微笑说道:“我收到了一些消息,不知道是真是假,所以今天特意来向你确认一下这消息的真实程度。”莫怜萱自动的拉开他对面的椅子坐下,没有一点客套。

严昊挑眉,看着她,没有接话。

“我听说你们公司的姚特助结合了公司财务部的主管,将那笔用于我们合作的那项目上的工程款一卷而空了?”莫怜萱直接开口问道,语气一如平常,听不出是好是坏。

严昊看着她,好一会儿才说道:“这消息是真的。”事情已经发生了,再多隐瞒也是无意。

莫怜萱面不改色,想来这消息她早就已经确认了,一点都不感到意外,继续问道:“那你们准备接下来怎么办?”她无权追究这件事的对与错,这是他们内部的问题,她只是个合作商管不到人家家里的事去,而且事情已经发生了目前最主要的是如何来解决。

“我不会让莫氏在宇扬的投资打水漂,工程会继续,进度也不会落下,楼盘也会按预定的时间开盘销售。”看着她,严昊坚定的说道。

“那资金呢?”莫怜萱一针见血的指出目前最现实也是最严峻的问题。

“资金的问题我自会想办法,这个你不用担心。”严昊认真的说道。